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盘点我的小收音机

我的健康状况不佳,但身处乡村的我,竟然闻名于山南海北的许多大城市药店和高级大夫,证据是:我经常收到他们免费寄来…

我的健康状况不佳,但身处乡村的我,竟然闻名于山南海北的许多大城市药店和高级大夫,证据是:我经常收到他们免费寄来的小小的收音机。收音机里是一个专家或是某些病治疗大师的第几代传人在讲药品疗病原理和疗效,还有服用了这种药从而病痛痊愈的病人对传人给他起死回生再生之恩的感谢;更多的是,听了传人的介绍,患者打电话订购灵丹妙药的争先恐后的踊跃情况。

随便聊聊的图片

今天,我又收到这样一桩快递。我的药买得够多了,我也没钱了,就拉开抽屉要放这个小收音机,却发现抽屉已经放不下了,看来,我还得再腾出一个抽屉,来放这些“千里送鹅毛,礼轻情谊重”的玩意儿。

我患有多种疾病,吃药几十年,还是多种疾病缠身。就挡不住那些传人的宣传和鼓动,忍不住总要买一些。这样积累下来,大小装药的纸箱子放了几行子,房子快成了药房了。有人说,你不要与老慢病为敌,而要与老慢病为伴。我就是与老慢病、老慢病药为伴、生活了几十年的。

有人怪我爱上当,我承认;但是,古人说:“瞽者不忘视,瘫者不忘起。”意思是,盲人老惦念着能看东西,瘫痪的人老不忘自己哪一天能够站起来。我再模拟加一句:不寐者不忘寐。就是说,睡不着的人,老想着能睡着。常人缺一点儿瞌睡,就要在大白天补上;我失眠几十年,平均日睡眠不到4小时。有时吃了药也失眠。几十年当中,连着六七天通夜不眠的巅峰考验攀登过三次。当我每天睡眠四个小时且持续了四五天时,人们见了我就说:“老*,你的气色不错,这一饷睡眠挺好啊?”

我常常认为,我是全国失眠冠军!失眠使我免疫力极差,引发了许许多多病痛;既然这样,我就得不忘买药啊?不顶用,但我幻想另一种药或许顶用,又买,如此循环,买药—-吃药—–买药,这就是我幻想生活几十年的主旋律!

 

吃药的生涯既久,心里也就开了一些窍,有了一些教益。

 

我首先致谢、感激、佩服那些为疗救老慢病而奋斗了将近一生的中医各个流派治疗大师和他的传人。生病总得用药,而药总得有人研制。全民健康是全面小康的一个不可或缺的条件,这些大师和传人不懈奋斗,为群众健康提供了药物支撑,为什么会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但我还看出了另外一些门道,本文就多谈谈我的一些领悟心得。

 

我很佩服他们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口才。

一种自谓清乾隆皇帝御赐“天宝”的高寒地区的蜜制药丸,第七代传人说起它的主要成分,标准的普通话加上语音的抑扬顿挫,听得人余音绕梁,三月不识肉味:诃子、毛诃子、余甘子,藏黄精、藏天冬、藏蒺藜。西藏棱子芹,喜马拉雅紫茉莉。

说起疗病范围,更是令人心驰神往:心脑血管病,糖尿病,风湿骨疼,中风偏瘫,消化系统,肝肾亏虚,咳喘肺病……

七大类80几种病,几乎囊括了所有慢性病。我看准了“失眠”“便秘”包在其内,就买了三个疗程。但是,就是没有一点儿作用,我曾经小心地减去半片西药,但当晚立即辗转反侧、浑身发疼。

我认为,此药可能能疗某些病,或某些老年人的病,可是,他以偏概全,将药的作用扩大到几乎一切老慢病,扩大到几乎一切老慢病患者,于是,满怀热望的我和与我一样的患者,白白地撂了许多钱。

当我昨夜没睡着,白天感到眼睛发涩时,无可奈何,我突然觉得那个第七代传人的说教,像音乐一样美妙悦耳,于是我就打开小收音机,收听他那动听的夸饰:诃子、毛诃子、余甘子,藏黄精、藏天冬、藏蒺藜,西藏棱子芹,喜马拉雅紫茉莉。独有的三果五根入药,把藏药的七味、八性充分利用,人体达到“隆”“赤巴”“培根”的三因平衡。每天只需一丸,收敛养血,大补元气,养心安神。你的健康是我们的责任和追求;你选择了“天宝”蜜丸,就是选择了健康和长寿!

