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子

凡是见过麦子的人,都会被麦子的美丽所吸引。 特别是那双眼睛,通透黝黑,远远望去,像是噙着一潭墨汁,泛着幽蓝。奔…

随便聊聊的图片

凡是见过麦子的人,都会被麦子的美丽所吸引。

特别是那双眼睛,通透黝黑,远远望去,像是噙着一潭墨汁,泛着幽蓝。奔跑时,流线型的身体融入天地间,暗涌的情愫在风中猎猎作响。

十年前,当麦子躺在麦子地里奄奄一息时,孤寡老汉救了它,并给它一个名字。

麦子感激老汉的救命之恩,所以,当有钱人要带它走时,麦子拒绝了,比老汉拒绝得更加凶悍。

它对着来人,仰着头,张大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对方连滚带爬地跑了,边跑边喊道:“你这个倔老头,它不是狗,是只狼,总有一天会咬死你的。”

麦子没把老汉咬死,却差点被老汉打死。

有人说麦子把他家的鸡吃了,要老汉把麦子当场打死。老汉流着泪玩命地打麦子,最后打断了两根棍子,打得麦子伤痕累累,全身被鲜血浸透。

其实麦子完全可以跑,但是它没跑,它不想老汉被众人诘难,虽然自己是冤枉的,但它和老汉心里都明白,村里人是容不下自己的,他们是不会相信狼能改掉凶残的本性。

老汉带着麦子搬到了山脚下一处废弃的小屋子里。

这里离村子很远,麦子很是高兴,它再也不用提心吊胆了,再也不用害怕那些贪婪凶狠的眼神了。

它像一只真正的狗那样,舔着老汉的脸,在老汉的脚边打滚撒欢,虽然从前它很是不屑这样幼稚的行为,甚至觉得有些丢脸。

麦子比从前愈加漂亮,灰色的毛发光滑亮泽,愈加矫健的步伐跑起来虎虎生威。

为了能让麦子吃饱,老汉没少花心思。那些年地里老鼠很猖獗,老汉和麦子一起在地里抓老鼠,抓到的老鼠,老汉把皮扒了,加点盐,用南瓜叶包好,放在灶坑里,用柴火的余温烤得香香地给麦子吃。

麦子觉得这样的日子真好,真希望世界就只剩下自己和老汉。

麦子成熟的时候,麦子躺在麦地里睡觉。一只摇摇晃晃的老鼠从它眼前跑过,麦子困意顿失,只见它纵身一跃,两只前爪就死死地按住了老鼠。

这时候,不知从哪里窜出来一只狗,见到狗垂涎的眼神,麦子不假思索地一口咽下了老鼠,然后冲着湛蓝的天空叫了几声。狗被麦子的叫声吓住了,怔了一下,转身消失在公路的尽头。

没有胜利的骄傲,只有无法言语的失落,有时候,它真想和其他狗好好打一架。可是,它知道,就算这些狗们能接受自己,人类又怎么会接受自己呢,如果自己一不小心伤到谁家的狗,那它和老汉可能就真的只能流落天涯了。

麦子低着头往家走去,夕阳把它的影子拉得远而长,没走几步,就感觉胃里传来一阵恶心,随即肚子开始绞痛起来。

那一刻,它记起了老汉的叮嘱,要自己近段时间不能再抓老鼠了,因为那些对自己不依不饶的人们,知道麦子爱抓老鼠吃,所以就在地里到处撒上老鼠药。

麦子想不通,那些村民为什么非要置自己于死地,难道自己的皮就真的那么美丽,那么值钱么?

四只脚像快要融化了一样,麦子无力地倒在了路边,口里泛着白沫,四肢不停地抽搐。

眼前开始模糊,麦子仿佛看见自己和一群狼奔跑在一望无际的草原,它们大口吃肉,痛快喝水,它们站在山顶,借着北风对着出生地嚎叫着。

就这么想着家人死去该多好啊!可是,耳边依稀传来了老汉的呼叫声:“麦子,麦子回家咯!”

多少次,老汉只要这么呼喊,麦子就会立马甩着那根直直的尾巴出现。

记得有次跑远了没听到老汉的呼喊,老汉就拖着残疾的腿,漫山遍野地找,最后差点掉悬崖。从那以后,麦子再也不敢跑远了。

黄昏的山间小路上,麦子凄厉哀婉地呜咽着,摇摇晃晃的身体粘着泥巴和鲜血,嘴里的白沫越来越多,眼睛和鼻孔开始往外渗血。

不知道摔了多少次,茅屋终于出现在眼前,老汉正站在屋子前的空地上,双手做喇叭状地叫着麦子。

麦子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爬了过去,把头搁在了老汉的双脚上,呜呜地哭着……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