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周末回了趟老家,一天半的休息时间,原本不想回去,因为要倒车,路上耽误时间,但是考虑到家里很多活儿,只有父母两个…

随便聊聊的图片

周末回了趟老家,一天半的休息时间,原本不想回去,因为要倒车,路上耽误时间,但是考虑到家里很多活儿,只有父母两个人在干,才下定决心回去。
周六上午上班,因为不知道下午会不会加班,所以等到临下班才约回县城的车。
周周转转,三点钟坐上回村的车之后才跟父亲说回来了,父亲假装生气的训道“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就家里这些活儿,不用回来,我跟你娘能搞定。”
“我知道,我知道,主要是我在市里呆着没事干。”不会撒谎的我,急忙找了个蹩脚的理由去搪塞,不知道为什么会担心父亲把我看穿。
四点左右到了家,母亲在家里等着我,父亲已经去菜园子干活了。
母亲等我歇了歇,然后一起去地里。
喜欢跟母亲在一起干活,可以唠家常。母亲在说村里的家长里短,还说自己年纪真的大了,以前淋雨没什么大碍,现在淋了雨,晚上会难受到睡不着。
嘴笨的我,不知道怎么去安慰母亲,只能赶紧干活,想着多干活,母亲就可以少干些。
过了将近一个小时,下雨了……担心母亲身体的我,催母亲回去。母亲不忍心留我自己在地里干活,拉着我一起回去。
回去的路上,母亲碰到乡亲就要炫耀一遍“我家六儿不听话,没提前说要回来,快到家了才告诉我,非要回来干活。”
被夸到不好意思的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听着母亲在那儿说。
七月的风,八月的雨,不知是今年的气候异常,还是我记性不好,记不清往年的气候,入了八月之后,总觉得今年雨水很多,过分的多。
周六晚上,电闪雷鸣,很担心第二天还会下雨的我,隔半个小时就会醒一次,没睡好。
小时候喜欢漂泊大雨,可以不用去上学,因为破旧的教室会漏雨,假如有风,雨还会从窗户飘进去;后来谈恋爱了,还是喜欢下雨,喜欢跟对象撑着伞在雨中漫步;工作之后,开始讨厌下雨,因为上下班不方便,总会幻想着会不会有一份工作,下雨了就不用去上班……胡思乱想了一晚。
第二天醒来,已经七点半,太阳升的很高,母亲把饭做好了,我懒得洗漱,直接坐下去吃饭。
母亲怪我“每次都是这么懒,等以后有了孩子,可不能再这么懒了。”脸红的我,赶紧去洗漱。
吃完饭,母亲说天热,不用去地里干活,在家歇着吧,但是我坚持自己去地里干活。
干了两个小时,累到不行的时候,想起母亲说过这块山坡种了几颗甜瓜,所以,我要找找。
真的有,一个蛮大的甜瓜,摘了之后,擦了擦,开口要吃的瞬间,想到母亲更辛苦,我只是回来干一天多的活儿,就想把甜瓜吃了,不公平,然后,强忍着口渴,又干了两个小时,带了回去。

下午,凑巧嫁到邻村的五姐带着两个孩子六点左右过来,说呆半个小时就走,五姐抱着老二坐在台阶上,母亲在哄着老大,我突然想起上午摘的甜瓜,便走到屋里拿出来要分开吃。
母亲说“先放几天再吃吧,现在应该还没熟。”
五姐应该是理解了母亲的意思,没看,便对我说“放几天吧,还没熟呢。”
略感尴尬的我,把甜瓜拿到耳边,晃了晃,说道“里面的瓤儿好像还挨着,确实没熟,那过几天你们再吃吧。”
回屋后想起小时候,跟五姐总是抢好吃的,生怕自己吃的少,现在却开始让着对方,长大了也好,懂得了去用自己的方式去爱对方。
周一早上五点的车,走的时候,母亲没起床,隔着窗户喊道“六儿,把那个甜瓜拿上吧。”
看吧,果真是要让我拿,我不拿,我要留给五姐吃。
父亲把我送到路边,陪我等车,说“到市里后就好好上班,别惦记着家里的活儿,今年行情不好,没必要折腾,我跟你娘能凑合干。”
忘记从什么时候开始反感听到父亲的逞强,但是又不敢直接反驳,只好附和的说道“知道,知道,到时候忙得不行了,记得给我打电话,我们单位挺人性化,好请假。”
车来了,上了车,不忍心看到略显伛偻的父亲强忍着直起腰挥手,大概父亲眼里的我还是不够成熟吧。
周更7.0的时候,几个小伙伴在群里讨论原生家庭的重男轻女,我多说了几句,引起了众怒,她们想让我写一篇重男轻女家庭男生视角的文章,不会拒绝的我便随口答应了(最近在改这个臭毛病),后来想了想,不知如何下笔,既怕太主观到别人不认同,又担心太客观到自己是得了便宜又卖乖的没良心,所以,一直搁浅。
仔细想想,我很庆幸自己没有太严重的重男轻女思想,反倒因为小时候经常是姐姐照顾着,所以更能体会到女性的不易,这一点,影响了后来的很多选择。
有时候不敢相信,我已经三十了,内心还总觉得自己才二十三四,有时候会后悔没早些要小孩,因为潜意识觉得有了小孩之后会成熟很多,但又怕是揠苗助长,所以,坦然接受当下的一切,然后,去努力,朝着家人想要的方向。
最近,在浮躁的状态里,找到了些许头绪,明白了自己应该去追求什么,接下来就是摸索如何去追求了。好事。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