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小雪

早晨天空飘起雪花,也可能始于昨夜。雪花琐碎稀疏,在不知风向的风中打转,和小雨点共舞。这该是一幅好图景。至少在一…

随便聊聊的图片

早晨天空飘起雪花,也可能始于昨夜。雪花琐碎稀疏,在不知风向的风中打转,和小雨点共舞。这该是一幅好图景。至少在一些兴高采烈的伊壁鸠鲁主义者眼里如此。他们有足够的理由快活,比方说这是立春后的小雪,是春雪。单凭春雪二字便生无穷诗意。我素来佩服他们的想象力,因为我没有。在我看来,这不过是一场冷暖空气交锋对流洒下的汗水和泪水的溶合物态。天色惨淡,使人委顿,意兴萧索。
忽想到澡雪精神这个古老的词。但眼前的小雪不足以澡雪荒芜粗鄙的精神,更形成不了对尘俗腌臜世界的覆盖。
由此记起已经过去很久,已经无法用准确年份表示的某年某月某日的大雪。那天我用冰冷的手捧着滚热的茶杯,站在被大雪覆盖的空庭之中,大声背诵陶庵的《湖心亭观雪》,精神虚静,五脏疏沦,尘念泯灭。视万物为刍狗,弃人情如羁绊。诵读声清越嘹亮,上诉真宰,直达天庭。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