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当然”,做个“当然”的妈妈,真的不易!

“当然”这词造于二周岁半零几日,发生片断频繁出现,原本简单的词,在我家儿子可可嘴里说出,颇为喜感。 某日,新造…

随便聊聊的图片

“当然”这词造于二周岁半零几日,发生片断频繁出现,原本简单的词,在我家儿子可可嘴里说出,颇为喜感。

某日,新造的车站,让我头晕目眩。

于是,我嘴里念道“不知这后面有没有电梯”。可可认真回说:“当然有电梯!”

如此肯定,让我忽然不再因旅途劳累,而怨声载道。

再某日,为杜绝儿子要吃垃圾食物之饮料,我故意暗示“似乎附近没有可卖之处”。

可可眼珠翻三圈后说:“当然有卖,不信你再找找看。”

如此耐力,让我颇感压力,只能再动歪脑思考对策。

当然吃的下,当然可以,当然能找到,当然好……

其实当然让我生奇:小子,是谁教会你“当然”这个词。

这原本的副词,就是对某一行为的肯定和确认;表示就是这样、应当这样。

无可厚非的感觉,从你这童稚的样子表达出来,却让我感到不可思议的认真,还透着某种小大人的意思。

我不禁害怕起自己的言行,有哪个是玩弄的意思,会被你的一本正经教育的无地自容。

你老妈我早已通人情世故,常圆滑应对。

原本以为对付一个你这屁大的小孩,足足有余。

但你的“当然”教会了我的压力。

记得周日,带你去动物园游玩,你蹦蹦地跑到我的面前,指着一字问我,“这读什么?”

我愣神几秒答不上来,你却一脸天真地说:“妈妈,你当然会!”

我一下子,心慌的很,不敢随便用非肯定的读法告诉你,我怕因为自己的敷衍,对不起你的信任。

我宁可坦白地告诉你:“对不起,妈妈不确定这个读什么,下次查清楚告诉你。”

可显然你并不太在乎我的答案,很快又对新的“这是什么那是什么”感了兴趣。

而在我的内心却起了一层涟漪,是否该读更多的书,查查字典,才能回答出你的“当然”。

话说做个“当然”的妈妈,真的不易!

教育他的同时,我家儿子也在教育着我,看起来他的力量小于我太多,其实并不然,太多时候他会让我害怕,害怕面对这份他心中的“崇拜”。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