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家里穷,读书太不容易。这使我坚守偏远山村支教。

2012年1月20日,已经腊月二十七了,马上要过年,每家都在忙着为过年做准备。这天我和父母亲在堂屋里忙着烤酒、…

2012年1月20日,已经腊月二十七了,马上要过年,每家都在忙着为过年做准备。这天我和父母亲在堂屋里忙着烤酒、打豆腐、煎油豆腐、做猪血丸子。父亲先在走廊上劈好柴,母亲把相关的工具洗干净后主要负责烧火,父亲负责相关技术方面的活,我负责从院子前面的井口中把水挑回家。因为房子实在太小,没有其它地方,堂屋也成了厨房,同样堂屋里还需要摆着各种平时要用的工具。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这座土坯房不足七十个平方,分成三间房,左边一间是猪栏牛栏,中间的是堂屋,右边一间是一家人睡觉的房间,这是我的家,生我养我的地方,我在这里面慢慢长大。在这座小小的土坯房,我成长过程中伴随着太多的欢乐,太多家人的亲情和幸福,同样也有太多的艰辛和苦楚。直到2014年我家住进了新修起的房子。

 

前几天有人,问的第一个问题是:“你为什么选择来支教?”

自己从2011年大学毕业后,做为一位志愿者,一直坚守在偏远山村做一名支教老师,已经第十年了,每月只有800元的工资(有三年一分都没有)。其实有很多朋友问过我:“你为什么选择来偏远山村支教?而且一直坚守着。”自己选择来偏远山村支教最主要的原因是:自己小时候家里太穷,我们兄弟读书非常不容易。

 

 

有朋友说我的支教经历可以写一本书了。如果我要写这本书,一定是从我家那座小小的土坯房写起。这里面有着太多我和我家人的故事。

80后出后的我,除了经历所有80后的不容易外,因为家里的困难还经历一些特殊的苦难。

我父亲非常不容易,我爷爷奶奶给家里留下的底子非常差,我爷爷奶奶又去世的早,他们分别在我一岁、两岁的时候去世的。本来那个时候我父亲是可以去打工的,但在我小时候我母亲身体经常生病,总是要从亲戚家借钱给我母亲看病。加上我们三兄弟都还小,使得我父亲很少去广东打工,只能在家里边种田边照顾我们。这使得生活非常困难,就连吃饱饭经常是个问题。

 

包工头拿着钱跑了,父亲辛苦一年,一分钱都没有拿到

1997年,我11岁,上半年读小学四年级,下半年读五年级。那年春节后,因为家里实在困难,父亲去广东建筑工地打工,母亲在家里带着我们一起种田。家里与父亲唯一联系的方式就是只有写信,每次父亲写信回来都会问家里怎么样,我们怎么样,读书用不用心,我们兄弟有没有帮母亲一起干活,田地种的庄稼怎么样,喂的猪牛怎么样,等等。每次收到父亲的信,母亲和我们都会非常开心,我们会仔仔细细看。然后,给父亲回信,每次都是母亲来组织回信的内容,我来执笔写,每次写信我都非常认真,把字写好,不要写错,以免父亲看不明白。把家里的所有的情况都写在回信上,每次都是写上满满的几页大纸,最后把对父亲的关心和祝福写上,最牵挂父亲的肯定是母亲了,父亲出门在建筑工地打工非常辛苦。信寄出来后,过了二十天至一个月,又会收到父亲的回信。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那个年头,每到年底,小孩子在家里期盼着自己的爸爸妈妈从广东打工回来过年。我们兄弟也一样,那年到了年底了,我们兄弟天天期盼着爸爸回来,经常站在门前的走廊上往路上望是不是爸爸回来了,或者院子里有哪个大人从广东回来了,我们都跑过去打听是不是有爸爸回来的消息。那不是为了得到父亲买的糖果吃,更是对父亲的一种思念,一种家人的团圆。我们一直等到大年三十,我们以为父亲不会回来过年了。我们兄弟吃了早饭就出去玩了,到了中午,有人告诉我们我爸爸回来了。我们高兴得赶紧跑回家,一到家看到院子里很多人在我家聊天,大年三十才回家,大家也都很好奇。

我们从我父亲那里吃到了糖果,可是也知道了一个非常不好消息,就是父亲他们建筑工地的包工头拿着所有的钱跑了,父亲他们辛辛苦苦打工一年,一分钱都没有拿到,也是这样一直不能回家,他们找到相关部门最后只得到回家的车费。

 

 

借钱读书

那年我小学四年级毕业,这个毕业并不是小学毕业。因为我们村的小学是一个教学点学校,只有一到四年级,五六年级需要到镇上读,所以四年级快考试时,全班同学和老师一起照相合影洗出来做个纪念,每张照片需要五角钱,可当时家里太困难了,我就没有交这五角钱,当然我的那照片也就没有洗出来。我何尝不想有那张照片做纪念呢?

