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表叔

老一辈兄弟姐妹多,所以表亲多。今天要说的这位二表叔,是我爷爷的一个表亲论下来的,论到我爸这辈我就管他叫表叔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老一辈兄弟姐妹多,所以表亲多。今天要说的这位二表叔,是我爷爷的一个表亲论下来的,论到我爸这辈我就管他叫表叔了。至于详细的亲戚关系,我也不是很清楚。这种比较远的表亲,过个三辈四辈的人,基本不走动了。小辈的也不清楚具体的亲戚关系,只知道沾点亲带点故,是亲戚。

这位表叔是我们同村的,两家离的不远,与其说是亲戚,倒不如说是邻居。他家儿子,也就是我的表哥,我几乎从来没叫过他哥,他比我大两岁,从小一起玩的。我俩的关系与其说是亲戚不如说是发小。

我对二表叔基本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和村里普通的邻居一样,见面打个招呼,有时候在他家玩,也是小孩玩自己的,大人忙他们的,没功夫搭理我们。

仅此而已。

按照村里的邻居关系,我们长大了,都出来讨生活了,十年二十年的不怎么回老家了,和这些比较远的邻居们基本没有交集了,慢慢的也就淡忘了。比如二表叔的亲哥亲弟弟,也就是我的大表叔、三表叔,我基本记不清他们了,估计他们更不认识我了。如果是这样,也就没有写本篇的必要了。没有什么事情写嘛!

但二表叔,我印象深刻,除了我和他的儿子是发小,还有一件事情,我一直记着。所以我得写一下二表叔,以示对他的祭奠。

是的,二表叔已经去世了。去世好多年了!

那一年我上初中,住校。那会都是骑自行车去学校。我的自行车很破,很难骑。我们是每周周末放学才回家一次,但有时候在学校缺吃少喝急得难受,也有学生在其他时间逃课回家。

有一次我就突发奇想要回趟家。当时也不知怎么想的,就是要回趟家。我的自行车存放在我的同学家,我去他家取车子,他家还有几辆我们其他同学的自行车。我又突发奇想,骑另一位同学的车子回家吧,他的好骑。于是我在之前没和那位同学说的情况下,私自把那位同学的自行车骑走了。

开始那辆车子确实很好骑,比我的轻快多了。可是走了没有一半路,那车子开始掉链子。开始我以为是偶然,把链子装好继续走。可没骑多远又掉链子了。如是再三,车子几乎不能骑了,走几步就掉链子。我气的大骂,后悔自己自作聪明,怎么不骑自己的车子!到后来,我几乎要崩溃了。一是把同学的车子弄坏了,二是时间也不够了,上学回去要迟到了。我又气又急,一边抹眼泪一边硬着头皮推着车子往家走。走到离我们村不远的岭上,我终于绝望了,推着车子走实在太慢了,我把车子停在路边,自己跑回家了。

回家自然是和妈妈一阵子耍脾气(爸爸不在家),我哭着和我妈说骑了别人的车子,总掉链子没法骑扔在岭上了,没法去上学了。我妈把我一顿骂,怪我不是周末回家来添乱,之后给我做了饭让我吃就出去了。我刚吃完饭,二表叔来了,更神奇的是二表叔推着我同学的自行车来的。

二表叔进了屋,说自行车修好了,不掉链子了。我不敢相信,要知道那自行车走两步就掉链子,完全不能骑了,尤其是爬坡的时候,只要一用力,肯定掉链子。我想着即使二表叔修好了,爬坡时候也还是不行。不过好在车子没丢,二表叔还给骑回来了。于是我动起了坏心眼,我想着好歹二表叔给修了,车子能骑了,我凑合着骑回去,把车子“完璧归赵”,我同学自己骑的时候再掉链子就不关我的事了。嘿,这小心眼打的!

二表叔回家了,我收拾收拾骑上车子也忐忑不安的走了,回学校。我一边走一边念叨,千万别掉链子。

车子很给力,一直没有掉链子。刚开始的时候遇到上坡我还赶紧下来推着车子走,怕用力蹬车子,又掉链子。可越骑越自信,车子一直没有掉链子,遇到上坡我也不下车子了,一阵猛蹬冲上去。

这样,我很快到了学校,虽然迟到了,但终究还不算太晚,更重要的是,车子真的完璧归赵还回去了。

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没过多久,二表叔去世了!简直不敢相信,他年纪轻轻的怎么去世了呢?

“有病了,都好长时间了。”我妈说,“好像是肝上的毛病,治不好,他们都没对外说,我们也都不知道。”

我唏嘘不已,二表叔还那么年轻,那会也就是四十多岁,正值壮年。

我妈又说:“上次你回来,车子坏了那次,还是你二表叔给修好骑回来的,那会他就已经病了。”“他有着病,还去帮这个忙。我也不知道他有病了呀,知道的话可不麻烦他去!唉!”

二表叔就这么突然去世了,在帮我修好车子没多久。这也是我唯一记住的关于二表叔的事情。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