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缺失

‘桥边理发店’还在古镇的桥边。 我对着玻璃映出的影子理了理凌乱的头发才推门而入。 一个很斯文的年轻人站在理发椅…

随便聊聊的图片

‘桥边理发店’还在古镇的桥边。

我对着玻璃映出的影子理了理凌乱的头发才推门而入。

一个很斯文的年轻人站在理发椅旁边,他身上的气质看起来与他的职业毫无关系。

叔叔不是本地人吧?

嗯。

简单冲洗头发后,他给我套上了黑色的罩衣。

您想剪成什么样呢?

照现在的样子,剪短一些就行。

年轻人微微点头。他把我的头轻轻地摸了一遍后,用梳子拉起我后脑勺的头发,只听见“咔嚓”一声,倒梳起来的头发被剪断了。从后往前剪过一轮,他换了一把剪刀和梳子,再次回到后脑勺。这一次他的动作更细腻了。

年轻人后退半步,前后左右打量我一番后,像修剪盆栽似的,在某个地方稍微剪上几刀后把剪刀换成了剃刀,削了好一会后,他用刷子禅去我罩衣上的碎发。

可以了,洗头吧。年轻人对着镜子冲我微微一笑。

我躺在洗头床上,他用手掌揉搓着我满是泡沫的头的两侧,又用长长的手指按压我的头部,那感觉就像故意把手指插进了头盖骨接缝,微弱的痛感变成了快感。

接着,他的手指轻轻地往下游走,当摸到我额头的那颗红痣时,他的手突然停住了,他想说什么呢?我有些紧张。

他沉默了一会,转身到后面去了。

店里响起了音乐,一首《风姿花传》的曲子从屋子深处的CD里传出来。

你也喜欢听谷村新司的歌曲?这是我第一次主动和他说话,声音竟有些嘶哑。

偶尔会听那么一次。

他坐下来继续帮我按摩颈部。我躺在洗头床上,整个人有些恍惚。

别人的店都叫什么发型设计,门口都有个转动灯柱,你的倒是简单——‘桥边理发店’,但我看你的技术一点也不差。

我喜欢简单。你的肌肉关节很僵硬。

是的,我太累了。

每个人的生活经历都不一样,假如您知道一个独身女人是怎么带大一个孩子,您就会明白累的程度分很多种。

你有想过换个工作吗?

我以前喜欢画画,在我十八岁那年,我妈妈叫我去省城找一个人,她希望那个人能改变我的命运。

那你去了吗?

我去了那个人住的地方。一个时尚的女人和一对双胞胎女孩和我一起出了电梯楼层。在门外,我听见双胞胎女孩叫她们的爸爸看她们美术课上画的画画,她们的爸爸说画的是四不像,像牛像马……,他们一家人笑成一团。我没有敲门。我的梦在那一刻破碎了。我在街上流浪了一个星期,我特别想念我的妈妈。我进了路边的一个店里避雨,我说求求你借我点路费,我回家后一定会还给你的,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她说你有手有脚的怎么要乞讨,有本事去抢啊,我就一把抢过她手里削着苹果的水果刀。我在监狱呆了三年后回来跟着外公学了理发。

你妈妈怎么不去省城找那个人?

坐回椅子上剃须吧!他用温热的水帮我冲干净了头发后说。

削断须的声音像骤雨,我在雨声中等待他继续讲下去。可是他没有说话。

须剃好了。他的手指再次拂过我额头的那颗红痣,轻轻地,一遍又一遍,那颗痣渐渐热了起来,他的体温仿佛渗透到了我身上。

你妈妈好吗?

妈妈在桥边等了一天又一天,一个月又一个月,那个来古镇采风的人没回来。他转过身背对着我。

他的脸在逆光的镜子里模糊一片。

我准备退休了,想给公司找接班人。我简单地道明来意,我的脸发烫。他按摩时留下的指痕在我身上隐隐作痛,血液在全身奔涌。

我已经有个温暖的家,儿子上幼儿园了,我想好好陪伴他长大。

我还能再来理发吗?

不必了,我理不好您的头发。

我推门而出,玻璃映出我倾斜的影子。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