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莓,让我看到了梦想落地的模样

蓝莓不是人,而是一种结果子的树,果子很甜很好吃。 蓝莓在荒山上生长,春初开花。误入花开时节的蓝莓园,恍若闯进了…

蓝莓不是人,而是一种结果子的树,果子很甜很好吃。

蓝莓在荒山上生长,春初开花。误入花开时节的蓝莓园,恍若闯进了童话世界。一棵棵树上挤满枝头的花骨朵儿,颜色深浅不一,阳光映照下的朵朵嘟噜着小嘴的花儿犹如小公主与她的小矮人们。若你入园碰巧刚下一场春雨,这朵朵花儿调皮似的摇晃着枝条,将花苞上的雨珠抛洒你一头一脸。

蓝莓仲春之后,树上就有早熟的果子,一直要采摘到深秋。这期间,每一根枝条上的花儿与果子都在不断上演离别的情景。犹如从前家庭姐妹多,长大后一个接着一个被情郎接走了,当所有的女儿都被心上人接走后,只剩下家里的父母犹如蓝莓树老枝干仍在原地守望,他们就像满山坡叶子红遍山坡的蓝莓树一样,将晚年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给这一季年轮最后的容颜。

我与蓝莓有过一场约会,深知爱了也许不是件很难的事情,要是让其存活下来,活得更好,绝不是件纸上谈兵的事情。

本文共4550字,阅读大约需要9分钟

前年春夏之交,我的老同学范自才与张明霞夫妇说带我去江北矾山蓝莓园采摘蓝莓。那时候我也差不多走过千山万水,刚陪爱人经历过外贸企业倒闭、解散安置几百名员工、化解数千万元债务的惨境,还没有心情游山逛水。他们夫妇或许是想借机带我们出来散散心,便从手机里找了几张蓝莓山图片发过来。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江北庐江矾山成了蓝莓山

这哪里是蓝莓园,而是蓝莓山了,还不是一座山。老同学见我还不为所动,便附加一条:带我去有着千年历史的矾山老矾矿看看。老矿洞深不可测,里面的风至今冬暖夏凉。千年老石板街市,往来商贾车轮在石板上轧出两条历史的沟痕,街两边石头垒成了石屋还在。亚洲保存最完好、最大的八座矾矿高炉就矗立在老街一侧。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庐江老矾矿治炼炉保存完好

庐江那个叫矾山的地方有此两个吸引人的地方,可观可尝,听了心动,于是行动。
我与老范两家,还有他从湛江回来探亲的内弟一家,一行人到了矾山蓝莓山已是中午。正巧见到一群从山上下来的大嫂们,面对镜头有说有笑,似凯旋归来的英雄。她们起早进山采摘蓝莓,一天采摘多的能达160斤,少刚也过百斤。家门口活儿一天能挣到一百多块钱,也算相当不错了。
那天我们就近采摘了一些蓝莓。平常人进山采摘,按人头交采摘费60元,采下的过秤称算钱,每斤也要60元。我问自己摘怎么还收采摘费呢?“进园人随便吃呀”。哦,一斤蓝莓榨出汁来也就一小杯,一般人大约是能吃回来这60元的。这倒让人羡慕起那些采摘的大嫂们了,难怪她们个个笑逐颜开、气色那么好,可能天天吃蓝莓的吧。

 

矾山蓝莓的兴起,缘于一个叫蔡春香的当地女人。她早先在南方打工,与丈夫拼搏攒下些财富,响应当地政府“凤还巢”号召,回乡创业,承包下这几座荒山野岭,修通绕山公路,遍植蓝莓树,三年后进入挂果期。她跟我介绍,蓝莓喜欢碱性土壤,栽下去后,平时光锄草松土,就要花费大量人力。鲜果保鲜时间短,转运途中要求高,采下来、运出去、卖得掉,才是钱,哪个环节掉链子都是一堆垃圾了。
我们出山时,当地一位村民指着那一队刚吃过午饭又上山采摘的妇女说,“她们白天给老板采,夜里为自己摘”。待我们明白过来意思时,他笑笑说,“这一眼望不到边的山野,夜里没人看护的呀。”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3张

采下的蓝莓手工分捡装盒 何显玉 摄

栽树难,养护难,采摘难,运输难,叫卖难,难的都是老板,道道难关前老板都要付费的,唯有卖掉时才能收钱。我爱人深有感触地说,“老板叫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啦!”我由此对仅一面之交的蔡春香多了一份佩服,

至少她将这荒山野岭变成了花果山,让附近的农妇有钱赚,有果子吃。还好,那天我们采的蓝莓付了钱,只是免了采摘费。

自从见过蓝莓,就一直惦记着矾山。那年整整一季秋天,我从秋浦河畔捡回几车石头,将江南茶溪小镇的一面小山坡上垒起了梯田状,又想起矾山蓝莓,若此山坡上都植上蓝莓,那花儿与果子差不绵延大半年的风景,就是到了初冬满山坡上都是霜打后的红叶,也是美不胜收啊。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4张

