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阳观音庙传奇

在秦岭南脚下,有个千年古镇华阳古镇,这是由东西两河相夹而成的船型古镇,这里人杰地灵、风景秀美,民风淳朴。早年镇…

在秦岭南脚下,有个千年古镇华阳古镇,这是由东西两河相夹而成的船型古镇,这里人杰地灵、风景秀美,民风淳朴。早年镇子上商铺林立、热闹繁荣,每逢赶集四乡八邻,商贾旅客以及僧道儒三教九流全都聚集于此,镇子便人声鼎沸车水马龙好不热闹。而观音崖下的观音庙也在这一天香客旺盛,主持道长刘道抽鉴卜卦,掐指看相忙的不亦乐乎。观音庙实为道观,当地人庙观不分,所以习惯称之为“庙”,建于道光年间,初始为五间三层,有十几个道人在此修道,为华阳重要道观,后来因战火,现在只剩下一并排五间一层土瓦房了。尽管如此,还是华阳人民的最喜欢来的地方,一来可以求求神转转运,是为精神食粮。二来刘道其人见识多广,经常给大家摆龙门阵,讲一些天南海北的奇事怪事,另外为人和善,谁家有大事、难事,总喜欢来和他说道说道,他也能经常性的处理化解一些矛盾,因此在华阳此地威信较高。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1935年2月的一天,天刚灰濛濛亮,王老实和往常一样,边揉眼睛边穿上鞋准备去后面上茅房,当他走出睡房门时,停在了那里,他屏住了呼吸,侧耳细听,是鼾声,他惊了一下,到大门前,顺着门缝往外一看,他张大了嘴,愣在了那里,在对面的屋檐下躺着一排排人,穿着军装,怀里抱着枪,而鼾声正是从自己家房檐下传过来。他深深的吸了一囗气,赶紧蹑手蹑脚地跑进屋里,披上衣服,又蹑手蹑脚的往后门走去,轻轻的打开了后门,出门便到了华阳河西河边,在晨雾的笼罩下,西河的水似乎还没睡醒,无精打采的缓慢的向前流着。王老实三五两下从列石上跳到河对面,朝后山上爬去,草丛和树木上还挂满了露珠,他的衣服和裤管很快就被打湿了,但他己经顾不上了,只知道拼命的往山上爬。不一会来到观音崖下的观音庙前。
他用手拍打着门板喊道:“刘道长,醒了吗,快起来,大事不好了……”
木板门吱的一声开了,出来一个道人,身披道袍,约有五十来岁,头上挽了个发髻,瘦长的脸,下巴上留着一缕胡须,看上去倒显得精神矍铄。
“哦,是老王啊,怎么了,出什么事了?”道人不紧不慢的问道。
“刘道长,镇子上来队伍了,好大一帮人,都扛着枪”。
“什么?”道人这下急了“什么队伍”?
“我也不知道,我看见他们帽子上都有一颗红星,衣服破破烂烂的,不象什么好人”。
“红星”?道人愣了一下“走,咱们去看看”。
王老实领着刘道长急匆匆的往山下走去,又走过河里的列石,从后门来到王老实家。
“嘘!道长,轻一点”,王老实轻声对刘道长说。
刘道长点了点头,一起来到堂屋。
王老实示意让刘道长来到门口,顺着门缝往外看。
刘道长眯起左眼,右眼贴着门缝往外边看着。看了一会,转过头,用手捋着一缕胡须,双眉紧锁,沉思了一会,接着又顺门缝往外看去,渐渐的,他脸上露出了笑容,招呼王老实“快打开门,是咱们穷人的队伍,自己人,红军,去年我在江西见过。”
王老实还半信半疑的望着道长。道长见他这副模样,笑着揺摇头,伸手拉开门栓,门吱的一声打开了。门声惊动了檐下躺的战士,他立马蹿了起来端起枪喝道“谁?站住,”这一声惊动了其他的战士,齐刷刷的一齐朝这围过来,王老实吓得赶紧躲在了刘道长身后,直打哆嗦。
刘道长连忙说“大家别怕别怕,我们是当地的住户,你们是红军吗?”
这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红军,听他这样说,就赶紧收起了枪,立正敬了个礼说道:“老乡,我们是中囯工农红军第二十五军的,路过这里,多有打搅,请多多见谅!”
