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爱博物馆

这几天整理碗柜,发现有只印有“福和寿”的小碗,长期呆在柜底,几乎没用过。 我禁不住跟儿子念唠: “可可,这好像…

随便聊聊的图片

这几天整理碗柜,发现有只印有“福和寿”的小碗,长期呆在柜底,几乎没用过。

我禁不住跟儿子念唠:
“可可,这好像是你外婆送你的呢!”
他只是不屑地说:“老古董!可以放博物馆去了。”

我差点抡起一巴掌给他,但想想类似这样能进“博物馆”的物件,还真不少呢!
对我来说,回忆起来却都是满满的母爱啊!

印象中,那个靠家什柜东边角落的鸡毛掸子,有着土黄夹着黑色的羽毛,特别的“威严”。

小时候每次遇上我考虑不及格,或是跟同学打架,
又要么调皮捣蛋打碎了碗或盘子等,母亲必定是会操起鸡毛掸子,
打我的屁股,或是巴掌心。

边揍边问我:“长记性了没?长记性了没呀!”
我边躲边点头,就是倔强地不掉眼泪,但倒真慢慢用了心学习,或是拿东西。

除了这个鸡毛掸子,母亲的那个木质搓衣板,也是我难忘的东西。
记得上小学时,贪吃零食的我,因为家庭困难母亲几乎不买这些,但我的同学梅子姐家却有很多。

有回她大方地给了我几根火腿肠和一些西瓜子,
我就同意为她背偷钱的黑锅,让她不被她的父母抽打。

我母亲知道这事后,气的让我跪了几小时的搓衣板,痛的我咬牙切齿但同时也记住了:
不管多深的友谊与利益,也不能随便去背“小偷”这样的黑锅。

别看我母亲对我这么“凶”,她也有温暖的一面,那就是常年系着的那条围裙。
母亲的厨艺非常好,油炸肉丸子、凉拌千张大蒜、爆炒螺蛳等,
几乎道道提及让我就直流口水。

所以,从小到大母亲每每系上围裙,就必定能做出一桌令我们全家称赞不已的美味,也正因此把我培养成了现在这么个“吃货”。

除此之外母亲的缝纫机、织的毛衣、凤凰牌自行车……
真的都可以放进母爱博物馆,让我用一生去珍藏。

母亲为我裁缝了多少件衣裤、编织了很多花色的毛衣、让我坐在自行车的大杠上,去过了多少的地方……
让我吃饱穿暖,教育成为正义之人。

这样的信物,值得我收藏好,放进母爱博物馆,
浸润到生活的点滴中,
铭记母亲爱的良苦用心啊!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