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平街,乌鸦多——外国作家笔下的中国东北

北原白秋(1885——1942)简直是一位旅行诗人。真的不能轻易下结论:某国后来没有旅行诗人了。旅行诗人不一定…

北原白秋(1885——1942)简直是一位旅行诗人。真的不能轻易下结论:某国后来没有旅行诗人了。旅行诗人不一定是要饭那种。

夏目漱石那样的作家也来过中国东北,但是他不情愿来,几乎是被朋友拽来的。白秋去过库页岛北纬50度线,在那里还写了一首《安别小渔村》。安别小村竖立了日俄界碑。白秋诗云:

海是鞑靼海

村是安别村

夏日斜晖里

小狗慢吞吞

意欲迎客

又不迈出门

 

鲯鳅干鱼阵

阵里葱球花

引来觅食

乌鸦

无暇迎客

无意惊晚霞

 

这是国境最北

红色的斜晖

也已寒意微微

库页岛的西海岸、东海岸都有他的足迹,简直要和契诃夫见面了呢。白秋的足迹和契诃夫的足迹肯定有交集。由于日俄在200多年前就已经对库页岛南北分治了,中国人要了解一百多年前库页岛的历史和风土人情,已经是很困难的事情。《安别小渔村》这类诗歌恰恰补充了这类史料的不足。

北原白秋畅游北海道,向南还到过小笠原。

我第一次在一本外国人写的书里看见这么多具体繁多的中国东北的地名:大石桥、老虎滩、鸡冠山、铁岭、辽河、浑江、公主岭、吉林北山、法库门……这本书就是北原白秋的诗集。白秋跟随帝国主义的枪炮前进,抵消了他中国东北系列诗歌的文化交流意义外,这些诗还是很有史料价值的,比如《四平街(今沈阳中街)》的开头:

四平街,乌鸦多。

遮天蔽日齐飞过。

类似的写实在北原白秋“中国东北题材”的诗歌中,比比皆是。对于了解当时中国东北的自然地理、风土人情有着补足中国史料的作用。

白秋并不富足,他家在九州水乡,所以向往南方、更南方,似乎也在情理之中。相比之下,日本的室生犀星也游了中国东北,却没有南到小笠原,北至库页岛式的壮游。

白秋写童谣、作抒情诗、风景诗,写歌词,“又搞社会实践”,不算紧跟,也在跟随日本对外扩张的人潮。没有白秋,日本近代的诗坛会暗淡不少。

随便聊聊《安别小渔村》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