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之交最好不要提钱

君子之交淡若水,老古话说的理大部分人都懂,可是真遇到亲朋好友和自己借钱,想拒绝也实在是难为情,我本人属于死要面…

君子之交淡若水,老古话说的理大部分人都懂,可是真遇到亲朋好友和自己借钱,想拒绝也实在是难为情,我本人属于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别人一张嘴,便不忍心拒绝,慷慨了一时,却纠结了好多年。

经过了这些事,说后悔,是有一点,但也得慢慢看开,钱是身外之物,老是纠结着,招一身病更不值当。

随便聊聊的图片

宋来劲是我高中同学,读书那会,冬天的宿舍就是个冰窖,我俩在一个被窝取暖,一个饭盒吃饭,毕业后渐渐失去联系。烟师毕业第二年,我在徐家初中当老师,那天外面下着小雨,我正在教室里给学生范读曹操的《观沧海》,正读到“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一句,学生告诉我门口站着个人,放下教材,出门一看,老大一会儿没认出他,宋来劲已经瘦得脱了形,被雨淋湿的长头发掩住了整个额头,他脸色乌黑,眼睛里的水锈很厚,他的形象让我突然想到了鲁迅笔下的闰土。“认不出我了?”他的声音是真真切切的,和从前无异,我握住他的手,眼窝一热。原想说,“你咋瘦成这样”,话到嘴边,变成了“一眨眼这么多年了”。不用说,他的境况很不好,毕业后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母亲患了尿毒症需要用钱,他提出借钱的要求之后,我没有含糊,毕业一年多攒的五千块钱,全部打到了他的账号。

又过了五年,我马上要结婚了,他再也没有联系我,结婚正是用钱的时候,我也捉襟见肘,被钱难为得要命,犹豫再三,拨了他留下的号码,想不到已成了空号。那份同学情谊,就像一滴眼泪掉在石头上,摔得稀碎,我发了毒咒,再也不随便往外借钱了,毕竟自己一个工薪层,也没有多余的钱往外借。

后来,当表姐找我借钱时,我想好了一大推托辞,但她真到了跟前,我就想起小时候她对我的各种好。我是独生子,表姐从小没了娘,常在我家住,我俩就像亲姐弟一般,小时候我有次被白带(一种毒蛇)咬了腿,她就趴我腿上吸毒液,然后跪在路边拦下拖拉机把我送到了八里甸,这才化险为夷。姐夫去新加坡打工,需要两万块钱,钱我倒是有,但也是这么多年从那点工资里省下的,媳妇不同意,可我没有拒绝表姐。钱借出去了,媳妇回了娘家,半个月没搭理我。

原来说好的一年,变成了两年,到了第三年,钱依然没有还过来,表姐两口子这样做,确实有些不够意思,电话打过多次,后来老婆逼我上门去讨要,表姐一个劲表示歉意,但是表姐夫就有点越来越过分:“亲戚里道的你天天跟催命似的,我受了黑中介的骗,我有办法么?还能瞎了你的账么?”让姐夫这么一说,倒显得我理亏了,我真真切切感受到了“讨债”这个“讨”字的深意,就这样亲戚变成了冤家,和媳妇拌嘴,这件事就成了我的短,伤疤被一次次揭开,我也真是无言以对啊。

杏子打来电话借钱,我是万万没想到,她是我的初恋,初恋是青春的第一朵花,无法轻易抛弃,虽然成不了夫妻,但心中还是念着一份“故人情”。她的丈夫犯故意伤害罪,为了减小刑责,需要十万左右的赔偿金,目前还差三万。站在我跟前时,我心想,这还是我当初喜欢的那个人么?她明显老了许多,眼中的鹅蛋白变成了暗黄色,她哭得梨花带雨,此情此景,我又动了恻隐之心。结婚后,自己的稿费和加班费积少成多,偷偷攒着,也便于自己喝点小酒,打个小牌,孝敬一下老人。我把这两万块钱,全给了她,她丈夫最后被判了四年。这之后,偶尔会打个电话,她也主动提过还钱的事,我说不急,她说自己会想办法赶紧还回来。大概过了一年多吧,我急着出一本书,需要用钱,犹豫再三给她发了信息,她回过电话,让我去她家里取,敲开他的门,我就有些拘谨,卸了妆的她已经显出老态,我在沙发上局促地坐着,头上出了汗。“这几年我一个人拉扯孩子,过得很难,钱我是真的没有,……”我逃也似地跑出了那栋楼,初恋的花彻底枯萎了,粉碎了。

前些日子,我看中了一个房子,首付还差一点,老婆让倒借一下,我心中十分打怵,硬着头皮打了几个电话,都被或硬或软地顶了回来,眼看这套性价比很高的房子就要黄了,没想到来了一个陌生电话,绕来绕去好久,我才听出是宋来劲,我劈头盖脸地骂了他一通。他说我骂得对,前几年为了躲债,他去了深山养猪,规模越来越大,现在有了偿还能力,他听说我买楼,把欠我的钱还了,又另外借给我十万块,我一个劲说不要,他说:都是一个被窝睡过的,啥时候有啥时候还,你不记我的仇,就阿弥陀佛了。

第二年,我的房子装修完毕,来劲参加温锅宴,我把钱还给了他,他说:“你这人就是太讲究,急啥,当年在我最难的时候,多亏你帮了我。”那天我们喝了好多车村烧,醉得都找不到北了,我和他说,这辈子我最打怵的事有两件,一个借钱,一个讨债。还是那句老话,君子之交,最好别扯上钱。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