说话间有一个气质不凡的红军走了过来问道:“怎么回事?”边打量着刘道长和王老实。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报告团长,这两个是本地的老乡。”
“哟!老乡好,我是红二十九军第三团团长任大海,昨晚行军路过这里,大家都太累了,就在这里休息一下,打挠你们了”团长笑着说道。
道长说:“打挠什么嘛,你看让战土们躺在外面,这露气大,潮气重,华阳这地方又冷,你们怎么不叫下门,让战士们到屋里休息,老实,快把脸盆拿出来。”
王老实这才定下神打量了一下这些兵,一个个满脸风尘,显得很是疲惫,穿的也是破破烂烂的,有些手里枪都没有,拿着马刀,他诧异地想道:“这样的队伍能打仗吗?”
道长见他在发呆,用手推了一下说道:“快呀,脸盆……”
“哦,好!好!”王老实这才回过神进屋取盆去了。
“老乡,我们不能打挠乡亲们呐。”团长笑着说到。
王老实拿出了盆,只见刘道长找了根木棍,沿街边走边敲边喊:“乡亲们,快起来,咱们的队伍红军来了,起来有吃的给做吃的,没吃的给烧些热茶。”
不一会,这老街道上门全开了,大家听道长这么喊,都赶紧行动了起来,街两边的房顶上,全升起了炊烟,孩子们也都窜了出来,和红军战士们嬉戏,摸摸红星,摸摸枪,摸摸大刀,几个大点的竟把红军帽脱下来戴在了自己的头上,整条街道马上热闹了起来。
转眼间,一壶壶热茶和一篮篮吃的便端出来,有蒸红薯,煮玉米,窝窝头,野菜汤,老乡们都热情的给战士们分发,战土们在喝了一口热汤后,眼角噙着泪,激动的说道:“谢谢华阳的父老乡亲们,”他们,已经有两三天没吃过热乎东西了,所以满脸充满了感激之情。
从此,华阳街多了一群特殊的人,他们和当地人一起生活,帮乡亲们挑水,劈柴,种地,干家务,他们和当地人成了一家人,闲时就在戏楼前的广场上操练,孩子们就站在旁边,拿上战士们做的木刀木枪,有模有样的练起来,镇子上充满了一片详和的气氛,而刘道则一天陪着任团长和后来赶来的徐海东,程自华,李先念等红军将领到处查看地形,了解华阳山区的山形地貌,并在红石窑设立了司令部,又在罗家坝罗家大院设立了政治部。他通过和这些人的接触,明白了许多的道理,知道了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只有紧握枪杆子才能打天下,而他一直守护的观音大神是不能给人民幸福的。因此,他决心要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3张

这一天,他来到了吊坝河,找到了孙鸿,孙鸿在刘道眼里看来,是一个很有抱负和才能的人,而且说此人是“飞毛腿”,总之感觉在这个人身上有好多的故事和传奇。
看见了刘道,孙鸿赶紧迎了出来“刘道长,欢迎你来我家做客。”
“哈哈哈!冒昧打挠,多多见谅!”刘道爽郎的笑道。
孙鸿泡上了一壶茶,和刘道坐在檐坎了聊了起来。他们谈了好多,谈到了国家形势,谈到了国民党和共产党,谈到了华阳的革命形势,刘道听着孙鸿的讲解,越来越对这个人刮目相看了,孙鸿告诉他,自己已经成立了华阳游击队,现在队员比较少,而且缺少一个联络点方便传递情报和开展活动。
“孙队长,如果不嫌弃,拿我观音庙做联系点,这里掩人耳目,我可以在香客中物色咱们的发展对象,而且在山上,一旦有意外情况,便于撤离,你意下如何?”刘道笑着问孙鸿。
“道长,你有此眼光和思想,我深感佩服,其实我早想到这里了,只是觉得是佛家清静之地,而且对道长也不甚了解,所以一直没有拜访,今天难得道长有此提议,这是再好不过了,我代表华阳游击队感谢你,这样,我把他们几个找来商量一下这个事,你稍坐一会。”说话间孙鸿己经快步出发了,刘道捋了捋胡子开心的笑道“还真是个‘飞毛腿’”。
不一会又陆续来了五个人,孙鸿逐个介绍了一下,有贺成栋,黄仕如等,都和刘道打了照面,然后一起进了屋,栓上大门,在屋里开了一场从此让华阳惊天动地的会议。
刘道回去以后,就开始在全华阳前来朝山的人群中物色对象,短短几天就发展了5名队员,他给他们宣传革命道理,给他们讲解中国共产党,使他们很快的融入到革命队伍中。观音庙也成了传递情报的联络点,华阳的革命热潮在他们的带领下日益高涨。
这一天傍晚,任团长来找刘道,两人在庙内坐定后,任团长说:“刘道长,国民党部队现在正在向华阳逼近,我们最近想打一场伏击战,我来和你了解一下,你认为战场选在哪里好?”