 

父亲回家后的那次过年,我们家并不那么开心,因为过了年后不久就是开学 ,父亲辛苦打工一年一分钱都没有拿到,父母亲为我们三兄弟读书的学费很着急。在开学的前几天里,父母亲为我们的学费到处借钱。记得那年是正月十六报名,在正月十五那天晚上,我父亲总算在邻居家借到了400块钱。但400块钱不够我们三人的学费,父亲又和学校商量,先交了这400元,其它的先欠着,后面再慢慢补上来,得到了学校的同意。

 

 

大哥辍学去打工

1999年我和大哥都在上初中,初中的学费比起小学要多了很多,来年弟弟也要进入初中。我大哥知道家里会更困难,于是2000年下半年他结束了自己的读书生涯,初二结束后没有继续上初三,去广东打工。我大哥跟着熟人来到了广东到处找工厂上班,可是由于我哥的个子矮小,工厂都不敢收。虽然有很工厂收童工,但我哥个子小很容易被查出来。就这样我哥在广东找了半年,没有一个工厂要,就回到家干农活半年。后面经熟人介绍去了广东一家私人的洗车场负责洗车,工作非常辛苦,工作时间长,而不确实性,但每月只有150元的工资,工作了两年后才350元。我哥工资虽然非常低,但他省吃俭用,把绝大部分的钱攒下来寄回家里。

 

 

勤俭节约的父母亲

对于我的父母亲,如果要我来评价他们,我用一个词:勤俭节约。在我们小时候,如果父亲不能外出打工,农活忙时就在家里干农活,一旦农活不太忙,就会去附近挣钱,如:修房子打小工、煤矿挖煤。或者在7月份双抢之际,有些人家忙不过来,爸妈就带着我们去帮人家双抢,每人一天能挣几十元。父亲经常累得流鼻血。父母更是节俭,什么都舍不得给自己买,现在我们稍微给他们买件衣服,都说太贵了,不让买。父母对粮食更是爱惜,经常教育我们不要浪费一粒粮食。也因为父母的言传身传,我在支教过程中更有力量把这些教导给学生们。

 

在这座房子里的故事何止这些,太多太多了。

自已小时候几乎没有买过新衣服穿,从小一直是拣别人的衣服穿,有些家里的弟弟妹妹是拣哥哥姐姐的衣服穿,我能拣我哥的衣服穿的机会很少,因为我哥也一样很少买过新衣服,也是拣别人的衣服穿,拣我亲戚家的,拣村子人家里的,只要是别人不要了,还可以穿,我爸妈就给我们拿过来穿。也是因为这样,在大学期间,班上先后有三个同学的衣服还是很好的,他们不要了,我就拿过来穿。其中有两个同学的衣服,大学毕业后,我在山村支教三四年了,一直还在穿。我那两位同学看我发的照片知道后,还说我:你怎么还在穿那两件衣服?

去年下半年的一次,父亲打电话过来问我:“村里干部问我们家要不要把老房子拆了,拆了可以补贴一点钱。”我跟父亲说:“老房子不能拆,要留着,也不需要那一点补贴。”我家这座小土坯房对于我来说,不只是回忆,更多的是对家人的感恩,是我的力量源泉,是激励着我应该为这个社会做点什么……

 

在自己上大学期间,通过网络通过新闻了解到偏远山村教育落后,尤其非常缺老师,慢慢的自己心里就有了来偏远山村支教的想法,当然这个想法是让自己非常纠结的,大学毕业是选择去城里工作挣钱,让家里过得越来越好;还是选择来偏远山村支教,做志愿者?这让自己在大学最后一学期纠结了好久,最后经过深思熟虑后决定来缺老师的山村支教。

 

因为自己小时候成长的经历,知道穷人家的孩子读书非常不容易;知道偏远山村有些优秀的孩子因为读不起书而辍学去打工;知道这些孩子在他们非常迷茫的时候需要有人来引导他们如何变得坚强、自立,敢去拼搏不怕困难给打倒。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