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云丘山有感:只在此山中

山西人大多不爱招摇,不善做自我宣传和推介,以至许多外地人会轻易地忽略掉这个北方省份,仿佛不值得一去。等到有机会…

山西人大多不爱招摇,不善做自我宣传和推介,以至许多外地人会轻易地忽略掉这个北方省份,仿佛不值得一去。等到有机会到山西一看,啊呀,就是不住地惊叹惊艳,现出自己的粗浅粗蔽,好像发现了遗世独存的宝藏,惊呼要让世界再次发现山西、抱愧山西,等等,一通感慨。最近,刚到太原履职的某高校领导人便大声惊呼:谁都想不到太原的空气、太原的环境、太原的绿化、太原的人居,如此之好……其实,山西的好多着呢,用不着抱愧什么和允诺再次发现,用不着拿“五千年文明看山西”提醒谁,骨子里的轻贱肤浅是你自己的修行不够。山西就四平八稳端坐在那儿,左手一指太行山,右手一指是吕梁,赶紧来就是了。

也无怪他人,作为土生土长的山西人,我对山西的了解也仅限皮毛。东西南北,行走多年,算来慕名前往的去处,最少的还是自家门前的风景。当年的毕业谋生也类于逃离,眼睛向外,心想远方,应该打心眼里觉得它还不够好吧。以至于,三晋表里山河,能说上的仍然是耳熟能详的那些,许多地方至今尚未去过,许多景致竟然闻所未闻,许多秘境更是一片空白。这几年,有点检讨或者补偿似的开始回归小众,回归身边,开始把注意力有意识地从名山大川转回来,竟也不去做功课和攻略,往往误打误撞一头愣冲过去,倒常有无端惊喜在其间,许多不甚出名的去处时亦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探亲回乡,自北而南,从太行北端入晋,穿越山西全境直到晋西南,偶尔路过歇脚处的一处山水古迹也看得绕有兴致,原来身边的风景也不输于人的。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吾乡山西,群山奔腾之地,山自然是不缺的,只是想不到的山的好,和你能想得到的山的好,这儿都有。许是多年来的秘不示人,涵育了如此这般绝妙的所在,山西真有许多好去处的。至于,这个“多年来”到底有多长时间?恐怕是一个悠远而缥缈的数字。拿刚去过的山中反季冰洞群来说,足有三百万年之久;拿刚去的晋西南最高峰圜达昣,其代表的龙山文化遗存将近五千年之远;拿刚造访过的康家坪、塔尔坡等古村,还能寻觅到唐时城郭、明清村落,这个“多少年”有多长,自己算吧。要命的是,上述这几处刚去的地方竟然同为一处、共聚一山,名曰云丘山。云上之丘,喻意高拔,名字不错,地处吕梁山与汾渭地堑交汇处的山西临汾乡宁县境内,不可不去,值得一去。

北方之山,大多并不担心它的巍峨峻峭、奇峰怪石,而遗憾它们没有南方山色那般翠若眉黛,又缺少水的滋润。山体绿化和水的稀缺,永远是北地山峦一大憾事,尤其是吾乡之地,旱塬石山秃岭居多而山明水秀绿染层峦者少。然云丘,并非如此。它有山、有水、有文化、有历史、有传奇、有民俗、有奇观、有稀绝,你能想到的山中画卷,此山应有尽有。

山在云丘,仙风道骨,古韵风物,奇峦翠峰,得山水之宠爱久矣,孕育华夏文明亦久矣,开辟鸿蒙更是久远得仿若神话一般。此行,看来是来对了,故与先前游山的赶脚急行不同,此次云丘山行刻意放慢了些身心,并不着急时间,而是置于山中,与山同体,吐纳山间,共沐山光。这是近来少有的游山慢时光,先前即便五岳及诸佛教名山,也不过一天之内匆匆走过,一再忽略掉的山中静谧,此刻都记得补上。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驱车先在山间窑洞大院安顿下来,放下包袱行囊,以备轻装爬攀。此窑洞许多作家朋友也曾在此驻脚,依山而建,掘土探崖,碹拱山石,层叠错落于山崖之上如窑洞楼宇,安静清幽,视野颇佳,适合静心修养。再沿山路蜿蜒信马由疆转山,走到哪儿算哪儿,能爬多高是多高,竟也一路车行加缆车,走过前山后山,一步登顶最高处。海拔1629米,据说是晋西南的最高峰,当年羲和观天之处,极目远望晋南平原,家乡隐在远处,满目葱茏,一派苍茫。寻路而行,神泉峪的水喧哗得令人意外,溪泉流瀑,水声淙淙,哪怕刚从九寨黄龙那样以水见长的地方回来,也忍不住停了下来把一路相伴的水看了又看,拍了又拍。沿途往古村落的路上,柿子沟的丹柿,于枝头招手,分外亲切,让我这喜柿的人心满意足,一树的柿如一树的灯盏,一路的柿亦如一路的亲人陪同观赏。攀爬神龙岭的山行道,峰回路转,台阶陡峭,沿路风景秀美,让人疑心置身的是否北方之山。这北方的山,草木一多便秀佳天下,泉水即出便灵动四方。最奇异处,莫过云丘山的自然造化杰作:反季冰洞群。形成于新生代第四纪冰川期距今三百万年,洞口挂满冰凌如剑守护秘境,洞中冰柱冰挂冰锥如梦如幻,冰川造型各异,冰层终年不化,其间瀑幔钟笋,一应俱全,如晶莹剔透的喀斯特溶洞地貌,又如极地天然去雕饰的冰川世界,令人叹为观止,许多未解之谜至今仍然无解。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3张

