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孤灯一盏,胜过一城灯火璀璨

我老家有个习俗,会在正月十五这天给孩子们制作萝卜灯。从地窖里取粗直的白萝卜,中间挖空,放入豆油,浸入灯芯。讲究…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老家有个习俗,会在正月十五这天给孩子们制作萝卜灯。从地窖里取粗直的白萝卜,中间挖空,放入豆油,浸入灯芯。讲究些的还会在表皮上雕刻简单的图案。等天黑透了,孩子们会提着萝卜灯出门,那个时候老家还没有电,在暗黑的背景下,一个个萝卜灯就如飞翔的萤火虫,在初春的微寒里给没有花灯的元宵节营造出一点可怜的仪式感。

六岁的时候随当兵的父亲去了湖南湘西的大山深处,那里元宵节有舞灯龙的习俗。由九节龙身组成的巨龙内部点有蜡烛,长巨且重,锣鼓声中昂首摆尾,蜿蜒游走,非数十多壮汉,举竿来回奔走,不足以操御。这条由灯火刻画出外形的龙从一家家门前舞动而过,并不显得太光亮,却在山势起伏间,隐有飞腾之势,也算是我小时候看过的最美妙的灯火了。

萝卜灯幻化的萤火虫,蜡烛点亮的巨龙。不知为何,它们那点点微光,几十年来,一直照射在我心里的某个角落,从来都没有熄灭过。

即便是后来我们一家进入了城市,看过了真正的花灯,再到多年后的今天,由更耀眼的亮度更艳丽的色彩装点出了好一片盛世景象的火树银花不夜天。我却总觉得,这光多了些刺眼的霸道,这色彩少了些灯火应有的温暖。

其实,人类历史的大多数时间,我们的生活都是被昏黄的灯火包围着的。那些篝火,油灯以及蜡烛,仅能够照亮你身边的一小片天地,而这微光之中,居然也可以容纳你拥有的全部了,父母,爱人,孩子……他们在一盏灯下读书干活聊天。竟再无一丝空隙可以挤进多余的欲望。这孤灯闪动的半明半晦,也许是最适宜人类的亮度吧。

欲望随着灯光疯狂滋长,霓虹灯的美早习以为常。人们为目色所迷,差点忘了,这大千世界,万千光芒,为你亮起的,不过了了几盏。以为身处高台,就能坐拥一城灯火,不过是个笑话罢了。

我相信,每个人都如我,记忆中一定有一盏灯,照亮过你的过往,同样会照亮你的远方。
我相信,每个人都如我,遥望过一扇亮着灯的窗,那里有你割舍不下的对温暖的渴望。
我相信,每个人都如我,在元宵节,看惯了花市灯如昼,还可以决绝转身,认得回家的路。
我相信,每个人都如我,坚信这世间最美的灯光正被自己捧在手里。
上元佳节,人灯皆团圆。守孤灯一盏,胜过一城灯火璀璨……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