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好老师是学生的福

记得那一年是2007年,我到市里批中考题,批完卷之后,步行去老车站坐车。走到乳山宾馆附近,一辆黑色奔驰轿车在我…

记得那一年是2007年,我到市里批中考题,批完卷之后,步行去老车站坐车。走到乳山宾馆附近,一辆黑色奔驰轿车在我身边缓缓停下,车里下来一位衣着光鲜的年轻人,咧嘴笑着,径直朝我走来,远远地伸出手,“高老师,您好。”

随便聊聊的图片

“噢……你——你好。”我能猜出这是我的学生,但具体是哪一级,叫什么,我实在是忘了。经不起他软磨硬泡,终于上了他的车,到了国际大酒店,这是我第一次到这么好的宾馆,浑身觉得别扭,但也有些新奇。

学生点了一大桌子菜,让我坐了首席,并且招呼了几位朋友来陪我。从他们的谈话中,我得知,他已经是威海市一家比较大的律师事务所——南斗律师事务所的主任了,他是全省知名的律师,在界内是响当当的人物。

我的学生很兴奋,他的兴奋也感染了我,酒喝得都很利落,几杯酒下肚后,刚开始的那种拘束感消失了。我搜肠刮肚地从脑海中寻找他的名字,以及与他有关的一些细节,但均以失败告终,他一口一个高老师,不断地给我夹菜,劝我别醉了。

“我那时最喜欢您的课,您的普通话标准,读起文章来充满感情,象中央台的赵忠祥,那时,咱班的学生可崇拜您了。”他有些醉了,脸颊泛了红,他的话把我带到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时光无情,一转眼,毕业都小十年了。

气氛很好,全桌的人喝得都有点高,他凑到我的身边,搂着我的肩膀,“老师,没有你,就没有我的今天。”他的眼圈红了,眼眶里含满了泪,声音也有些哽咽,我想,他大概是喝高了。“酒喝多了伤身还误事,你还是别喝了。”我劝我的学生,但他显然仍在兴头上。

他又给我倒了一点白酒,给自己的杯子倒了大半杯,说实话,我真的有点担心他,刚想劝他别喝。不料,他双手端起杯子,碰了碰我杯沿靠下的地方,仰脖喝净,随之,我也喝了杯中的酒。

“老师,你的学生不会给你丢人,我混不好就对不起你,这些年来,我一直都记得你对我说的那些话,老师你还记得吗?”

我有些尴尬,连名字都想不起来了,哪里还记得曾经对他说过的话呢。“老了,脑子都长锈了。”

他拿出钱夹,在最里面的夹层里拿出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纸,郑重地递给我,这是一张泛了黄的纸,有些年头了,上面写了一篇作文,结尾有红笔做的批注,那字显然是我写的。

“在我心中你是一名有潜力,有威信的好学生,学会吃点苦,你的明天就会多一分希望。”

对于一名教师而言,这是一则再也普通不过的评语了,无非是为了激励学生,给学生树信心。这种评语几乎在每次批改中都会出现,可没想到这样一则评语,竟被他保存了这么多年。

他抹抹眼泪,朝窗外的某个地方看去,若有所思的样子。

“那年,我高考落榜了,家里又困难,我就一边打工一边复习功课,我在水泥厂扛大包,晚上就在四壁透风的仓库里点着蜡烛学习,困了累了,就看看您的评语,咬着牙接着学,第二年,我超出本科线六十多分,被西北政法大学录取,没有您这句话,我现在可能还是扛大包的。”

他流了一脸的泪,全桌人的眼圈都红了,我的心仿佛被电击中一般,好久都没有反应过来,没想到,当年无意间写下的一则评语,却给一个处在困境中的孩子这么大的动力。

我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重新给自己定位,教师的职业并不低微,三尺讲台也可以干出惊天动地的大事。我很欣慰,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感弥漫在心间。我为自己骄傲,看来,一位老师对学生的信任和鼓励对于他们的成长是多么重要。

道别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他的名字或许叫“崔星辉”,我兴奋得差点叫出来。

“你叫崔星辉是吧,好象是四十七级的吧。”

“老师,你喝多了,我们班没这个人,我是林勇辉,四十五级的。也难怪,这么多年了,你教了那么多的学生。”

我的脸有些发烧,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走出宾馆的时候,我看见他把那张发了黄的纸小心地折好,放到了钱包的夹层里。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