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爱你

////////// 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一首歌的名字。 第一次见到是在哥哥的空间里。那时,他在武汉上学。 带着好…

//////////

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一首歌的名字。

第一次见到是在哥哥的空间里。那时,他在武汉上学。

带着好奇心点进去看了,写的是母爱。当时把我感动坏了,文笔那叫一个温柔细腻,下面的评论也大都是赞美之情。

直到现在,我都觉得他应该是一个操翰成章的作家或是醉酒当歌的诗人。

//////////

女人的生理结构,决定经历了怀孕分娩的过程,就会自然而然产生母爱。而这种爱,在我们大脑里还没有“爱”这种意识的时候,园丁们便开始向我们“灌输”这种认识,用一些高大空泛的一些词汇来歌颂。而正是由于园丁们这种教条式的灌输,让我在往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对这种爱产生了一丝怀疑。(小学中学期间,因为“中心思想”的缘故,让我在对鲁迅无感的情况下产生了一丝厌恶,如果鲁迅健在,教材里整理出的中心思想会不会让他汗颜)

其实像母爱这种话题,不管是在生活中还是其他地方,我是很不喜欢的,也很不情愿去关注;一是自己羞于表达,印象中,几乎没有当面表达对母亲的爱。再一个是觉得这个话题过于沉重,不是一些话语就可以表述的。

一切高贵的感情都羞于表白,一切深刻的体验都拙于言辞。我只好把这句话拿出来,让自己的观点看起来有一定的合理性。

//////////

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有几件与母亲相关的刻骨铭心的事情,于是从小学开始,不管是园丁们的引导也好,还是作文题材要求也好,似乎那些事情就是为了彰显母爱的伟大和无私而发生,难道没有机缘巧合和意外吗?当时我对这种“皇恩浩荡”式的作文充满鄙视,对那些老师的“教诲”不屑一顾。直到现在我都认为那些老师不是一名合格的教师,而是一个优秀的宣传部的干事。

虽然母爱被那些狗血的故事绑架着,但这并不代表我不爱我妈、感受不到母爱。

事情当然有,但我并不想说那些俗气老套的故事。那些空泛高尚的词汇把母亲、母爱歌颂了一遍又一遍,但与母亲的教诲和唠叨相比,那些词显得格外苍白虚幻,像某些演讲一样华而不实。

对!不实在!

每位母亲都有自己的语言方式和关爱方式,倘若只用一种语调来写母亲写母爱的话,那不是赞美,是敷衍和侮辱。

//////////

衣着朴素,皮肤粗糙,四肢健壮有力,不追求外在的美貌,面向黄土背朝天的劳作也不允许她淡扫峨眉。和大多数农村妇女没什么两样,质朴,勤劳,健谈。

她上学不多,因为年代的特殊性,便早早地就跟着左邻右舍在那片黄土地上耕作着。当别的女孩子在攀比新手帕新发卡时,她已经拿起锄头跟着大人们去地里干活了。那时候十几岁的她或许已经知道“光景”这个词背后的意义和重量,而她也将那片黄土地视为自己的天地,像一个成熟的庄稼人一样,埋头苦干,挑起了家里的大梁。在本该攀比臭美,手里拿手绢的年纪里,她拿着锄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后来说起,她说自己不喜欢上学,更喜欢干活。我想应该是那种“机械、枯燥”的生活才会让她比其他人更为坚韧,更为质朴吧。

直到现在街坊邻里说起她时,对她仍是赞不绝口。

//////////

我不想把母爱写的过于无私,我也不想把她说的过于伟大。她只是我的妈妈而已,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农村妇女,一个再平常不过的母亲。

现在皱纹也多了,头发也更花白了,印象中健康有力的身躯也显得弱小了许多。本想写她现在的外貌,想了一大堆词汇来描写,觉得不太妥当;过于娇柔,过于苍白。毕竟每个人都会有白发,都会慢慢变老的。皱纹和白发只是时光的记录者,并不能读出一个人的质朴和坚韧。

她从未说过那些爱我的话,

因为有些东西不必说出来。

而我也不想写那些“煽情”的故事,

因为有些爱“煽情”不得。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