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的物理老师

读初三的时候,学校来了一个神仙般的老师,从小到大,不说整个学校,甚至整个镇上,都没有像她这么漂亮的女人。 &n…

读初三的时候,学校来了一个神仙般的老师,从小到大,不说整个学校,甚至整个镇上,都没有像她这么漂亮的女人。

随便聊聊的图片

 

白老师教我们班的物理,头一回上课,她用秀气的楷书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白洁”,全班同学都被惊到了。因为白老师的字好,我也找了一本庞中华字帖,天天苦练。她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物理教育专业,在我们乡村初中教学,也算是高射炮打蚊子了。第一次上课那天,她穿了白色的连衣裙,领口和后背都有半个篮球大小的弧,显得更加妩媚,轻轻一笑,露出的几颗白亮而整齐的牙,让我们感受到了春天桃花林弥漫的温暖气息。她待人和气,脸上总是挂着温暖的笑,嘴角有两个若隐若现的小酒窝。本来去老师办公室是一件恐怖的事情,可是白老师让我们去,我们都喜不自胜。她不仅从不打骂我们,有时还会给学生一点炒花生、大枣、大白兔奶糖这类零食吃,有一次我得了一百分,她赏给我一块巧克力,天呐,这是第一次吃这稀罕东西,巧克力含在嘴里,甜得我几乎晕过去,期盼这东西能在我的嘴里多呆一会。

老师身上总散发着淡淡清香,每当她走到我身边,这沁人心脾的气息就会穿进鼻孔,我感觉整个身体都飘起来。初中那会,我学习拔尖,学物理如履平地,几乎没有什么问题可问,但是隔三差五,我会煞有介事地问几个已经明白的问题,老师对我很好,每次都耐心讲解,常在班上夸我虚心好学,可是她哪知道我内心的小秘密呢。男生常在背后偷偷议论,像白老师这么干净漂亮的人,一定连屁都没有,我们都是这么认为。受她的影响,班里的学生都开始刷牙,早晚两次,我妈极其看不惯,说一个农村孩子,天天穷讲究。我们上课不再打赤脚,中午吃饭不再吃大葱大蒜。

可是我不明白,白老师这么好的人,有的人并不说她好,我去办公室送作业,听过几个老师在背后这样讥讽她:“穿那么短的裙子,大半个白腿露在外面,学生还有法子上课么?”“穿那么低的衣服,胸都要露出来,这不是要招男人么。”我恨这些嚼舌头的人,因为我知道她是个单纯而美丽的老师,她从不呵斥我们,即使生气了,也只是撅噘嘴,用沉默来表示一下不满,而且她生气从来不过夜。

她对班里最差的学生也是那么和气,像姐姐,也像朋友。自从白老师来了,晚上睡觉之前我总会想她,想她那两颗星星般的眼睛,耳边总是响起她风铃般清脆甜美的声音。我只见过白老师红过一次脸,有次英语老师在办公室揍学生,那个时代揍学生是司空见惯的事,可是也揍得太狠了,学生的嘴角都出血了还在打。这位老师有个外号叫“周扒皮”,经常往死里揍学生,每天都要用断好几根教鞭。当他再一次举起教鞭,白老师挡了过去,脖子上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打出了一条红印。“孙老师,你这样打人是不对的。”她这次是真生气了,因为这件事,她又被扣上一个“爱管闲事”“假仁义”的罪名,我想,之所以别的老师都这么说,就是因为嫉妒。渐渐地,白老师嘴角上那抹笑容消失了,校园里甚至有了白老师不检点的谣言,多么恶毒的谣言,男主角竟然是学校一个快五十岁的秃顶男人。有一天,这个男人的老婆来了,在校园里大闹一场,白老师被这个恶毒的女人抽了耳光。第二天,班主任说白老师请了假,从此之后,她再也没有出现。

每次到办公室,看到白洁老师曾经坐过的那张桌子,心里就感到难受,我把我的难受和想念说给郭常华听。他说自己也一样,想老师,也难受。或许班里所有的学生都在想她,都在难受。因为白老师的离开,教室和校园仿佛缺少了点什么似的。

接下来的半年里,我常在校园里寻找希望,希望她能够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可明知是无望却总禁不住幻想,直到现在,我再也没有看见可爱的白老师,甚至没有她的一丁点消息。白老师,你到底去了哪里?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是你的形象已经扎根在我们这批学生心里。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