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月打核桃最好?自然是白露前后喽

俗话说“包谷上场,核桃满瓤”。白露前后,是核桃成熟季节,留守的妇女娃娃,拎着筐子,拿着竿子,爬树攀梢,开始打核…

俗话说“包谷上场,核桃满瓤”。白露前后,是核桃成熟季节,留守的妇女娃娃,拎着筐子,拿着竿子,爬树攀梢,开始打核桃。外出务工的青年人也请假回家,加入到了打核桃的行列,因为青皮核桃是大人娃娃的最爱。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核桃树下一般种不成庄稼,交错的树根吸收了养份,浓密的树叶遮挡着阳光。那些富有生命力的杂草占据了生存空间。勤快人在打核桃之前,先清除杂草,以便好捡。懒人为了省事,直接去打,打下来用手去摸。核桃树高而且直,表皮光滑。所以,打核挑也是爬攀轮打技能的集中体现。

记得村子里从前有个叫“猴子”的小子,身手不凡,上树嗤溜嗤溜,光着脚板,躬着腰子,几下子就爬上了树梢。那时和小伙伴一起玩耍,採桑葚、摘杏子,掏雀蛋、捋榆钱非他莫属,可惜在一次车祸中肇事身亡。现在村子里能上树的没有几个,平素上树都搭着梯子。核桃蒂部很牢,打时要瞅准,漫无目标地去打是打不下来的。它的枝杈距离大,上树后,先找好结实的踩脚点,保持身体平衡。举起竿子去打,才有安全感。这几年因打核桃而发生的不安全事故屡闻不鲜。要不遗漏的话,得一个分枝一个分枝的去打。核桃打完之后就是往口袋里面捡拾,不知道是小气还是好玩,我总要在草丛里瞪大眼睛去地毯式搜索,不放过每一颗核桃。有时候拾完后,我都会在核桃树下抬头仰望,如果树上还有漏打的核桃,我必定会想办法把它打下来!

核桃的品种有棉棉、隔隔两大类,棉棉核桃槅少,取仁简单,打破外壳,就能完整取出。隔隔核桃膈多,取仁费事,有时需要锐器去挑,吃起来极不方便,口感也差。吃青皮核桃有“青皮”,破的时候难免会有绿色汁水流出,浸染衣服和手指,不过有了美味谁也不顾及那些了,流到手指上的汁水可以让手指变得黝黑黝黑,用洗衣粉也洗不净。

在我的记忆中最好吃的核桃还属我老庄崖背上那棵大核桃树结的核桃。它是爷爷年轻时栽的。经年后,长有三米多高,两围多粗。上面均匀的长出四个分杈。分杈的连节处长的空旷平坦。喜雀在树冠顶端垒了两个窝,飞来飞去,啣食喂子。大核桃树烘云托月,给村子里点缀了一道美丽的风景。树下有块大坟阙,生产开会,常在树下聚集。公社化后,这棵树又划拨在我的自留地内。结的核桃个大皮薄,用手同时握上两颗轻轻一靠,就能靠破。被人誉为“纸皮核桃”。为了上树方便,父亲找人做了阶梯子。过了七月七,核桃有了油气,害怕过路人採摘,大人们出工走后,我就看护核桃。顺着梯子攀上枝桠,远远望去,甚是眼宽。

到了打核桃的时候,我们全家上阵,打的打,拾的拾。爷爷招呼着过路的乡邻来吃核桃,一呼即应,他们说着话,吃着核桃,一饱口福。最后,捡脱了皮的光光核桃塞满衣兜欣然而去。

打下的核桃用囤圈起,要放上四五天才能脱掉青皮,急也没办法。等到能脱下青皮的那一天,脚手都用上,脚踩,手拾,巴不得一下子褪完。最后还有青皮粘糊子,用刀削,还要拿到水里冲啊、洗啊!那时生产紧张,褪核桃多在夜间,褪完晒干储藏。有时,自找乐趣,拣个大的核桃,钻眼挖空,穿轴缠线做成“核桃车车”,或用小锯条切割,做成“核桃笼笼”,在伙伴面前显摆,玩的挺开心。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腊月集上,我提着核桃上街去卖,知道底细的人先蹭热度,接下来一哄而光。大核桃树己伐多年,但它的影子,它的口碑,它的故事依然深深留在我的心中。

改革开放后,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核桃的经济价值居高不下。一度栽核桃树在农村成为热潮。我也随波逐流,在庄后地里栽了十几棵,到了能挂果的时候,当地核桃受新疆核桃的冲击,价格低落。去年秋季,我将大部分砍掉,留了四棵。今年雨水合时,核桃结的不错。我上不了树,够不到地方,等它脱落坠地时再去捡吧。抚今追昔,真是不可思议,一枚小小的核桃里又藏着多少青涩的时光和故事啊!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