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愿做的努力,可能不是最完美的,但都是为了爱你

一 1000多公里的路,20多小时的车程,从上海去大连。这对二十多岁的普通小夫妻,幸福恩爱地依偎在一起,丝毫没…

随便聊聊的图片


1000多公里的路,20多小时的车程,从上海去大连。这对二十多岁的普通小夫妻,幸福恩爱地依偎在一起,丝毫没有一句的怨言,眼里除了是化不开的柔情,就是默契地盯着两个人的硬座。

按理说,他们并非站票应该坐在座位上,可是他们却简单垫了一张报纸,坐在了地上,凉意直抵屁股。对面座位上正睡着——一个二三岁左右的小孩,他那可爱的脸上全是安稳,与踏实的幸福笑意。

其实这对小夫妻完全可以把小孩抱在手上,或是放在腿上让他睡,但他们偏不,觉得那样的“肉床”不够平整,孩子睡的绝对是不舒服的。

可路途遥远,也时有颠簸,和困意不时袭上来。这对夫妻就这样轮流看着孩子,生怕他的一个翻身就跌到地上,多疼啊!

那清晰的呼吸声,像是弹奏着一场酣睡的舒服歌曲,悠悠扬扬地飘入小夫妻的心坎上,既动听又悦耳。

为人父母后,才能体会每一回的呵护,总会尽其所能做到无微不至。只因爱自己的孩子,才会做超出极限的忍耐力。

为了爱你,你可以是一颦一笑,一个舒服的午觉,都觉得爱你,是最值得的事情!

一点点也不傻。


刚毕业那年,我一个人去南方的大城市工作。那时加班是常态,放假是奢侈,工资也低的可怜。我委屈的很,却又倔强的要命。

如果用当下流行的话说:自己选择的路,就算跪着也要走完。的确,要来大城市,是我跟父母吵着要到的自主权。

大概坚持了三四个月,有天我在用公用电话给父亲打电话时,不知道在说“我过的很好”时,是不是语气里全是没底气。

父亲只是轻轻地说:“丫头,家里不差钱。如果觉得辛苦就回来,有我的一口饭,肯定就有你的一口饭吃的呢!”

那瞬间,我的泪水像是突然的暴风雨,根本无法不打湿自己的脸,以及浇灭全身心的“假坚强”。

尽管我迅速找了借口,挂断了那天周末的电话。但我还没来得及,把话机交给后面排队的人,电话突然回拔了进来,是父亲打的。

他仍然安静的像是世界上最帅的男人,但语气里却是最坚定地要保护我。他让我累了就回家,委屈了就回家,没钱了就回家……

回家,成了我第一次打工失败,所能逃避,调整自己的最佳去处。

那一回,我发现自己仍然是个孩子,若成长是时常不间断的受伤,以此作为代价。我亲爱的父亲和母亲,他们宁愿我从不曾长大。

为了爱你,有时父母都忘记了你已成年,恨不能一辈子帮你闯关打小怪兽,一路保佑你们顺风又顺水地走着自己的美好人生。


我朋友的母亲,是位老年痴呆症患者,已有几年连自己的儿子都认不出了。

有一天,我朋友跟母亲坐在椅子上,拉着家常,说些母亲熟悉的过往。阳光正好,风和日丽,聊的正兴起,他母亲突然叫着他的小名说:“冬儿!”我朋友惊讶地应了声,立即忍不住地问他母亲:“妈,你终于认出冬儿啦!”

但很快朋友的母亲,又陷入了沉思状。他仍然不死心地追问道:“妈妈,你此刻在想什么呢?”

“冬儿,我真的好爱你,好爱你!你最爱吃我烧的红烧肉了。”看着母亲似在喃喃自语,我朋友是又难过又欣喜,他想:“至少母亲的病,还有好的希望。因为她一直记得最爱冬儿,而冬儿又最爱吃她烧的红烧肉啊!”

尽管我朋友母亲的老年痴呆症,时好时坏。但唯一有希望战胜这病魔,也真的只有她对他的爱了。为了爱自己的冬儿,我们都相信朋友的母亲,会好起来的。

天下的父母都一样,都有一颗为了爱自己的孩子,而毫不吝啬的心。

他们可以忍耐,可以辛苦,可以战胜一切困难,只为了爱你。

所愿做的努力,可能不是最完美的,但一定是真的真的为了爱你,温暖我们的一生。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