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蛋,老爹爱你。

今天看个材料,回家迟了,坐在办公室母亲打来电话,说娃想要买个好吃的。我从电话的杂音里听见媳妇在吼娃,隐隐还有娃…

今天看个材料,回家迟了,坐在办公室母亲打来电话,说娃想要买个好吃的。我从电话的杂音里听见媳妇在吼娃,隐隐还有娃的哭声。忙完工作已经晚上六点,我开车去肯德基买了个十翅桶,一路上交通堵的没法走,绕道才挪到了家。儿子锁上了房间的门怎么也叫不开,我用沙哑的声音说:有惊喜,不吃就凉了。娃跑出来,看到是最爱吃的鸡翅膀,就用脏乎乎的脸抱着我乱吻,不停的说,爸爸你对我真好,够意思。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不喜欢责备娃,我觉得只要耐心讲道理,他听的懂就行。我的父母在我小时候没给我讲过道理,什么对什么错从来不说,就是一顿揍。小时候,我身上总是被母亲用树条抽的一条条的疤痕。母亲没文化,强势的她信奉的是棍棒底下出孝子,虽然我没辜负母亲的期望,一路艰难的奋斗下来。但回忆童年,总是那不敢回去的家,跪不完的地和抽不断的小树条,内心一片雾霾与黑暗,仿佛无边的苦海。

每个娃的心灵都像个脆弱的鸡蛋,打碎了就再也拾不起来。我不想做个强势的父亲,也不想有个听话却战栗的儿子。我喜欢娃叫我好兄弟,好哥们。在潜移默化里,我只想教会他爱是什么,并且如何去爱。我希望有一天他会明白,人在简单的一生,只是在兑现爱的承诺,只有在爱的世界,生活才不会有黑暗与烦恼。

蛋蛋,老爹爱你。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