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色的梦

“ 我们钻进一节玫瑰色的车厢 里面有蓝色的座椅 每个温软的角落 都有一个热吻的巢 ” 阿尔图尔·兰波  202…

我们钻进一节玫瑰色的车厢

里面有蓝色的座椅

每个温软的角落 都有一个热吻的巢

阿尔图尔·兰波

 2020·08·13

_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突然间,涌起—你的容颜

从所有差不多灰烬的时间浮起

啊,交给过去的玫瑰与灰烬中的激情

它们重新燃起,在绿色的秋天间

你感觉岁月这深不可测的镜子

在这里,等你,这颗心朝你

了无声息,它梦见你却又企图忘记你

它仅剩下余年的痛苦与回忆

那残余的爱还没有冷却,在这孤独间

叫喊,或者在这首诗间闪现

玫瑰,梦,少年的情怀,迟缓而短暂

它朝着荒漠打开,像亘古的星辰样忧伤

玫瑰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

玫瑰,

我不讴歌的永不凋谢的玫瑰,

有分量、有香气的玫瑰,

夜阑时分漆黑的花园里的玫瑰,

随便哪一处花园、哪一个黄昏的玫瑰,

通过点金术

从轻灰中幻化出来的玫瑰,

波斯人的和阿里奥斯托的玫瑰,

永远都是独处不群的玫瑰,

永远都是玫瑰中的玫瑰的玫瑰,

柏拉图式的初绽之花,

我不赞颂的热烈而盲目的玫瑰,

可望而不可即的玫瑰。

致二十一世纪

少年
廖伟棠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_

_

_

_

_

日日渡海,采云,熬粥

在厨房安排九个行星的运行

无暇写诗,仅为你旋转不已

生命中最重要莫过另一生命因己存在

即使另一生命还在河边拾贝

你抬头张望,河畔林中雾浓

并没有我,于是你又笑着奔跑踩水

我们躲在松树爷爷背后偷看你

我们呼吸一百吨毒雾保护你

我们在林中捉迷藏,借鸟羽变戏法

林外是人潮滔滔,万千人不曾爱你

我们在万千人围观中卖艺

不敢炫耀,绳攀向空中我们消失

白鹤飞回,我们带着一捧茉莉。

玫瑰

少年的情怀

迟缓而短暂

有时候被打动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几个词组闯进来就可以做到,就好像“记忆的埂上,谁不有两三朵娉婷,披着情绪的花。”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3张

说到玫瑰我总是想到虫咬过的花瓣,第一次收到玫瑰是一个姐姐路边买来送我的,上面的花瓣被虫咬出了洞,但是很香。我总是爱做梦,没有哪一天会遗漏,各种各样的梦,有一段时间甚至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写下梦境。

“突然间黄昏变得明亮/因为此刻正有细雨在落下/或曾经落下/下雨/无疑是在过去发生的一件事/谁听见雨落下/谁就回想起/那个时候/幸福的命运向他呈现了/一朵叫玫瑰的花”

“但我还是

想和你聊一聊宇宙的事

星宿辽远、寂寞,但总是存在”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