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好汉

只听到“轰”的一声,车身往前一陷,眼前就黑了,等缓过神来,赶紧把她们娘俩弄下车,惊出了一身冷汗,真是好悬啊。 …

只听到“轰”的一声,车身往前一陷,眼前就黑了,等缓过神来,赶紧把她们娘俩弄下车,惊出了一身冷汗,真是好悬啊。

借着手机的光亮一看,原来是一座石桥的石条断了一根,左前车轱辘陷进去了,车身歪着,差点掉河沟里。闺女吓得哇哇哭,寒风中,媳妇也吓得直筛糠。

随便聊聊的图片

也该着倒霉,那天是周末,妻子孩子吵着闹着要去滴水湾泡温泉,我犟不过他们,只好带他们去。路程倒是不远,但是我这刚拿到驾驶证,开起车来心里打怵,况且去银滩的路也不是十分熟悉,但是好歹是顺利抵达了。

洗完温泉,在海边一个烧烤店吃了烧烤,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天已经黑透了,开车往回走的时候,一个丁字路口处,迷了方向,该着向左拐,我却向前开,路越走越窄,七拐八拐,到了这乡村土路,差点翻了车。我心里自责,真是不该出来瞎嘚瑟,一个新手,逞什么能,出来玩也不要紧,天黑前回去多好,也不至于迷路。

事到如今,赶紧打电话找人吧。那天也真是冷,小北风虽然不大,但是却像小刀子一样。我把羽绒服脱下来,包在孩子身上,翻开电话簿,这样的冷天,找谁也不好意思啊。

这时候,突然从旁边的草堆里钻出个人来,手里提溜瓶白酒,一身的酒气,我的心一紧,汗毛都竖起来了。

越是害怕,他越是往上凑,老婆拉着闺女躲在我身后。

“你是谁?要干什么?”我的吼声里带着颤音,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夜里出来个醉鬼,凶多吉少了。我摸摸兜里,还有几百块钱,如果他求财,我就把这钱给他。

借着车灯的余光,我打量眼前这人,五十多岁,极瘦,戴个破线帽,有几处都秃噜线了,看面相,倒不像个恶人。但不是坏人,谁会大半夜在这猫着,恐怖片里的杀人魔王哪个还写在脸上?

“你等会儿,我家去取东西。”话没说完,就一路小跑离开了,妻子说,“这石条准是他弄断的,然后混充好人,宰我们的钱。”原来我还没有想到这一层,经妻子这么一分析,还真是八九不离十,不过也只能认栽了,这么冷的天把孩子冻坏就麻烦了,他要多少钱,给他就是了。

不到五分钟,这醉汉回来了,扛了一块二十多公分宽的厚木板。“你赶紧上车,咱们把车弄出来,这几天这里老误车。”

这是一座小桥,离地面很近,醉汉把木板从缺口伸进去,触到地面,说:“你慢点加油。”我小心翼翼地加油,车轮顺着木板,竟然顺利回到了桥面,这醉汉虽然一副庄稼汉模样,但也算个力学高手。

把车开到路边,和老婆在车上商量了一番,老婆说,要是他要个一百二百的,就给他,要是敢狮子大开口,咱们回到县城就报警,朗朗乾坤,不信还反了他了。我点头称是。

可是下了车,却找不到这醉汉的影,旁边的玉米秸堆也找了好几趟,空空如也。我回到车上,告诉老婆,老婆愣在那里,一言不发,我心里也是五味杂陈。“你说说咱俩,真是把人想歪了。”

我上了车,调转车头就往前撵了过去,可是无边的黑暗里,不见一个人影。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