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间词

我蜗居的家里,有个小院落。屋里院外,大大小小,少说也有几十盆的花花草草,开花的,长叶的,拉蔓的,结实的,多肉的…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蜗居的家里,有个小院落。屋里院外,大大小小,少说也有几十盆的花花草草,开花的,长叶的,拉蔓的,结实的,多肉的,就是没有奇花异草名贵的。有位朋友年年都送我两盆君子兰,却常常活不多久,更不说开花了,惹得人老是郁闷几天。看来啥人有啥命,啥花有啥主,气场不同,人花也难处啊。便叮嘱朋友,再不敢让我遭这罪过了。入冬以后,便将花草悉数搬进客厅,高高低低拥挤到一处,客厅、居室便有了满眼的绿,给屋内增添了些许生机。开春后,又将这些花草移至院庭,见些风雨阳光,催生花草们吐叶长枝,开些草花。虽然花不常开,但草却四季常绿,因曰草间词。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爱之者也颇众。习总书记的“两山”理论提出后,“山水林田湖草”便成了一个热词,其中“草”好像是后来才加上去的。想想也是,草是什么,翻开词典查看,草芥,是路边干枯的小草,枯草的一段;草木,是自生自灭,任其生长的绿色植物;草民,是平头百姓;草包,用草织的包包,不结实不耐用,又指没有什么本事能耐的人;草寇,是出没于山地的强盗;草草,指草率,不细致,马里马虎,简陋粗糙;做事不够仔细,不细致或不全面,慌脚乱手。原来凡是与草沾边的,都是生长在贴近地面、无足轻重的东西。但我院里的这些花草,多年务弄下来,却成了我们夫妻的宠物似的,常常视为掌上明珠,为花草们关注天气,浇水施肥,操心花草的发芽吐叶、长枝开花以及结实,为花草们查看墒情,拔草除虫,每天搬出抬进地,俨然成了家庭事务中的一项必修课。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时下,城里乡下的人家,总喜欢在庭院前后、屋里屋外养些花草,装点四季,弄出点情调,美化生活。只可惜,像我这样的好多人不得其法,常常端着花进屋,随后又拎着空盆出门,长则三两个月,短则一二十天。花们不是伤水了,受冻了,干旱了,就是侍弄过度。花草如人,各有脾性,有的喜水,如四季果、吊兰,缺水即浇,见水即活;有的耐旱,比如多肉的,置在室外,几乎可以撒手不管;有的趋光,比如蟹爪兰、幸福树,室内须放在窗户前;有的怕晒,有的怕焪(音qíong 《廣韻》解释为火乾物也,意为炙热而不通风),多数花草都害怕冷冻;有的怕水又不能缺水,不干不浇,浇则浇透,如绿萝、虎皮兰等。反正这些花花草草,虽不威武,也不名贵,但却性情迥异,各有喜好,稍不留意,便有花草会神情耷拉,随后叶黄枝枯,继尔就无法挽救了。

 

我喜欢花草却很少光顾花店,不愿买的原因有二,一是吝啬钱,毕竟挣钱不易。二是花店的花像是娇惯的孩子,不易侍弄。三是自己是个农民娃,总喜欢自己栽花种草,即便死了,也不心疼。所以,碰见人家丢弃不用的花盆,我就讨回家,放置一角,随时备用。

 

