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父母

不经意间,我便被卷入了“中国式”父母这支浩浩荡荡的老年大军。开始接受这支“队伍”应具备的各种潜规则,历经不适应…

不经意间,我便被卷入了“中国式”父母这支浩浩荡荡的老年大军。开始接受这支“队伍”应具备的各种潜规则,历经不适应到基本适应再到最后完全适应这一曲折艰难过程,终于由旁系转为嫡系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这支队伍无官兵等级之分,男多以“大哥”、“兄弟”称谓,女多以“嫂子”、“妹子”相称。无昼夜之分,无晴雨之别,无脾气之暴躁,有屈躬之服从。均以全天侯服务为宗旨。

 

欲寻这支队伍驻扎哪?在新世纪里,只要踏进城市的各个小区,这支庞大的队伍便直扑视野。他们无统一色泽的服饰,无臃肿肥膀的躯体,无时尚摩登的发型,有的仅是弯腰驼背,步履蹒跚,白发稀少,目光浑浊,写满沧桑与无奈的皱纹交错的脸庞。你若以为这支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兵散勇缺乏战斗力,那就大错特错了!他们顽强的毅力和吃苦耐劳的精神,绝非一般人士可比。別看他们一天到晚或推车或手拖或怀抱或拎吃食水壶玩具于一体的,但服务态度绝对称优,管理之细致,之到位,绝对一流。超越教科书理论,超越专业机构培训。其所作所为,均自生发。基本命令如山倒,统一听小孙子指挥。身份、地位,全打了个颠倒,孙子成爷爷成孙子。前进、后退、撤离,或跑或站或跳或躺,爷爷奶奶均能竭尽全力跑步跟上,以满足他们尽可能多的需要,其应变跟踪随和的灵敏度效率均极高。

 

中国父母忒爱幼。有时甚至为取悦孙子,不惜屈驾演饰各类动物、禽鸟嘶叫啼鸣。他们深知:看管孙子,责重泰山。稍有懈怠,略一疏忽,都极有可能对国或家未来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或“犯罪!”

 

“中国式”父母,是中国国情特色和中国人自我研发的标志性“专利产品”。它原产自1982年,在“基本国策”写入宪法后,“中国式”父母便应时而生了。“计划生育”让中国一夜之间衍生出了一拨又一拨捧在手心怕跌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小皇帝”“小公主”们。验证了老祖宗“物以稀为贵”的遗训。这些热气不敢哈,身上不能有伤疤,几乎在蜜糖罐里长大的“宝贝”。上学、就业,结婚,买房,生子,没有父母不跑前忙后把心操碎的。当这拨父母日渐衰老步入老龄化阶段,在努力完成了人生巅峰任务后,本可松口气,长长地舒缓一下快节奏的旋律时,另一项光荣而更艰巨的任务却悄然降落身上。此时,不管你是当官的,为宦的,烧锅的,卖碳的,高兴的,脸吊的,齐刷刷推上新的岗位新的阵线,开始新的长征,接受新的考验。于是,这支队伍在自觉不自觉中形成规模,成为中国乡村及各大城市中一道最炫的亮丽风景。

 

我曾在不同的几个小区和几位同行交流,酸甜苦辣咸,大同小异,难分伯仲。其大多数人觉得正常。设身处地分析,觉得作父母的应该为子女帮忙带孩子。

 

从父母内心讲,觉得自己年龄不到七老八十的,干体力活显然力不从心,带孙子虽累,但心里高兴。毕竟能走能跑,闲着也是闲着,能给娃帮点就帮点,再说娃也不易。上有老下有小,压力很大。不挣钱不行,且钱也不好挣。吃喝拉撒,没钱真不行,挣的少更不行。养活不了家,维糸就更难!都知道:娶个媳妇十几万,不然就落成“光棍汉”。从追求家庭稳定,生活平静,顺顺当当考虑,父母宁可自己承担力所能及的负担外,甚至倾其财力予以扶植。中国人素有“平安是福”的奢望,故而唯求“家和”,则万事可兴矣!

