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云石”之光

老朋友一个电话,差点让我笑喷了茶。因为我接电话时,正喝着茶。 他说他接受我的建议,做点自已想干也值得托负下半生…

随便聊聊的图片

老朋友一个电话,差点让我笑喷了茶。因为我接电话时,正喝着茶。
他说他接受我的建议,做点自已想干也值得托负下半生的事。他说他在“留地头”花卉基地一隅筹建了个奇石馆。本月28日开张。邀我光临。没说让我讲话的事,也没说让我穿西服拿剪子参加剪裁的事。他在电话那头津津有味地大谈他对奇石文化的种种新感慨和新发现。谈奇石我倒有兴趣,问题是当务之急是口渴的不行,不得不一边吱吱地喝着茶,一边倾听着他的“奇石文化”。他好像是也品出了我的“茶味”,于是便要求改在晚上到我茶室来继续聊,以让奇石文化彻底的茶余饭后起来。
但是,我婉拒了。他不知道,我晚上最怕有朋友来聊天品茗,一旦如此,准又失眠,失眠是我这把年纪最划不来的事情。因此,我好给朋友们开玩笑说本人不适合“天方夜谭”。在我看来,玩奇石不能让人失眠,要让人泰然自若,酣然入睡才好。

青春明白了我的意思,旋即收拢话题,但提了个让我差点哈哈大笑的要求:大哥您可一定要参加呀,要来就抱着您的那块“祥云石”来啊,让您和它一起来给我的奇石馆压压阵脚!得!有“压舱石”之说,又来了个“压馆石”。我感觉,一个“压”字倒也道破了“石头”的某些玄秘。
这本来没什么可笑的。正常的藏石交流嘛。是我的敏感和胡思乱想让我差点大笑起来。你猜我想到了什么?我想王青春小老弟真的是个“石痴”了。自已的奇石馆开张却不忘“巧借它山之石”以壮门面,讨吉利。他开“借石”之先河,有蕴含“借势”之智慧。仅此一举,就足见其藏石视野之开阔。我又想到他在我这里是第一个人提出要借“祥云石”图吉利的朋友。设若这样发展下去,“祥云石”没准会风光无限,四处“走穴”,吃香喝辣起来。触及“吃香喝辣”,我又想起我写的半拉子长篇小说《浑人八斤》里的主人公当年靠他的那张打败天下无敌手的破嘴的一些故事来,越想越觉得笑煞人,“祥云石”与“八斤”有异曲同工之妙哉!好玩的紧也。
放下电话,自个又乐了个稀里哗啦。为青春高兴,为青春的奇石馆高兴,更为我的“祥云石”隆重出山高兴,又想了一阵子八斤的破事。我是一俗人,海不透藏石里面的更多道道,我似乎只看重,玩藏石要玩得皆大欢喜,让冰冷的石头在人间热乎起来,祥和起来,快乐起来······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