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扎匠的历程

纸扎匠,在农村是被人瞧不起的,是典型的下九流,历朝历代都拿不上台面。在故乡,谁家摊上白事,逢上逝者过七或者周年…

纸扎匠,在农村是被人瞧不起的,是典型的下九流,历朝历代都拿不上台面。在故乡,谁家摊上白事,逢上逝者过七或者周年,亲人都要给逝者烧纸牛纸马、钱箱、金银斗、金童玉女之类的扎纸。小时候,常和胡同里的孩子们去钱三爷家看扎纸。

随便聊聊的图片

他扎的纸牛栩栩如生,用胡秸扎起牛的大架,然后用彩纸糊起牛的躯壳,随之在牛的身体上贴上很细很密很均匀的纸条,当作牛毛;最后用鸡蛋壳作牛眼,用毛笔轻轻一点,整头牛便有了神气。他扎的金童玉女色彩鲜艳,活灵活现。娘不让我去钱三爷家,告诉我他家里阴森森的,别沾一身晦气。

钱三爷手艺好,扎得纸牛马要比别人扎得敦实,个头大,虽说费时费力,但是价格却很公道,不漫天要价。乡亲们有摊上白事的,都爱到他这儿订扎纸。这买卖,没有什么成本,只是赔上点功夫而已,无本万利。钱三爷的收入是长流水,四邻五村不断有人死去,他的钱包也越来越鼓。扎了几十年的纸活,攒下的钱,肯定不老少。
钱三爷平日里身体挺脱的很,腰杆笔直,耳不聋眼不花,八十二那年,突然得了急病,一眨眼的工夫就不行了。那天正赶上小年,天上飘着小清雪,太阳一天没露头,冷风直往骨头里钻。晚饭的时候,他吃了几块咸鱼,可能是齁着了,便没命的咳嗽,一口气没上来,便倒下了,脸成了酱紫色,翻了白眼。他儿子大强叫来了赤脚医生李瘸子,仔细把把脉,扒开眼皮一看,摇摇头:“瞳孔都散了,赶紧穿送老衣裳吧。”
给死人扎了半辈子纸,临了,却没有给自己预备好纸牛纸马。他三个儿子坐在炕沿上,呆呆地看着三爷,三个媳妇凑在八仙桌上缝寿衣,夜里十点的时候,三爷只剩下出的气了,对于儿子们的召唤已经没有任何反应。
众所周知,三爷是村里的土财主,到底给儿子们留下多少钱呢?过了八十岁,就算是喜丧。照理说,三爷无疾而终,一口气过去,也算是寿终正寝,他的儿子儿媳们心里并不十分难受。虽然脸上笼着一层薄薄的悲伤,心里其实都是十分平静的。三爷虽然有钱,但是平时从不接济孩子,是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他平时也不舍得吃,不舍得穿,唯一的爱好就是在春暖花开的时候和秋收过后,出去旅游,写生。他是个农民画家,每次外出的时候,都拿着纸和笔,走到哪,画到哪。有时候出去十天八日,有时候出去个月二十天。他每次回来,都会给胡同里的孩子带一些零嘴或者一些小玩意。他喜欢孩子,喜欢热闹,喜欢我们去他那里玩,我们玩的时候,他就那么微微笑着,不言不语。
“咱爹也不行了,爹留下多少钱,谁也没有数,我们一起找找看吧。”大强说。老二老三象得到圣旨,齐身站起来,跃跃欲试,三个女人也放下手中的活计,凑了过来,眼睛锃亮。老三媳妇说:“我们三家通面,这样最好,钱多钱少,我们三家平分就是了。”
照常理,这么多年,三爷即使不是百万富翁,几十万是能攒下的。他们把箱子、柜子、抽屉里的东西都倒出来,衣服,鞋子,字画,旧书散落了一地。但是,找遍了所有的东西,就连那几本旧书都一页一页地翻过,却一无所获。
“存单会不会在咱爹身上带着。”二强媳妇贵芝眼睛一亮,像发现新大陆一样。这句话像救命仙丹,三兄弟身上又注入了活力,鞋也没脱就上了炕。老大象抻面条一样把他抻起来,老二老三一上一下仔细摸索起来。此时,三爷突然睁开眼,眼球红滋滋地,像是要吃人。老大“啊”地一声跌到地上,三爷的身体“嘭”地一声摔在炕上,像蚯蚓一样在地上挣扎了几下,痛苦地呻吟了两声,咳出了一口紫色的血痰。

这一摔,救了三爷的命,三爷的气息慢慢地顺了。第二天天刚蒙蒙亮,街坊们都在胡同里杀鸡,准备过年。三爷也完全康复了,他起身喝了一杯蜂蜜水,泡了一碗钙奶饼干吃了,浑身有了力气。李瘸子吃完早饭又来了,拿听诊器听了听,有点不敢相信自己,“三爷,你这是到阎王殿里去喝了一顿大酒啊。”
吃完晌饭,三爷下炕了,他的儿子媳妇们都各自回家蒸馒头,扫灰,忙活自己的事情了。他突然想要给自己扎个大马,他熬了浆糊,挑了最好的胡秸,这个下午,他扎得很卖力气,到天黑的时候,终于扎出了一匹很威风的纸马。
过了新年,三爷背着画架又出去了,这一次他在外面只呆了七天。回来之后,他就躺在炕上,一病不起,刚过了二月二,就咽气了。三爷死了,这本不稀奇,生老病死的事,见多了,乡亲们都见怪不怪。可是要说,他死后没有给儿孙留下一分钱,这让谁都不相信。
他的儿子们草草地把他葬了,用了最便宜的骨灰盒,办了最简单的酒席。人们都在猜测,这么多年,他的钱哪去了?有人说他准是在外面找了小老婆,这些钱,都花在小妖精身上了;还有人说,他的钱肯定藏在家里的某个隐蔽的地方,他早已经把钱换成金条,埋了起来,不过这都只是推测而已。
第二年清明,三爷的坟前来了十几个大大小小的孩子,大的有二十几岁,小的只有八九岁,他们在坟前站成整齐的两排,有的孩子手中捧着花,有的孩子拿着一张奖状,最大的一个孩子拿着一张大学毕业证书。他们磕头的时候,眼里含着泪,嘴里喊着“爷爷”。乡亲们不明白,钱三爷哪里冒出这么多儿孙,钱三爷的钱又到底去了哪里?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