从军记

     2003年7月,我们部队转移,带上了片区全部的家当,从山东奔向遥远的西部。走的时候团部下了命令,带走…

     2003年7月,我们部队转移,带上了片区全部的家当,从山东奔向遥远的西部。走的时候团部下了命令,带走一切营产。于是大家牙咬手扣,有颗钉子都想拔走,以至于有的单位把门前的树都挖了,放倒在一排,根部包上草绳想带上,被参谋长看见后,非常生气,站在营区门口美美骂了一个钟头。随便聊聊的图片
       军列没黑没夜的西行,只在路过的兵站吃饭。吹哨集合休息,吹哨集合上车,中间从没超过10分钟。兵站知道时间紧,饭桌连凳子都不带,让我们站着吃了一路。越往西走越荒凉,整整8天后来到了一个光秃秃的戈壁小站,忙碌的装物卸车,赶到新营区时大家都傻了眼,一无所有的荒凉,那一夜我们都打了地铺。
       大漠的月亮总是出奇的亮,出奇的大,每个夜晚走在路上,我总能听见回荡山谷的狼叫声。时间长了我也学着叫,以至于同志们听了我的狼叫声,都说志强叫的像,叫的真像。多少年来,我还记得在那月光下,我一个人走在路上,看着越拉越长的身影,无边的孤独与寂寞涌上心头,让我想念起遥远的韩城,想起我爱过的每一个人,走着走着,满眼都是泪。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