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砸车

“喂,114吗?移车!” “拐口桥梁建筑工地正门口。白色比亚迪,蓝牌,车牌是****” “什么?车主不接电话?…

随便聊聊的图片

“喂,114吗?移车!”

“拐口桥梁建筑工地正门口。白色比亚迪,蓝牌,车牌是****”

“什么?车主不接电话?!”

徐刚一连打了三个移车电话,话务员变了,答复没有变———车主不接电话。

“我操,真他妈的活见鬼,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把车停在这里,真是急死人了,我——操!我——操!”徐刚故意把“操”字喊得响亮一些,再配合上那极不文明的肢体语言,活脱脱一个耍流氓的小丑。

昨晚,徐刚在项目部开会时,把胸脯拍得“嘭嘭”直响,承诺今天上午一定完成最后一个承台的浇筑任务,为了证实自己的管理现场的能力,同时也是为了这个节点上的、他个人名下的那四千元的奖金。

现在,工人陆续上班来了,拉商品混凝土的罐装车已经从几公里外的搅拌站开出来了,这进入工地的唯一通道却被这辆车堵上了,不但影响到了工地的正常施工,还将造成门前这条大道早高峰拥堵,交警过来问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徐刚恨不得把终生所学到的骂人的脏话都一股脑儿地都骂出来,可这会儿急火攻心,只能从简,反复的吼着他那句习惯用语:“我——操!我——操……”

操谁呢?工人们象看猴戏一样忍俊不禁,他的话象一块块又臭又顽的石头在胡乱的敲打着空气。人们也懒得去研究他那没有宾语的句子,因为他现在操谁都没用——车主不接电话。

“我砸他妈那个巴子!”徐刚转身从保安室里抓了一把大铁锤出来,高高的举起。

“这好像是项目经理的车吧。”人群中有人懒洋洋的说道。

徐刚立刻像一只焉了的茄子,手中的铁锤轻轻地落在脚边。他原本大字不识几个,就因为他是项目经理的编外小舅子,才被安排在工地上指挥现场施工的,他在别人面前总是颐使气指、专横跋扈,但在项目经理面前,他岂敢造次?至于项目经理开什么车,他还真的没在意。

“项目部财大气粗,经理虽是出了名的抠门鬼,但他自己会坐这样的车?不是大奔也该是宝马,真是笑话!”人群里有人辩驳着。

徐刚觉得这话有些道理,于是暗暗地攥紧了锤把子。

“刚才我看见俩人从这里走过去,进了对面的小面馆,说不定这是他们的车呢。”有个工人说道。

“摆他妈的什么谱,吃碗面条还要乱停车,”徐刚一边愤愤地说,一边操起了铁锤。

“说不定是老刘的车。”又有人说。

老刘是工地上的质量监理,平时总是出其不意的在工地上溜达,故意找点岔子,拿点儿好处,项目经理都拿他没辙,据说,他家里装修豪华、生活极度奢靡,但现在处在这反腐倡廉的风口浪尖上,低调一点还是必须的,说这比亚迪是他开的,也极有可能。

徐刚缓缓的放下铁锤,抬起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只顾“嘘、嘘”的喘着粗气。

“说不定是眼镜的车。”人群里有人说。“我刚才看见眼镜带了几个兄弟,往项目部那边去了。”又有个工人说道。

提起眼镜,工地上几乎没有不认识他的,他是钢筋工班的班长,几次带头闹事,前几天还放出话来,要是项目部再不发工资,他们就要堵大门。

“这还了得!”徐刚一听“眼镜”二字,怒火“噌”的就冒了出来。“不就是俩工钱么?有什么了不起,不给又能咋的,老实告诉你们,本项目部省里都有人,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啦,敢开着车来闹事儿,项目部有的是钱,像这种车,砸他个十辆八辆的,能算个屁!”

徐刚越说越气,甩开膀子,抡起大锤砸向车窗。

“狗娃子,干啥呢!”说时迟,那时快,正当铁锤接近车窗时,人群里走出一个留着八字胡、挺着将军肚的老头子,对着徐刚大吼一声。

“爹?”徐刚扭头一看,忙放下手中的铁锤,远远的招呼道:“您来也不打个招呼。”

“我今天有空,临时决定过来看看你,想给你一个惊喜。”老头子笑呵呵的说道。

“可是这车……”徐刚一脸懵逼的问。

“这是我借隔壁老王的车,咋的啦,不欢迎,还想砸车?”

“我、我、”徐刚干咳了两声,硬生生的把那个“操”字咽了回去。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