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真是让人一言难尽

教育部要提高体育的分值,并让体育成绩进入高考。据说,器乐声乐美术也要进中考了。 有人对此作出了这样的解释:原来…

教育部要提高体育的分值,并让体育成绩进入高考。据说,器乐声乐美术也要进中考了。
有人对此作出了这样的解释:原来权贵富豪子弟要留学的,疫情后,形势变化太快,留学的路径窄了很多,再说国外还没有国内安全,权贵富豪子弟不得不进入体制内的高中了。他们当初为了留学,搞了一堆砸钱的体音美与普通孩子拉开差距,搞阶层分野。体音美进中考,就是要给他们留下特权。
原本我只是从学生体质和负担两个层面思考这个问题,作为老百姓,我是打心眼里不愿意相信上边的解读的,不料却看到了这样的红头文件:
武汉市教育局、体育局、武汉广播电视台印发了“小小骑士进校园”马术公开课试点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
随便聊聊的图片
想想《三十而已》中顾佳给孩子报的马术班,那就是在烧钱啊,老百姓想都不敢想。
如果教育这样改革,对老百姓可太不友好了。
 
作为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和老百姓家庭的孩子,就别跟着嚷嚷什么减负了。
教育一减负,竞争压力会更大。教育减负,必然意味着教学难度降低,教学能力降低。考试还要选拔人,就只有两条路:第一条路就是大家比拼低难度题目的做题准确率,你就必须花大量无效的时间去提高准确率。第二个就是提高考试的难度,那么在课堂上就学不饱,就必须去参加大量的补习班。日本台湾实行减负后就出现了这样的情况。
一味减负,对穷人来说,绝不是什么好事。穷人哪有钱给孩子报那么多的辅导班啊?即使报了,不同价位的辅导班水平也是有差异的,你无论如何没法跟富豪比吧。李湘的女儿王诗龄想学钢琴,老师是刘欢,你有钱也做不到啊,别说你还没钱呢。
对老百姓来说,减负减负,越减负负担越重。
现在大家可能不知道,就在不远的30年前,我们的高中课本是分层的。比如说物理数学这些理科有两种甚至三种或者更多的教材,一种叫甲种本,简单一点儿的叫乙种本。甲种本是什么难度呢?如果一个学生能把甲种本比较完好地学下来,在今天扩招的条件下,考北清复交就是探囊取物。
这不是夸张,而是事实。现在很多学科竞赛的难度都比不上甲种本这个高中教材的难度。这也是一种预先分层,在你没有意识到竞争的时候,你就已经被竞争排除在外了。
 
美国的教育会预先分层,穷人是没有应试教育的,穷人只有快乐教育。这样就把你从学业竞争中排除了。知道这一点,你还渴望减负吗?
德国的教育体制是分层的,聪明的人就去上大学,不聪明的人就想到那个技术学校去学习了。中国家长,大都很难接受自己的孩子只能去上技术学校。
 
现状就是,教育上的投入越来越多,家长们争相在没有多大实际意义的地方过度投入资源,除了徒增焦虑之外没有太大意义。但不这样做,只能更焦虑。似乎已经陷入了死循环。
很多年青人不愿意生育,跟教育的这种情况也有很大关系吧。想想未来孩子的教育……算了,还是不生省心。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