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的相处之道就是互相尊重

富贵是个熊人,在我们老家乳山,“熊人”是形容一个人没本事,没脾气,逆来顺受。历朝历代,熊人这个字眼就代表着悲剧…

富贵是个熊人,在我们老家乳山,“熊人”是形容一个人没本事,没脾气,逆来顺受。历朝历代,熊人这个字眼就代表着悲剧和受欺负,“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在农村,要是男人是熊蛋,全家人都要矮半头。就说富贵吧,他的窝囊在宝马村是头一号。

随便聊聊的图片

村里分地,他手气好,抓了一亩二分泊地,他得意于自己的这份手气,可是不到半年,自己的好地被地邻在界石上动了手脚,生生地少了二分。富贵心里恨,但他不愿意去和别人争吵,他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老婆翠芝小时候得过天花,病后成了麻子。当初结婚那会儿,富贵心里还觉得自己亏得慌,但是这几年,不知不觉比麻子还矮半头。麻子一开始的顺从和好脾气,变成了现在的絮叨和埋怨。“看见你,心里就像塞了鸡毛”这样类似的话,麻子竟然也常常挂在嘴上,富贵里外受着夹板气,人也就越发木讷。他常常问自己,我不偷不抢,背后不说东道西,怎么就捞不着好。他心里恨那些欺负过自己的人,但更恨自己,他不爱多说一个字,用麻木、柔软和表面的顺从对抗着自己所受的气。

“儿啊,你说说你长得这么挺脱,又一身的力气,怎么就这么窝囊呢?你家里的在外面偷人呐。”有一天,富贵娘对他说。

几天后,富贵就在看管苹果园的小窝棚里抓了个现行,男人是村里一个瘸子,看见他也不紧张,从容地穿了衣服,离开的时候,还朝地上啐了一口。

“回家吧,你以后把毛病改了,日子还得好好过。”麻子听了富贵这句话,转过头去,泪水吧嗒吧嗒落在地上,她倒是希望自己男人能把自己按在地上,扇她,捶她,骂自己是破鞋,这样来得痛快一些。类似的事又发生了好几次,最后一次竟然是在自己家里,对方是个屠户,叫潘丰美,死了老婆好几年,一脸横肉,到处欺男霸女,村里无人敢惹。富贵捉奸时,他们的事刚进行了六七分,屠户下来后,一脸的不痛快,临走之前竟然丢下一句,“你老婆睡不成,改天睡你闺女。”这句话像一颗手榴弹在富贵心中炸开了。那天晚上,富贵通宵未眠,在羊圈里磨了一宿的尖刀。

第二天,富贵在潘屠户的肉摊上停住,潘屠户乜了他一眼,刚想说“让你闺女在家等我”,左耳朵就被富贵削掉了半截,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第二刀又朝他的脖子砍下来,幸亏躲得快,要不脑袋就被切了西瓜。潘屠户跑了,富贵把那半截耳朵放在肉案上,剁成碎渣,然后蹲在肉摊边上抽烟,直到太阳落山,潘屠户也没敢露头。剩下的半头猪,富贵分成小块,给看热闹的人分了,他平生第一次听见这么多人称呼他“富贵”,这么多人仰头看他。

“要是他回来,我就把他的猪头割下来。”富贵把话撂了出去,接下来的几天,麻子的心是提着的,生怕富贵真杀了人。一个星期过去了,潘丰美也没敢露头,半年过去了,潘屠户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半年后的一天,潘屠户的姘头小香兰来了,提着两瓶“车村烧”和半扇猪肉,见到富贵,赶紧往后退了几步,躲在麻子身后。“富贵大哥,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放了老潘吧,他也知错了。”听她这么一说,看见小香兰觳觫的像只受惊的羊,富贵心里痛快,也就不再计较。

这事过去之后,麻子就改了跑风的毛病,天天把富贵当爷一样伺候着。村里人说,现在的富贵不是以前的富贵;也有人说,现在的富贵才是真正的富贵。有人说以前的富贵好,也有人说现在的富贵好,我分析来分析去,也分析不出个子丑寅卯。爹说,不能欺负老实人,逼急了,病猫能变成吃人的老虎,人与人的相处之道就是互相尊重,和为贵。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