作为道教神山,云丘供奉玄武大神,来头并不输于鄂地武当,有称“南有武当,北有云丘”。我不大喜欢这样的抬举,中国人往往惯以“南有某某,北有某某”,拉一个名气大的,抬名气小的。其实,无甚大用。云丘比武当,历史更长久些,资历更老大些,《山海经》中的“昆仑”、庄生《逍遥游》中“姑射”、《尚书·尧典》中观天朝山处,都是这山,现在名气不如后者,是运气不好。武当是朱棣一手包装上市的,有了皇帝打卡,立马封神尊宠,一切都好办了。云丘山不用攀比什么华山之险、峨眉之秀、黄山之奇,也不必在意张家界奇绝而无仙品,谬矣,许多小众之山与东西南北诸名山比试下来,仍然默默无闻,该是谁还是谁。云丘之名,于山已经很好了,好的绝无仅有,无上荣光。现在,云丘靠自己一样做得不错,道教文化、自然风光、古村民俗、地质奇观、生态康养,别的地方很难将如此诸般好处集于一山。五龙宫、八宝宫、一天门、二天门、三天门、祖师顶、玉皇顶,一路而来,仙风道骨、香火缭绕;神泉、神塔、挑花篮、翅果树、康家坪、塔尔坡,风物各异,如数家珍。

 

山中自然有依山附形的众多传说,我不太关心那些附会的东西,这不是山的长处,一座山的长处在于它的人脉及与人的心神契合。云丘山的好就在于它的世俗气象,那直白热辣的生殖崇拜,那古树民居的烟火气息,那三县(乡宁稷山新绛)交界的民心所向,皆是此山之灵气。其他的神佛仙道、圣母天官,随心则矣。信则信之,拜则拜之,大凡陡峭山脊之间,设置几重天门,几道庙宇道观,皆为俗世可预见的选项。那仙那神,那道那佛,此山到那山,皆有香火,照顾得来也显得忙碌。作家游记,若一味这一山那一山地依神仙指路般写去,岂不成了现代版的搜神记。而人,才是此山中之主,这一路游山得到的最多眷顾正是这山中人的诸般美意。原来,云丘山的古村落,是将数十个快要荒芜的村庄原址修复,综合开发而成。当地村民便就近转行做了市场推广、服务员、保洁员、保安,有的工作处还在他家原来旧宅改造后的景区服务网点,或是一处民俗展览室,或是一处茶歇饮水处,或是一处小吃土产售卖点,纯朴、厚道,贴心、暖心,他们原来的房子现在依然是云丘山的一部分,他们也是。夜晚,用餐完毕回归住处,村民保安硬要自告奋勇送我们回房间,他们说看到游客来,像是迎来走亲戚的亲人,对游客就像对亲人一样。哦,我想,这些善良的山民,他们依然是山的主人。这山,因了这人,渺渺茫茫,众妙之门,人间一切才都在了最佳处吧。

 

山中,一宿好眠,一觉醒来,天光未亮,得山居之便,大约五点左右便涉足山林。山中仍然漆黑一片,整个云丘山大约不会有一个如我这样早起来的游客,山林静寂,万壑哑默,又仿佛有一双双眼睛环伺。据说,过去的云丘山有虎有豹,现今有褐马鸡等野物,我还真担心黑暗中与它们出来偶遇。

清晨的空气,凛冽中有古旧的味道,像一夜间山和树的哈欠和梦呓,白天的黄栌堆红,槲木浴金,郁郁之气,融进云烟,我也仿佛融进山的缝隙,融进时光静美之中。想到晋地许多作家的云丘游记中,对此山竟然异口同声喟叹,“这样一个好去处,竟然长期不知其所在”,我实在算幸运,来得正好。

云丘自有它的春树葱茏、夏林苍翠、秋枫丹染、冬松傲霜,于我来说,现在山林秋染就是正好的时候,正好的时候,来到正好的山中,只在此山中便好。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