 

父母看孙子,也多出自志愿。把吃苦受累视作莫大的幸福。儿子结婚,父母往往被村里邻居画妆打扮成名种造型,头上扎高辫,胸前挂辣椒,穿宽大奇服,母画胡须父染腮,无惧俊与丑。但见母亲手提铜锣“咣咣咣”,父亲手握铙钹“嚓嚓嚓”,绕儿媳婚车转圈圈。且在众人监督下摇旗直呼:“我要看孙子”!“我要洗尿布”!喜悦之状,兴奋之色,全溢于脸上。恨不得立即投入到看管孙子的战斗中去!

 

再有传统因素使然。作父母的,嘴里总爱念叨“有了苗儿不愁长,没有苗儿白指望。”的歌谣。这“苗儿”就指孙子!故而,只有儿媳能早点添上孙子(不论男女),全家人就会喜上眉梢。父母更喜出望外,炖乌鸡,蒸鲫鱼,过满月,备酒席,召亲朋,散锅盔,买鞋袜,购玩具,喜不自胜,不亦乐乎!

 

据悉,中国父母是全世界最值得敬重的父母。只要子女干正事,自己吃再大的苦,受再大的罪亦值也乐!这令很多人不可思议。他们也偶尔发点牢骚,释放心中块垒,但发过之后,依然初心不改,矢志不渝。该干啥依然如故。那热情,那劲头不会有丝毫减退。曾有人羡慕外国父母从不象中国父母这样钝而不化,他们抚养子女到18岁后便推向社会,至于事业成与败,顺与逆,从不放在心上。他们各干各的事,闲赋得游山玩水,尽情享乐,不象中国父母活得这样累。此言一出,有人即火速以怼:“那你为何要赖在中国不去国外享福去呢?”一句呛得对方缄口不言,无从以对!中国人老几辈讲究入乡随俗(即国情),到那架山就唱那支歌,“适者则生”。应学会实事求是地看问题。

 

善解人意,不求回报,是中国父母天生美德和博大胸襟。他们忍辱负重,逆来顺受,不求半点赏赐。他们最理解子女生活不易,压力大,所以帮子女干起活来,从不计较。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爬上窗棂,他们就自觉拎起往日行囊出门,如云集响应,或扎堆,或散游,徜徉于公园湖畔,游荡于绿树花草间,给孙子带饮水杯带零食带玩具,开始漫无目标地辗转往复,这是他们最平常最基本的生活方式。相互交流经验,取长补短,以臻完善。饱受中华文化熏陶,坚守道德自信。是这一代人身上特有的潜质,视困苦为财富,永不泯灭。

 

父爱如山,母爱似水,坦坦荡荡,从无掩饰。他们有“壁立千仞”的刚毅,有“海纳百川”的包容。诚如一首《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唱的,道出了这些人对生活和人生的默默追求!

 

管孙子是场“持久战”。孙子从呱呱坠地到长到三岁,完成了家养阶段;三岁到六岁上幼儿园,是三年“解放战争”;一旦上了小学,方觉浑身解了套似的轻松。这样的人生旅程,相信大部分当父母的都经历过。为了子女,舍农家小院,入城市蜗居,混迹于茫茫援子忙流大军。辛苦着,快乐着,干耗着,向着生命的那头卖命着。“一息尚存,奋斗不止”。直到那天给地球隆起了个“土包”,方宣布此生走完了这个“圆”,从零开始,至零而终!仅留一帧生前照让子孙后代逢年过节缅怀。在祖宗的坟茔上勒块石碑,镌刻上父母名姓,再焚得点纸衣冥币叩几个响头算作最神圣的酬谢……

 

“中国式”父母,一生活得太累。“解套”还须“系套”人。寄希望社会再发展再进步,或许有朝一日,搭在他们身上的绳索会彻底卸脱,更理想的生存方式应该是这一代父母们未曾见过的!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