“画饼充饥”“自欺欺人”、阿Q“精神胜利”,恰是我的写照。

我还佩服他们在电话上接待患者时,敏感的移花接木的能力。他的药是肠道上的药,你患冠心病,他很快地就会把你的病的治疗,纳入他的肠胃药的功效范围,说:健脾胃可以促消化,促消化可以补气血,气血新鲜充盈,就可以化解血栓,治了你的冠心病。

我还佩服小收音机慷慨大方的气度。有一家*氏三副药,能治愈一切老慢病。三副不是三副汤药,而是够吃一个月的片剂,每一瓶吃10天,三瓶30天。他的理论是:病由三浊引起,即浊气、浊水、浊物。例如,人一生气,肝脏里就有了浊气,通过血液循环,进入心脏,于是心脏就会不舒适,继而生病。他的第一副药就是排除浊气。据说曾经一人服药后,浊气(屁)排得人不敢靠近他的屋子。至于浊水、浊物则由大小便排出。这样的理论我还找不出什么破绽。

但他的药费很优惠,太诱人:凡是打小收音机的电话者,药费一副减免1980元。我想知到底需要患者再交多少钱呢?打了电话,他们先是言说“热线正忙,待会儿有人接洽。”片刻,有个姓丁的女性接了我的电话。我才知减免了费用后,一副仍需2000元,本来一副是3980元;但还优惠:买两副,赠第三副,一共4000元。丁问我的病,我大体说了病多、时久、人老,不易治疗,就想挂了电话,不料丁说三副药若治不好,他们免费提供药品直至痊愈。我婉言谢绝。她第二天,第三天又给我来电,说他们的*氏答应,三副药只收我2000元,下余2000元,等病痊愈,由我凭良心交还。我怕她再纠缠,赶紧关了手机,产生如下判断:打电话的人不会多,三副药2000元也有可观的利润,前言说电话忙是商家营销技巧、虚张声势,至于免费治疗至痊愈,那是谁也不可相信的蒙话。

网上买药就像“口袋里买猫”,对于猫,你未曾亲睹其面,只听人家说教;等打开包装,并不是那么一回事。就说一种叫做“参芪鹿茸口服液”吧,2500元三个周期(90天),乍听还不算贵。打开一看,那是按照一天服用一瓶计算的。而药盒上写着“每天3次,每次一瓶”—-日用药费顿时增加了3倍,日花药费涨到100元以上!慢性病需要长期服药,一次太阳的起落就要付出100元以上,贵也,不贵也?

你若要怪卖家把每天用量没说清,他是个能言利嘴之人:第一天3次共三瓶,第二天2次共二瓶,从第三天起,每天1次一瓶。这真叫人忍俊不禁:每瓶10毫升党参、黄芪、鹿茸(鹿茸大约是领衔的)口服液,如此短的间隔频繁降量,这药也不是观世音菩萨宝瓶子里的神水,淋几点就会普降甘霖,仅仅三天时间,用量上耍那个花样,有作用吗?有必要吗?

还有,小小收音机上有刮奖区。你一刮,果然中奖。但是你千万不要为“刮奖”刮出了“足力健鞋”就感到自己幸运,其实人人都刮出了奖;你也不要以为你刮出了价值1498元的富氢水杯而盘算你的药几乎等于没花几个钱就得到的;想一想,药厂卖药不为利润而是倒贴赔于患者吗?那杯子上刻的“零售价1498元”,可信吗?

有个更年期妇女,是个专业的性工作者,她推销一种补肾药。尽管“食色,人之本性”,可是,像她那样把“性”的重要性推到极致,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可是,她却屡屡说:“能听到我的讲座,你真是太幸运了!”

据她说,我们国家大约有两亿夫妇,性生活过得没滋没味,敷衍了事,草率收兵,“没硬度,没长度,没过程,没高潮”。

男人连给自己的妻子的公粮都缴不起,算什么男子汉?

男人雄风不再,妻子就要红杏出墙,给男人戴绿帽子;夫妻关系哪能和谐、家庭必然面临分裂!

听到这里,我就关了那个小玩意儿。

我们不否认“食色”;但是我们生在人世间,就是为了这样两件事吗?圆两梦不是人们的本能,但却是我国人民长远利益和根本利益所在,是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臻之境,这才是我们应该不遗余力、一辈子努力奋斗的伟业啊。

你为了推销你的肾药,能把问题说得那样绝对吗?

以后我不敢保证再不买网络上的药,但是我肯定是抱着钱袋子权当被小偷盗窃的心绪去买的,这样或许还有意外的一点儿惊喜;还有,相信小收音机的播音,干脆就取消”水中捞月”“镜中看花”的讽刺意义吧!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