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就是一首血腥苦难的诗。

把爸推到凉亭底下,我刚坐下来,就被突如其来的怪叫吓坏了。 那声音粗暴,诡异,瘆人,直直的来,穿破鼓膜,向全身辐…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把爸推到凉亭底下,我刚坐下来,就被突如其来的怪叫吓坏了。
那声音粗暴,诡异,瘆人,直直的来,穿破鼓膜,向全身辐射。一个激灵,抬头,我看见一个傻子!
他直直地走过来,一下子坐在我边上,整张脸几乎贴过来,冲我笑,对着我喊!
那是一张胡子拉碴的脸,咧开的嘴发出的响声,就像生手学车,用力,僵硬,死板,失控。
我觉得自己一定是被囫囵儿卷进了那恐怖的声音里。
就连笑,都让人浑身冒冷汗!
傻呆了一会,反应过来,我暗叫一声,跳过长廊,离傻子远了些。
见我离开,那憨似乎并没有再靠近的意思。凉亭下人不少,稍微有了些安全感。
绝对不敢再扭头,不回应,不招惹,我生生地把傻子逼出了自己那片小天地。
傻子像演员,极卖力的表演,没了观众,便也了然无趣,安静下来。
我和这傻子,打过一次“交道”。
N年前,我骑着电动,路遇一群羊,羊群靠左,上行,我靠右,下行。本没有什么交锋,生命里有太多的擦肩而过。然而,我却被一声持久的石破天惊的怪叫惊了一下,回头,看见傻子,他就是那赶羊的,见我有了反应,嘿嘿笑着,一个鞭子甩了过来。
鞭子打在电动车的后座上,我吓得仓皇而逃。
我回应那一声怪叫的,是一个回头,傻子回应我的,是一鞭子脆响。
笑容是美好的,如果比喻,我觉得它像花朵绽放,让世界美好。然而傻子的笑和他的叫声夹杂在一起,足以抵过十级恐怖片,还是现场直播。
过后惧怕上了那傻子,偶尔在街上见他,都躲得远远的。
此生最怕一种人,就是傻子。
小时候,在舅家,和一群小伙伴村里玩耍,经常会看见一个傻子,不着寸缕,像烈马一样狂奔而来。大家都惊叫着一窝蜂散。
傻子披头散发,跑起来如狂风而过,气势力度都自带邪气。
我想,谁如果撞在傻子手上,一定会被他像撕碎纸片一样撕个粉碎,再像烂泥一样摔个稀巴烂。嗯,他有这样的决心和斗志,你有没有这个胆?
舅舅的村子,因这个傻子充满了戾气,我的胆量是一块布,被戳了一个大大的窟窿。
从此惧怕起了傻子。
当然,此傻子非彼傻子,但终归都是傻子。傻子做事不犯法,法律保护他们。
我片刻的胡思乱想被傻子拉回当下,他又怪叫起来,声音还是那么瘆人!我抬头,看见傻子,他竟然圈着父亲的老友史叔的胳膊,把他连拖带拽地弄到父亲身边!
他知道他们是好友!让史叔陪腿脚不利索的父亲说说话!
那一刻,我的震惊不亚于平地一声雷!
自从生病后,父亲有些孤言少语,他的世界写满了孤寂。但是看到史叔,父亲又恢复了他的健谈。两个老哥常是你一排子,他一排子,说得热火朝天。父亲和史叔,初中同班,师范同校,毕业搭档,多年的老伙计。念书那会,贫穷是时代的烙印,两个人为节省一毛钱,睡过喂马的石槽,喝过冷水,啃过干窝窝。穷苦的生活让战斗情谊铁上加钢,硬的很。
嘿嘿!此刻,傻子仿佛做了一件相当伟大的事,开心地咧嘴笑,冲我喊。
见母亲来,他也喊。他用生硬的叫声把我和爸妈连在一起,用快乐的眼神告诉我们,两位老人是我的爸妈,我是他们的女儿,我们是一家人。
妈从兜里掏出几颗糖,给傻子,他摆摆手,指指父亲,要妈给父亲吃。他一边指手画脚,一边同一个音符一个调的叫。
父亲和史叔说着话,也和傻子说。傻子就贴着史叔坐,乐呵呵地听他们说话,一会用手拍下史叔,一会拍下父亲。他们都不怕他,他也不怕他们。
这个画面很美好。
我推着爸回家,叔对傻子说,招护一下。傻子急忙起身,准备推车。我赶紧摆手说不用,傻子明白我的意思,没有再坚持。
夕阳西下,我们走远了,傻子的叫声在身后响起,声音短了些,也柔和了许多……
 后记:傻子的命太苦,他们从出生开始,就注定了一生的艰辛:带着厄运降临,陪着苦难行走,携着孤寂离开。一生不被理解,与这个世界难以融合。
傻子就是一首血腥苦难的诗。
一个网友说得好:一个地方对待傻子的态度,恰恰说明了这个地方的良心,若是连傻子都包容不了,那这个地方也就失去了善良失去了根。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