改造后的茶溪山坡一角 何显玉 摄

我找范自才,让他帮我联系蔡春香,从她山中买些蓝莓树运来江南。按约定的日子,我带货车进矾山时,一位山里汉子早已挖好了蓝莓树,从山上拖到公路边。他说蓝莓树有太挤了,从中间出来一些。他看看我,说,“蓝莓好吃,树难栽啊”。蔡春香在电话里一再交代我:要改良土壤,南方山土多酸性,要改良成碱性。另外,要下狠心剪枝,越剪越发。那一天,我带着一车蓝莓树从江北山里开到江南茶溪,已是更深夜静时分,一弯上弦月挂在溪水上空,我梦想中的蓝莓园已在心里初现。
蓝莓,就像是大自然的精灵驻进我的生活,我一心要在江南建成独一无二的蓝莓园,也借此扮靓茶溪这个年轻的小镇。那一车蓝莓还不够栽满山坡,于是,我又委托老范再给我运一车来,由他押运跨越长江。他被我追逼得没办法,“你热情很高,不知道可能栽得活哦”。我根本听不进这样的话语,一座江南的蓝莓园蓝图已在我的心里生根发芽,我岂能因他这句话就前功尽弃?!

 

老范真的跟货车来江南了,他还带来了蓝莓栽培专家,现场给我技术指导,唯恐亏待了从老家移植过来的这些蓝莓树。我请了几个山里老汉挖树坑,老范带专家帮我栽培。一连几天累得要命,夜里做梦的场景都是蓝莓:春三月,风暖新枝,风铃般的花儿已把蓝莓树装扮一新,微微香气中那粉红的花瓣尖如同一串串小精灵,淡淡的花香间蝶飞蜂舞。转眼间已是夏天,花儿变成果了,脸蛋由白变红,暖暖的阳光下,又变得深蓝带紫,一串串饱满的果实让枝丫弯下了腰……

这期间,还发生一幕场景,让我至今想起来还觉得对不住那位叫“会飞的鱼”美女。
那段日子里,我脑子里都是蓝莓,说得多,写得也多。有一次回省城,遇到这位昵称叫“会飞的鱼”的女企业家,她的新厂区离我爱人原来的外贸厂区不远。这个酷爱花草的美女听了我对蓝莓的描述,喜欢的不得了。她将办公楼前正面的一长条空地,全委托我给栽上蓝莓。她也兴奋不已,憧憬着蓝莓挂果时节,邀请闺蜜们来采蓝莓,她的园区蓝莓树丛里多了一群彩蝶一般的女人,在那品尝枝丫上挂着雨珠的蓝莓……

那年严冬的第一场大雪过后,我又约老范再次进矾山,踏雪去寻最好的蓝莓树。临出发前一天晚上,我还发了一条微信:“佳期就在本周日,有看懂春意、能解风情的人吗?搭上顺风车,去山里迎娶蓝莓。”可以猜想出我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踏雪寻莓的。这次与往常不同,是应“会飞的鱼”之邀把蓝莓移入省城,栽在她的眼皮底下,由她看着成长。希望历经一个冬天的孕育,当春风轻拂脸庞时,蓝莓开始在都市有一个全新的轮回,更美更艳更甜蜜。

那年整个冬季,我都在猜想蓝莓在春天的模样,就连大学女同学从外地运来牡丹花送到茶溪,我也不放在心上了。花开富贵,常人都会喜欢。然而,我却更喜爱蓝莓。这种植根山野荒岭间的果木树,一眼看上去枝杈横生,没有造型,更不会如寻常的果木树阿娜多姿,摇曳生风,招人垂爱。甚至在你误入树林间,枝杈划破你的衣服事小,像鞭子样抽打得你疼。

 

然而,春风拂过光秃秃的蓝莓枝,她在不经意间就像邻家的灰姑娘一样,怀满了意春,那嫩嫩的枝头冒出一朵朵红花苞,像极了情窦初开的少女的嘴唇。春雨吻过几次后,花儿变成了果,由青变红,再变蓝、深蓝,一直到紫。
其实,蓝莓并不是你用夏季的热情爱过就能了的。盛夏固然是她成熟的芳华季节,即使秋风秋雨反复涤荡她的容颜,枝头的果实还在不断成熟。蓝莓就这样让你惊喜不断,让你慢慢欣赏她的花儿,源源不断的为你奉献甜美的果实。纵使冬雪初降,她早已在你走神的间隙悄然换了新装,一袭质朴大方的红装,红了枝头,红了山头,红了心头。这不是那艳俗之红,没丝毫媚气,无半点红尘,是那种让你在铅华洗尽、心海纯净之后,才可以体会到的渗入生命海洋的一抹红霞。你珍惜也好,无视也罢,蓝莓这种生命蝶变后的红霞,就是那么高贵,纯粹!

