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柳河成了村民的公共浴池

夏夜,月上柳梢,流水淙淙,忙碌了一天的庄稼汉,开始到五柳河里洗澡了,河流自西向东,乳汁一样滋润着沿岸的村庄和百…

夏夜,月上柳梢,流水淙淙,忙碌了一天的庄稼汉,开始到五柳河里洗澡了,河流自西向东,乳汁一样滋润着沿岸的村庄和百姓,儿时河水从不断流,河流两岸绿树成荫,水中有螃蟹、小虾、各种各样的小鱼。那时候村里没通自来水,也没有太阳能热水器,这个季节,五柳河成了村民的公共浴池。

随便聊聊的图片

被太阳晒了一天,河水清冽而温暖,女人占据上游,男人守在下游,河水带着女人的香气流下来,刺激了男人的神经,给了男人无限的遐想。乡亲们边洗澡边拉家常,谈谈墒情和四里五村的花边新闻,彼此搓搓泥,好不惬意。夜晚是最好的帷帐,偷情的男女,会从大部队里溜出来,到南边的核桃林、打麦场、苹果园、水库边幽会,故乡的河流成就了一段段美好的姻缘。
几个光棍和青春期的小伙,常常会躲在一旁看女人,夏夜,皓月当空,白花花的脊背泛着诱人的光,女人们也不避讳,甚至还会用放荡的语言调戏,“别在树后躲着啊,下来,让你尝尝啥味。”见自己被发现了,光棍汉们落荒而逃,女人们发出得胜后的欢笑。
这天,王学忠喝了二两小酒,颤颤悠悠地来到河边,藏在齐腰的草丛后,憋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他忘记了蚊虫的叮咬,直愣愣地看着那片白花花的脊背从他面前消失了。现在,只剩下一个叫彩霞的女人,她是个苦命的寡妇,结婚第二年,男人在放炮时被落石打死,唯一的女儿三岁时夭折,村里人觉得她身上有晦气,不愿意和她一起洗澡,每天等别人洗完后,她才开始下河。夜静极了,这个颇有姿色的女人离自己不到十米,这是学忠一个人的饕餮盛宴,别人躲丧门星一样的躲着她,但是他稀罕这个漂亮的寡妇,但只是远远地看,不敢再越雷池一步。
快十点了,村庄安静了下来,一声女子的尖叫刺破夜空,传到了他的耳中!彩霞从石头上滑进潭水之中,他一个猛子跃入水中,把她拉起来,水并不深,只淹没到他的腰部,彩霞浑身赤条条地安放在他眼前,“啊”的一声,她赶紧把身体淹没到水中,只露出头,学忠突然不知所措。
“学忠哥,我以为是狼,怎么是你?”
“不,不是,你…你,怎么啦?”
“一只小螃蟹夹住我的脚趾头了!”
“那…那,彩霞妹子,我什么也没有看见,你别生气啊。”
他怯怯地站在水中,脸背对着彩霞。
“要生气早就生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草丛里?”
他被人揭穿,脸臊的起了火,一时无语。
“以后还敢来么?”
“妹子,我……再也不敢了。”
“不敢了?你胆子咋这么小,你不来,我一个人害怕咋办?让野狗叼走咋办?”
“我……妹子”他哽咽了,不知该说什么。
“你还像以前一样,在一边守着我,行么?”
“这咋不行。”学忠感觉自己的心都要从嘴里蹦出来了
五柳河成了他们的媒人,冬天下过第一场雪,学忠就和彩霞搭伙过日子了,结婚那天,彩霞说,别人糟践我,说我是丧门星,我偏不服气,咱们一定要把日子过好,让别人都看看。你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成天瞎晃荡,咱们不少鼻子不少眼的,只要肯遭罪,就能过上好日子。结婚后,学忠换了个人似的,安心劳动,农闲时节开始收兔毛,腰包越来越鼓,成了村里第一个骑上摩托车的人。彩霞给他生了一儿一女,分别取名大河、小螃蟹。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