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我的小菜园,怀念那些在菜园旁读书的时光

结婚的第二年,女儿刚刚出生,学校分给我们一套房子,独门独户,还有个精致的小院。院子的一侧打了水泥,还有一侧留给…

结婚的第二年,女儿刚刚出生,学校分给我们一套房子,独门独户,还有个精致的小院。院子的一侧打了水泥,还有一侧留给我们当菜园。我满心欢喜,于是到集市上买了锹和头。每天放学后,都要在院子里忙活一阵。经过一个多星期,菜园里的土让我翻了一遍,我仔细地拣出里面的石块瓦砾,然后向邻居勇大姨要了点鸡粪掺到了土里,这下妥了,万事俱备,只差播种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对于种什么的问题,我和妻子产生了分歧,妻子是实用主义者,主张整个菜园都种上能吃的菜,我则有自己的想法,实用固然重要,但是精神的愉悦也必不可少,陶渊明爱菊,郑板桥爱竹,我则想在菜园里种几棵月季,妻子埋怨我说:“在菜园里种下月季,不得跟蔬菜争肥呀。”我一寻思也是这么个理,索性就听她的了。

赶上“五一”假期,是种菜的好时节,我和老婆经过商议,决定大干一场,我买来了芸豆种,决定先种下一垄芸豆。以前曾看见父亲种过芸豆,于是凭着记忆,先把垄打起来,想着容易,做起来难,费了半上午的时间才打好了一个歪歪斜斜的垄,然后打眼,浇水,播种,码窝,总算干完了。

接下来的几天,就像期待婴儿降生一样,期待着种子发芽,在第四天早晨,终于看到地垄上有几个地方被撑开了一条裂缝,我兴奋至极。第五天的中午,所有的种子都发了芽,嫩嫩的两片叶,还不是绿色,带有一点紫红色,弱不禁风的样子。

趁着中午的时间,我及时给他们浇点水。没想到,几天的功夫,芸豆已经长高了许多,嫩嫩的蔓藤末端,像是蜗牛的触角,向空中探伸着。我买来了细竹竿,搭起架子,芸豆苗的触角就转着弯盘到了竹竿上。此时我突然感觉到,这普通的芸豆苗就跟长了眼睛一样,灵气的很,我忍不住想用手去抚摸一下,爱怜之意油然而生。

一个多月后,我发现枝条的末端有的挂着含苞欲放的花骨朵,有的开着小花,白里透着点蓝,像小小的蝴蝶停落在枝头;有的花儿将蔫未枯,花心处已长出了嫩嫩的豆角。只有几天的功夫,豆角长大了,长的有半尺多。摘下一把,做手擀面的汤卤是极其鲜美的,再加上是自己种的菜,吃起来就格外有几分滋味。

我们尝到了种菜的甜头,紧接着就种上了茄子和西红柿。

紧挨着芸豆的一畦是茄子,茄子长得相对低矮,也不需要支架,只是种的时候,补了好几回苗,苗活了之后,它生长的速度非常快。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长得老高,硕大的叶子翠绿欲滴。茄子的产量很高,我们根本吃不完,于是送给办公室里的老师,大家都夸我的茄子好,淡淡的青色,泛着点儿绿,水光溜华的。

西红柿有点娇气,爱招虫子,结出的西红柿,虫子吃了一大半,妻子让我打药,我不同意,打上药,虽说消灭了虫子,但是自己吃到的果实也被污染了。闲来无事,我就捉虫子,从来没有用过农药。

后来我又栽上了韭菜和葱,在靠院墙的地方种下了丝瓜,它们都长得特别好,我的小院一下子绿油油的,充满了生机。闲暇的时候,我拿本书,守着我的小菜园,泡上一壶茶,优哉游哉,好不惬意。
如今来到了县城,已经很难见到泥土了,到处都是钢筋混凝土,到处都是机器的轰鸣,下班到家,陪伴自己的,只有无聊的电视剧和单调的网络。于是,我便愈发怀念我的小菜园,愈发怀念那些在菜园旁读书的时光。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