柿子

傍晚,哥哥姐姐带着我,贴着山脚走,一声不响,终于偷偷走到邻居的柿子树下,两棵高大的柿子树,一眼望不树尾巴。 哥…

随便聊聊的图片傍晚,哥哥姐姐带着我,贴着山脚走,一声不响,终于偷偷走到邻居的柿子树下,两棵高大的柿子树,一眼望不树尾巴。

哥哥迅速爬树,爬到树杈上,发现没有办法摘上柿子,就继续往上爬,像一只猴子一样,又灵活,又快。姐姐和我仰着脖子,看哥哥终于摘到了两个大大的柿子,塞进裤兜。大量的柿子在更高的地方,绿绿的,不容易发现,发现了也很难够着。只见哥哥抓着一枝树枝摇晃,摇了一会儿,掉下来三四个柿子,滚到了坎下的杂草丛中。

姐姐赶紧跳到坎下去找,我也慢慢往下爬。哥哥忽然从柿子树上下来了,非常快,就像是一只松鼠。他一边把我抱起,放到坎下,一边问姐姐,找到了没有?快点走!好像有人来了!

找到两个,姐姐说,应该还有两个……

哥哥迅速踩倒一片草,找到一个柿子,说,走!就拉着我和姐姐贴着山脚走,越走越快,最后跑了起来。耳边风声呼呼,随风传来狗叫声,真是被发现了,追来了!

回头一看,是一条大黑狗,跑着,叫着。大黑狗后面还有两个人,正在骂人,骂的是什么?听不清。

哥哥说,别回头看,快跑!我们又跑了一阵,听不见狗叫了,安全了,停下来看,果然身后没什么动静了,检查一下柿子,五个,大大的,很有收获,再看看身上,没受什么伤,很好,回家吧。

回到家,告诉妈妈说,我们捡到五个柿子呢!

妈妈看了一眼,说,绿的,怎么会掉下来?一定是你们偷人家的。下回不要偷人家的了。我们自己家也有柿子树,也结了柿子。

我们的柿子小,姐姐说,涩得很,很难吃。

柿子本来就很涩,妈妈说,这个柿子这么绿,也不能吃。去摘一些蓼草回来,泡七天七夜才能去掉涩味,才好吃,吃起来有点面面的。

姐姐去河边摘蓼草,我跟着去。河边到处都是蓼草,红红的叶,粉红粉红的花,很好找,很好摘。姐姐摘了好几棵,我也摘了两棵,到圳沟里洗洗干净,就拿回家给妈妈。妈妈把蓼草铺在一个钵头里,倒上冷水,再把五个柿子都放进去,就算泡上了。

妈妈又告诫我们,以后千万千万不要去偷了!

那两棵树那么大,柿子又那么多,偷它两个也不要紧。我说。

瞎眼崽!再多也是别人的!妈妈说。

妈妈说的对。听着妈妈的话,我想起自己刚才拼命逃跑的样子,心里还是很激动,好像是在进行一次冒险一样。是的,我刚才完成了一次冒险,跟哥哥姐姐一起。

吃完饭,大家坐在禾场上休息,月亮从屋背后洒了半禾场月光,很有几分神秘。爸爸说,岭背的柿饼很好吃,很有名。

柿饼是什么?像柿子一样的饼吗?我好奇地问。

不是,爸爸解释,是把柿子风干,做成饼的样子。

怎么做的?我们家的柿子今年也结果了,也做柿饼吧?

没有那样的技术啊!爸爸叹了一口气。

那怎么办呢?还想摘野柿子呢?我看了看屋背后的月亮,圆圆的,像是一个大饼。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