家里的花草中,搬家时买了十几盆花,现在只剩下两盆非洲茉莉、两盆龙血树,一盆幸福树、一盆蟹爪兰了。最初两年,蟹爪兰枝繁叶茂,玫瑰色的花开得娇滴艳丽,震烁了好多客人,这两年虽然长势尚可,只是花朵稀疏得很厉害了。龙血树和幸福树的长势一直令人忧心忡忡,不容乐观,特别是那颗幸福树,从去年秋季到今年春季,花儿一直开放不断,惊喜之余,越发地让人放心不下。几年前在五舅家讨了一盆垂盆草,喜水喜光不怕晒,茂密的枝叶从瘦高的圆形侈口盆沿的一圈垂吊下来,如一袭绿波溢出盆外,老暮之时,开一盆细碎的黄花,犹如携带了一团山野之气,倒也好看。东墙角里置了两盆仙人球,几年下来,早已擁肿得不成样子,你死我活地挤出盆外,生命力强盛得几欲爆破花盆。亲手种下的,有一蔓瓜蒌,三年下来,淘汰得止剩一只独苗,今年已有筷子粗了,长出盆口后,顺着插在盆里的一根竹杆,呼啦啦一直向上窜,隔几寸高吐出一片叶子,这几天已窜上平房顶了,下面又有一大簇枝叶簇拥着向上攀爬,就是不知今年能否挂一两只瓜蒌,夏季墨绿,秋季变黄,点缀我的院庭?两盆四季果,也是种的种籽,这东西真神奇,不问季节,你种它就长,你浇水它就开花结果,冬季也不例外,鲜红的果子挂在碧绿的枝头,倒成了冬季客厅最亮靓的风景。那年在陈炉镇一户农家吃罢午饭,看见一棵多肉的绿玉树,悄悄摘了颗米粒大小的枝芽,用纸巾包了,带回家里置入浇湿的盆土里,两三年功夫,已长成二尺多高、三杈分枝的绿玉树了。至于绿萝、吊兰、仙人球之类,妻子用小瓶小罐,不知扦插分植了多少,放置得到处都是。最可乐道的是,东邻有一株藤菊,繁茂的枝条越过院墙垂吊下来,四季常绿,年年从仲春开始,藤蔓上就缀满花骨朵,随后渐开渐放,这个时节,我几乎是天天给它拍照,上班出门前瞅一眼,下班进门后望一回,牵肠挂肚,心里美滋滋的,眼见着它粉红的花儿开得犹如一挂花瀑,从墙头一直奔泻到地面近处,惹得满院蜂蝶,满院花香。

 

庭院的西墙下,放置了一口长条形石槽,槽里堆些粪土,俨然成了家里的试验田、农科站,不管啥种子啥苗儿,都先栽种进石槽里,等出了苗儿长旺了,再移栽到盆里。这几天,妻子悄悄点种的丝瓜已憋出嫩嘟嘟的小苗,四季梅已开出了红绸缎般的小花,去年移栽的一株芍药长势良好,一棵白萝卜也开出几簇细碎的、淡雅的粉色花,就连母亲拿来未吃完而擁在石槽里的几根葱,也抱胎开花、准备结籽了。值得一提的是,一直担心邻家会收回他家的藤菊,前两年趁机在石槽里扦插了一株,分两枝长起来,今年已俨然成了棵小树,开了不少的花儿!

 

总体看来,小院虽然阳光尚可,但通风透气性很差,又无可接地气的土壤,加之湿度欠缺,所以并不十分适宜栽花养草。在这样的环境里,务弄些花草也实属不易。最重要的是,因地制宜,慢慢摸索各种花草的习性,小心翼翼地侍候着它们生长,也充满莫大的乐趣。夏秋季长,几乎所有的花草的都喜欢在雨天里被雨淋着,被风吹着,这时候一定要不失时机地将所有的花草全部置放到院中,栉风沐雨,多长时间也不必担心。看着雨滴淋湿花枝草叶,又从草叶花枝尖上汇集成线,滴落到盆里盆外,自己的身心也像滋润了一般。若天放晴,又必须及时撤去花草,除垂盆草、金钱树、四季果、吊兰可曝晒时日外,非洲茉莉等可放置室外阴凉处,其余尽量放置室内。淋足雨水的花草,即使整个冬季,也不必过于担心,只要定期适度浇水、通风、晒太阳即可。听花店朋友说,雨水浇花最好,自来水浇花前需盆内放置数日,对盆土的酸碱性应适当进行补充平衡,氮磷钾肥应因花施肥。当然,这些都是比较专业的范畴了,咱家的这些草花,就像农家的孩子,随心所欲地用些心事,既不刻意苛求,也不指望惊艳,只要能打发一些无聊时日,始终保持在枝头有一抹一簇一团的绿意,已是幸事,虽都是些惯常草花,却是我心中的绿洲,若能开出一朵两朵花来,即是神的恩赐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