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 凋

今日翻阅日历,发现属于夏天的节气都要过半了,恍然发觉今年似乎是没有春天的。因为一场可怕的疫情,不知不觉间,我还…

随便聊聊的图片今日翻阅日历,发现属于夏天的节气都要过半了,恍然发觉今年似乎是没有春天的。因为一场可怕的疫情,不知不觉间,我还未来得及去赞叹去感受因春喜悦因春伤怀的时候,春光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无痕迹。平素总觉得,时光纵然流逝,而春光总该要留痕的,不应该无声无息。当一种盛事要成为过往,在乎它的人身上每一寸肌肤每一个细胞都交织成了悔恨,为什么春天让人如此留恋,春是希望,是繁盛,是生命的寄予,是一朵朵小花,用了最绚烂的色彩晕染,蓬勃开成一片无垠的海。

 

在所有的季节里,我更偏爱关于春天的诗,随便一想,随意一首,都能引动情绪。想起冯延已写的《南乡子·细雨湿流光》,我其实并不是很喜欢这首词的,整篇都是怨妇幽怨凄恻的心声,哀叹似地幽幽诉说着,明知那薄幸的人不回来,偏偏还要为他留半扇门,那样的俯就姿态让人不悦,可是我非常喜欢“细雨湿流光”这句。细雨湿流光,芳草年年与恨长,流光在词中的本意是春草,因为一个湿字而让春意生动,但我更愿意把这个“流光”当做是春日美好的时光。细雨湿流光,春日里的细雨柔软而缠绵,似乎美好的韶光也被浸润湿透,人心酸胀胀地酥润着,身体在一种无可名状的柔软中下沉再下沉。如此的舒缓,只可惜,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世间总有那么些词汇看起来美丽而又悲切,譬如流光,譬如花凋,譬如春逝。不知不觉中,生命里又走过了许多春天,有时候会觉得莫名的无奈,或对生活,或对岁月。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不过是花开,人赏,花谢,人散。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到那些曾在我生命里留痕的人了,或是亲人,或是朋友,或是不知名的路人,都在我生活中消失得一干二净,好像从未出现过一样,若不是午夜梦回时断断续续地忆起,恐怕我自己都会把他们遗忘。时光的长河里,行人匆匆,春去夏至,秋走冬来,生命如此,时间顺逝。

 

世间很多故事都在不停重演,世间的每一场花开也在重复,可是没有一朵花能再重来,没有一段时光可以回溯。我们每时每刻都在哀悼着过去,追忆着昔日的灿烂与辉煌,殊不知这本身就是一种比过分希望更加朦胧的梦幻。多年以前很喜欢小红莓乐队的《dying in the sun》,在阳关下静静逝去,这是一首很矛盾的歌,歌词悲伤黯郁,而曲子却极致温柔,喜欢听却不过是把它当成一首小清新的歌曲。直到多年之后的今天,才猛然醒悟,这或许就是涅槃新生的那一刻吧,告别黑暗,怯怯地探出脚步,我已经醒来,但依然脆弱,请给我一点扶持,让我不再跌倒。每一个绽放过的生命,都不应该被遗忘。

 

时光飞逝,生活也在继续,今年花开与花谢,与谁有关并不重要。静静地坐着,正午时分,窗外是灰蒙的天空,眼前是刚刚完结的繁复工作,耳边是喧嚣的车声人语,而这时,恰巧隔壁的学校放学,铃音童声笑语,刹那间时光仿佛不再晦涩突然生动起来。随手从键盘底下抽了张废纸,涂抹着,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在格律的镣铐下一字一字地演变成诗句,墨笺小字,书尽平生意,不为春风,不为繁花,只为红尘中的自己。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