谒鲁迅墓

大上海毕竟是大都市,天格外的阔,比大多数城市最先见到黎明;人格外地挤,像黄浦江的浪;楼格外的高,像林立的山。 …

大上海毕竟是大都市,天格外的阔,比大多数城市最先见到黎明;人格外地挤,像黄浦江的浪;楼格外的高,像林立的山。
上海既是出人物的地方,也是出杰作的地方,不少文学大师就寓居在这个城市。中国现代文学宗师鲁迅先生就曾写作和战斗在这个城市,最终又长眠于这个城市。

随便聊聊的图片

鲁迅墓座落在上海虹口公园内,占地面积1600平方米。1936年10月19日是中国文学革命先驱和旗手鲁迅先生的忌日。先生逝世后葬于上海西郊万国公墓,1956年10月迁葬于此。
整个墓园为一长方形,地面全用方石铺成,中间以三级石阶将墓园分为前后两部分。前面的草坪中间是鲁迅先生的铜像,平头、阔额、剑眉下是一双深邃的眼晴,浓须遮住上唇,身着长衫,右手拿一本翻开的书卷,左手抚摸着膝盖,脚蹬浅腰胶鞋,端坐在藤椅上,一副严竣思索的神情。瞻望良久,不知先生此时此刻又在思考着什么?可能是在思考他笔下“阿Q”形象应如何重塑?倘若“阿Q”不去务虚,对自己“三闲”,对人家“二心”,一旦“华盖”覆顶,就可以大胆地实现“拿来主义”,也不会到临刑前留下圈都没画圆的遗憾;“祥林嫂”死了贺老六,男人多的是,嫁个大款、富二代,也不至于在除夕之夜悲惨地倒在雪地里;“落水狗”未必要痛打?甩干身上的污水,又是一个宠物;《朝花夕拾》不如采撷野花。也许他在思考该为谁《呐喊》?为什么《彷徨》?抑或在思考时下纯文学已经走下坡路,不如做点吹捧文章,让“吹牛的妙用”真正派上用场。先生究竟思考的是什么,不得而知。
登上石阶,上面是用花岗石砌成的偌大的一个“凸”字形墓碑,上面镌刻着毛泽东亲笔题写的“鲁迅先生之墓”六个镏金大字,墓碑后面是一个土丘,是埋葬先生忠骨的地方。
一边欣赏毛泽东气势磅礴的书法,自然也想起了主席对先生的评价,“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他没有丝毫的奴言和媚骨,这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最可贵的性格,鲁迅的方向,就是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作为一代伟人的评价,精辟深刻。鲁迅的文字,的确在那个时代是医治社会痼病的良药、猛药,他在解剖社会,在为民族疗伤,虽然性烈辛辣,它能缓解社会阵痛,使国人清醒。不必说它的社会作用,就是他的语言艺术,也独具个性,无与伦比。时下,总有人在诋毁,在吹毛求疵,苛求前人妄图抬高自己,那些貌似大师的人物总想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无论是语言艺术或行为艺术,各有各的理解,各有各的喜好,岂能一概而论,让时间去评判。凡是大众喜欢的作品就是具有人民性的好作品,将近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先生的作品和人品影响了几代人,至今捧读先生的文章,仍然闪耀着真理和艺术的光芒。
墓后是几株高大的柏树,象一柄绿光闪闪的长剑,似先生的匕首和投枪。与墓壁两端垂直且相对排开的是两排长廊,雕梁彩画,古朴典雅,廊顶上有藤萝缠绕,叶片还绿着,几朵小花稀疏地缀在其间。
公园内正在举办大型菊展,空中飘动着五颜六色的气球,下面悬着有关菊展的广告语,各种各样的菊花,大大小小的盆景,造型别致,规模宏大,公园成了花的海洋。拍照的、摄像的、游览的,人头攒动,而近在咫尺的鲁迅墓地只有一位五十来岁的老者,两鬓染霜,身着蓝色运动衫,在先生座像前舞剑。墓壁左侧长廊内坐着一对相依相偎的青年男女。
离开先生墓地,我们来到一处挂有周恩来题写的“鲁迅纪念馆”匾额的门口,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已是下午4时整,工作人员正在关大门。我恳求说:“能让我们进去看一下吗?”他们说:“现在很少有人来参观,我们该下班了。”待他们离去后,我把眼睛紧贴着双扇木门的缝隙,在能目击的范围内看到展版上的一些图片和红底白字的前言,但辨认不清内容,只好怀着不忍离开的心情离开了展馆。
而今,一代文学泰斗已被国人淡忘如此,也许是时间使今人离鲁迅太远,也许是先生的思想不合时宜,或许是今人已经走出了鲁迅。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