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校,请你们自重。

明星们现在说话很注意。这可能源于那个演员翟天临的没戏,谁让他大言不惭地得罪了中国几百万在读研究生呢?接下来该注…

明星们现在说话很注意。这可能源于那个演员翟天临的没戏,谁让他大言不惭地得罪了中国几百万在读研究生呢?接下来该注意的就是名校了,吹牛不要命的,给翟天临发博士证的,顶风办校庆的,都得注意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近几年经常翻译日本诗歌,九一八这天是否要刊登新作、发表翻译体会?应该慎重。可偏偏有名校,在今年九一八那天宣布自己进入世界一流大学的行列。事后,复旦大学教师声称:复旦校领导非常清醒自己和世界一流有距离。本该成为常态的“清醒”居然引来一片掌声,可见,教育界的浮夸风虽经整治,依然非常严重。

好多事件无关清华、pku之争。在欧美名校甚至日本名校面前,我们缺少文化自信,一些首富们以去某校逛逛,演个讲啥的为荣,另一方面,我们也虚荣得够可以,竟然摆出一副“世界一流舍我其谁”的架势。这种官场作风,我真想说和70后那批留校的学生骨干无关。

谁也不可否认,中国的教育生态有点不乐观。1998年,pku的百年校庆在中国高校中开了一个恶劣的先例:奢靡、市场化,忽略精神层面的建设与追求。从此,热热闹闹的各种大庆没完没了。校庆倒计时碑在中国遍地都是,当然,这些碑给各种设计师提供了一些活儿,还是有积极意义的。高校有钱了,拨款多了,不搞大庆总要有个理由吧?疫情、疫情。

另一件事,也是在1998年前后,某个大学开始搞博士毕业答辩资格门槛——必须发表两篇核心期刊,从此,博士毕业好像难度加大了,实质上是他们法定的基本权利受到了侵犯。二十多年来,“红”了无数纸质的杂志,发稿周期越来越长,发稿难度越来越大。大小编辑也累了够呛,把无数有志于学术研究的青年人差点逼疯。貌似过关了的新一代学术群体,实质是集体性地默认:学术不需要创造,只要迎合编辑与领导。这是名校带坏教育界风气的第二个例证。

“大学”之前是啥来着?对,是中学;而不是《论语》《孟子》。请问,一般的中学办得起教育集团吗?一般的中学可以扰乱房地产市场吗?一般的中学都在艰难求生。

老邻居l阿姨的孙子在几年前被pku开除了。我实在不忍心去探听真相。那些年北京的高校也有些传言,有女生要把反对性侵犯的旗子举起来,可能小l同学的命运和这无关。名校总是要耍耍威风的,据说北京的某所师范大学开除过偷窥异性厕所的男孩,霸气!以正视听,以正校风。听说小l的妈妈后来陪着孩子在深圳重新开始了,现在已经度过难关。

我爱母校,更珍惜余生。名校,请你们自重。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