 

次年的春上,山风依旧冷,春意立枝头。我看着江南这面小山坡上的蓝莓树枝发出了新芽时,兴奋不已。那天写了则短文,记录了当时的心情:
“去年秋冬季栽下的蓝莓树,于一场又一场的雪花中,孕育着春天的序曲,红润润的枝丫上一个个花苞,仿佛在酝酿春日阳光下一个又一个爱情故事。
好啊,蓝莓好,秋天栽也好,冬季栽还是好。谁说严冬让我们冷却了激情,可蓝莓分明是在一场历经四季的热恋后,稍稍蜕去铅华,抖落一身华服,就那么曲屈裸枝在寒冬冰雪里,她在悄然生长,更在守望春风,待春风吻上枝头时,蓝莓的生命又开始了新一轮跨越,春风里绽放洁白的花,烈日下由青到红又变蓝,就像一个热恋中的女孩,为她心中的白马王子翻出衣柜里的新装,换了一件又一件,只因为爱恋。

我曾在深秋时误入蓝莓园,那不是一个寻常意义上的园,更确切地说是一座座山,蓝莓在奉献了累累的果实后,将生命的枝叶全换成红色,连枝杆也红了,直将一座座山变成彩霞一般的美。伫立于深秋,置身那彩虹一般的蓝莓山色里,不由得不心生敬意,敬佩蓝莓生命的神奇。也心生胆怯,当下一季春风里,我们是否还有勇气去凝视蓝莓枝上那含情脉脉的花蕾,更别说烈日下去亲吻那一树蓝莓果。
蓝莓无语,却能榨出我心底的‘小’来。我原本盘算着一棵树上结30斤蓝莓,100棵树上就有3000斤蓝莓,若是成千上万棵树呢?那是一笔多大的收获呀。可仅历经这初春的一场雪,蓝莓已把我的灵魂引领到了一个新境界,一棵蓝莓四季风流,纵使零落得只剩一树枝丫,仍孕育着新的生命,进入下一季更为热烈的爱恋。
蓝莓无语,我亦无声,在春风之前,根植土地,努力,梦想,生命在蜕变中!”

春季时的蓝莓绿满青山

现在看来,当时也未必是写蓝莓,或许是在记录自己的心路历程,给疲惫不堪的生命鼓劲加油。而蓝莓恰巧成了我那时最好的一个标志物。

梦想很丰满,现实太骨感。这是比较文雅的说法,换句话来说,理想很美好,现实太残酷。自己亲眼见到的美景,感受到的美好,换一个地方,由自己亲手来打造这番美景,投入心血,梦里面想的也是这美景,可是现实中任何一个环节出了茬子,都完全走了样。
年少时读《晏子使楚》里,晏子有句话曰:“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意思是橘树生长在淮河以南的地方就是橘树,生长在淮河以北的地方就是枳树。比喻环境变了,事物的本质也变了。我亲眼见证了江北蓝莓的美,蓝莓给过我一个美好的梦想,为她写过年轻时都不曾写过的诗文来赞美、礼颂她。爱到极致时我亲手将之移植到江南这依山傍河的茶溪,精心侍奉着,就是期待着一个梦想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可我在春风里发现茶溪这片山坡上的蓝莓树冒出新芽的只是少数,多数还没有怀春的迹象。紧急询问蓝莓专家,看了我传去的图片后,明显剪枝不够狠心,枝杈留多留长了。追问当初栽培入土时,是否将树坑的泥巴用水搅拌成稀泥状?天啦,有的只浇了半桶水,哪来的稀泥状?枝剪不狠,根扎不牢。还有土壤的酸碱性,我仅用了几瓶醋……
几次接到省城那个叫“会飞的鱼”美女电话,她遇到了跟我差不多的状况。原本善良的她见不得我描绘的那美丽又美好的蓝莓日渐枯萎,心生疼痛,求助专家。到后来,我都不好意思再接她的电话,因一片蓝莓园,有可能走丢了一位善良美丽的美女了。

又到深秋,我当年从江北满心欢喜运来的蓝莓树,现在只有两棵好象还活着在。今天我将枯死的枝丫剪掉了,给树周边松了土,施了肥,还特地从溪畔游人篝火晚会烧的灰堆里扒了桶草木灰回来,沤水浇灌到树根下防虫。若是能活下来,至少算是一个纪念了。
我还没勇气问那位叫“会飞的鱼”的美女,她那样酷爱花草,办公室内总有鲜艳的花儿,芳香满屋。她依窗就能看到的那片蓝莓可有幸存活下来的?那年雪中的蓝莓树伤了她的神,我也可能让她的梦想受了点伤。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