刘道说:“从华阳下去十公里左右有个地方叫石塔河,那里两边是山,中间是路,象个口袋,有利于打伏击,只要我们把敌人引进来然后两头一堵就成翁中捉鳖了。”
“嗯,我们徐军长他们也有此意,所以派我来再和你详细了解一下,另外我们还需要咱们华阳游击队配合,找个有胆识的,化妆成砍柴的,然后把敌人引进口袋里来。”任团长说。
“这个没问题,我们一定配合,我一会就去找孙队长研究这个事。”
等任团长走了,刘道又匆匆起身,前往吊坝河的路上,身影也渐渐的隐没在夜色中。
3月25日,石塔河伏击战打响了,这次重创了国民党军,消灭和活捉了团以下官兵600余人,缴获长短枪500余支,取得了不小的胜利,当天,在三官庙前的戏楼上,人们载歌载舞,欢庆这来之不易的胜利,整个华阳,沉浸在在欢快的气氛中。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4张

第二天一大早,徐海东,程子华,李先念还有任团长几个人来到了庙上。徐海东在经过简单的寒喧后说道:“道长,这次石塔河伏击战咱们取得了胜利,这和你们的支持是分不开的,我们有新的任务,要离开华阳了,但有几个伤员我们带不走,要留在华阳疗伤,还有一部分枪支弹药也带不走,想给华阳游击队留下,所以我们想拜托你来安排一下,你看行不行?”
“徐军长,这没有问题的,我来负责安排,你们放心的走吧,我替华阳人民感谢你们。”就这样,刘道和他们挥泪而别。红军部队当天就告别了华阳转战北上了。
刘道把伤员安排在了几个老乡家,在他们的照顾下,伤员们也已逐渐康复。那批枪支弹药,也交给了游击队,华阳又恢复了昔日的平静,人们过着平稳的生活。
一大早,刘道又匆匆的来到孙鸿家,一进门便拉着孙鸿的手说道:“孙队长,大事不好了,昨晚我接到县上传来的情报,国民党部队正在向华阳进发,来势汹汹,要报石塔河伏击之仇,见于目前形势县上让咱们转移,你赶紧带着同志们进山吧。”
“这确实是个坏消息,红军又走了,靠咱们这十几号人,无疑是以卵击石,这样,咱们先:把那批武器弹药藏起来,然后一起进山,”孙鸿回应道。
“好,咱们赶紧先处理武器,”他们快速的把人召集来,然后把武器弹药放上牛车,赶到华阳街姚家坪后面,然后扛到后面那条沟里,在山脚下挖了个坑,接着把这批武器埋了起来,然后孙鸿便让大家一起上山。
这时刘道说:“孙队长,你们快走,我得留下来,我得保护老百娃,”边说边跑了,转眼便无影无踪了。
孙鸿无奈的摇了摇头说“这刘道长呀,是怕敌人来了伤害老百姓,他这性格只要说不走了,那九头牛都拉不回来,那咱们走吧,先保存实力,到时候见机行事吧。”说完带着队员们转身向山里面走去。

 

傍晚时分,国民党军队进驻了华阳,他们把华阳街的老百姓全部集中在了戏楼前,一个当官的大声喊到:“你们这些泥腿子,告诉我,红军伤兵和游击队去哪里了?”
任凭他怎么呦喝,始终沒人理他,他喊的口干舌噪了,气极败坏的掏出枪朝天上放了几枪,“再不说,统统的枪毙。”
这时,有个士兵过来在耳朵上说了几句,这个当官的狞笑了几声,手一挥,带上人急匆匆地走了。
不一会,他们来到了观音庙前,刘道正在神象前诵经,军官手一挥喊道:“抓起来!”几个士兵扑上去把刘道捆绑了起来,捆在门口的柱子上。
这军官走上前问道:“臭道士,快说,赤匪游击队去哪里了?”
