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碗

桂娥瞅着强子端着碗盘进了厨房,一听见里面传出哗啦啦的刷碗声,就立马挪到英子身边,压低声音问:“考虑好了没?” …

桂娥瞅着强子端着碗盘进了厨房,一听见里面传出哗啦啦的刷碗声,就立马挪到英子身边,压低声音问:“考虑好了没?”

突然,厨房里“哐啷”一声,桂娥和英一前一后紧跟着进了厨房。

随便聊聊的图片

打碎的碗盘散落一地!强子两只胳膊横在空中不断地颤动着。水还在哗哗地流着,落到堆满碗筷的水池里溅得水珠四起。桂娥黑着脸,翻了翻眼皮,边转身边说:“从前还能唬着英说一辈子不让她刷碗,现在两只手残了,废了,碗都不能刷了,还能干什么?”

愣着的英立马说着“碎碎平安,碎碎平安”就踏着小碎步去阳台拿扫把,桂娥一把夺下,连珠炮似的质问:“英,你是准备下半辈子跟他喝西北风?从前好歹是个修理工能挣口饭吃,如今呢?他的手残了,废了!那个陈先生说了,他不介意你结过婚,只要你一点头,立马就结婚!”

“妈,你走吧!我是不会离的!从前不会,今后更不会!”英轻声道,字字有力。

“世上男人死绝了吗?就因为他说一辈子不让你洗碗?你跟陈先生,那是做富太太,一辈子也不用洗碗!你真是缺根弦!”桂娥忍不住地在英脑壳上拧了一把。

英缓缓地伸出自己的双手,细长消瘦,铜黄色的手背上好几处大小不一的疤痕。英来回地指着自己手上的疤说:“妈,我12岁就辍学在自家面馆洗盘子,洗了近十年的碗,天知道我多讨厌洗碗!没人心疼过我,只有强子。他愿意骑半小时的车赶到面馆替我刷一小时的碗盘,再骑车赶回去上班……”

桂娥不说话了,英也住了嘴。她想起父亲走后,为了底下的三个弟弟能上学,她辍学在家和母亲一起扛起了面馆。每当弟弟们放学归来在灯下写作业,而她只能端盘子洗碗时,眼泪大颗大颗掉在消瘦的手上,那双手因长期的浸泡而苍白……曾经那也是一双爱写写画画的小手啊!

客厅里的空气突然就如冰冻住了!桂娥起身拿包不打招呼就走了。英来到厨房。这时,地上打碎的碗片已收拾完毕,强子背对着她面向水池那头的窗户,一会用左手紧紧地攥着右手,一会又换过右手攥左手,但不管怎么攥,两只胳膊还是像个设置好了机器一样抖个不停。

英鼻子有些酸,从背后抱住了强子。强子触电般怔住了。他那抖个不停的两只胳膊缓缓放下,用他的大手掌握着英的手。

“对不起!”强子低沉道。

英更用力地抱住他。

“好了,我把碗刷完吧?”

强子颤颤地挪开英的手,一只手左右抖动地拧开了水龙头,一只手拿起碗开始冲刷。英退回到门框边看着,忽而道:“强子,还像以前一样唱首歌吧!”

强子杵住了!是的,从前他总是一边刷碗一边唱歌给英听。那时候还是在面馆狭窄的后厨,不管面前堆着多少碗盘,强子总是快活地哼唱起来。他瞅着英唱“村里有位姑娘叫小英,长得好看又善良……”,他还唱“你是我的心肝,你是我的心头肉……”奇怪的调和词,听得英眼里有了泪花,而桂娥总是在前头对着后面喊着,别吼了,吓走客人了!

“唱吧,强子”英拍起了拍子。

“好,唱!”强子嗫嚅着,“嘿”地一声清了清嗓子唱了起来。

“英妹妹你莫担忧,哥哥还会为你洗呀洗刷刷……”英哭着笑了。

两个月后,强子指着厨房里新买回来的洗碗机对英说:“跑了两个月快递换了它,以后你不用担心我再打碎碗了,值!”

英听着“哐哧哐哧”的洗碗声,看着强子依旧抖个不停的双臂,轻声道:“值!”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