刘道问道:“什么赤匪,我不知道。”
军官冷笑了几声:“老东西,敬酒不吃吃罚酒,给我打!”
一声令下,几个士兵冲上去就是一顿拳脚,刘道顿时被打的鼻口流血。
“说不说?”军官又问道。
“呸!我不知道。”刘道一口痰唾在了军官的脸上。
“老东西,你在找死!”掏出枪对刘道的小腿就是一枪。一个士兵又一枪托砸在他头上,顿时鲜血直流,刘道昏了过去……。
当刘道再次苏醒时,己经是第二天清晨了,在面前站了几个百姓,王老实己经泣不成声了,在旁边有几个人,在国民党兵的威协下在挖坑,刘道明白他们要干什么了。
“老东西,再给你一次机会,快说,不然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军官得意洋洋的说着。
“我不知道,你们这群畜牲!”刘道破口大骂道。
“好,很好!”军官手一挥,几个士兵架起刘道扔进了坑里,接着抢过村民手中的铁锹往坑里填埋。
这时场面失控了,几个村民扑着去拉刘道,结果被剌刀架开了,大家都大声的哭喊着,直到刘道被活生生的填埋了起来。
这军官又一挥手,几个士兵又放起了火,不时间浓烟滚滚,几间庙舍被烧的一干二净,后面的石崖都被烧红了,最后,一群国民党兵才狂笑着离开了。
这个消息被下山打探消息的游击队员知道了,他赶紧跑回山上告诉了孙鸿,当时游击队员都坐不住了,要下山和国民党拼命,给刘道报仇,被孙鸿给叫住了。
他问侦查员说:“山下有多少国民党?”
侦查员说:“从下街往上街道上全是,戏楼前还有几辆大卡车,上面也是,每个车前都架着机枪。”
孙鸿说道:“同志们,你们听听,咱们这点人,怎么下去拼,都要冷静,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烧,终有一天我们会让他们血债血偿的。”他边说边紧紧的握住了拳头。
自此后,华阳游击队在孙鸿的带领下迅速发展壮大,并和茅坪,八里关一带的游击队接上了头,共同联手,在洋县北部山区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游击运动,为洋县解放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四十年过去了,新中国己经成立了,人们过上了安静的生活,而这段革命史也少为人知了,刘道的忠魂和观音庙也一直埋藏在了观音崖那被火烧红的石崖下。
大雨下了一天一夜,黑娃家的牛早已饿得不行了,早上,太阳终于出来了,黑娃赶紧赶着牛上山了,在姚家坪后面那山沟里,黑娃发现一只木箱露在雨水冲过的山沟里,他用刀撬开一看,长大了嘴巴,原来是一箱枪支弹药,他赶紧上报了当地政府,政府立马组织人员去挖了出来,数量己经不多了,应该是华阳游击队当年取走了一部分,他们又上交到县政府,被列为了革命文物。后来史学专家研究了华阳的革命史,又挖掘到了许多华阳的革命史,观音庙刘道也算是其中的一个小故事,政府后来在华阳修建了烈士纪念碑,修复了红二十五司令部,并把一部分文物送回陈列在展厅,供人们瞻仰以此来怀念先烈教育后辈们,这里被定为省级红色教育基地。
在华阳街村,有个七十几岁的老人,叫陈日新,他也知道了这观音庙的故事,老人大发感概,决心要靠自己的力量来重建观音庙。他四处筹资,自发的组织村民,筹资筹料,然后运到观音庙旧址,用砖木搭建了几间简陋的房舍,又请来了几尊神像,这观音庙便算建成了,老人便住在山上管护,还把刘道的故事写出来张贴在那里。每到逢年过节,当地上山朝拜的人还真不少,老人便在香客中讲这段革命史,宣扬刘道的伟大革命精神,这段时间,简陋的观音庙又恢复了昔日的辉煌。随着老人的去世,这个庙又疏于管理,加上人们生产生活节奏的日益加快,还有崇扬科学破除封建迷信的理念,这个庙现在又潇条了许多,但这个故事却在华阳越传越广。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