串门

   下午得知,由于明天的教师资格证考试要再次占用教室,四节课变成只上两节,三点二十放学,下午放学后就多了大量…

   下午得知,由于明天的教师资格证考试要再次占用教室,四节课变成只上两节,三点二十放学,下午放学后就多了大量可供我自由支配的轻松时间。既然有这么充裕的时间,免不了去操场好好逛一逛,孔祥乐胥和王琪涵也在。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来到八班时,除了刘芷妤便没了认识的人,后来搬了次家,离市里的同学更远了,班里同学大都住在“城中城”“锦绣花园”以及学校附近的小区,每个小区里得有好几位同班同学。常常在同学们的文章中羡慕的不行,大家可以方便地去相互串门做客。哎,属实羡慕。

   不过幸好情况有了“好转”。周四那天中午,我一点二十就到了校门口,虽然已经开校门,但真心觉得去那么早没有用,于是逆着人群前往孔祥乐胥家。本来只是想在楼下叫她下来,没想到她还让我上去到她家,关键是叔叔阿姨都在。别不相信,这可是我第一次去同学家。

    在操场磨蹭磨蹭出了校门,我往西边走:因为不愿这么早让我妈接我,干脆直接往锦绣花园走,没错,去孔祥乐胥家,原本准备回家的王琪涵也决定去一起写作业,这把孔祥乐胥乐坏了。另:感谢二位帮我拎书包。

    我采取“先斩后奏”的方案,给我妈说我和孔祥乐胥在一块,她也没不同意。我们掏出各自的作业,准备“认真”写各自的题。空气感觉凝固了,异常安静,安静得极不正常。还是孔祥乐胥把电话递给王琪涵,因为她还没给王老师汇报,我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王老师会让她快些回家。果然,而且还让我送送她,还突然对我妹的名字有了极大好奇心,这下可好,孔样乐胥也开始盘问。你说这俩人的好奇心这么大哩。

    送走了王琪涵,我继续和老孔写生物卷子。她还说:“为啥咱仨搁一块比咱俩人还安静?”也真是奇怪。正低头看着题,老孔突然间我要不要玩玩钢琴,过去把琴盖掀开。哦不了,如此期待我可承受不起,我还不想丢人现眼。“我背不下来曲子,不会弹!”我以此为借口坐在作业前纹丝不动。“没谱子是吧,你别说我还真有!”哦买嘎,她拿着考级书走来了,我逃不掉了。我被迫营业弹了几个音,乐胥终于看不下去了,于是,我成了一位忠实的听众,同时也感叹她真是一个文武双全、全面发展的当代优秀学生(真的不是彩虹屁)。她九级,我水平和她差远了,真的,她可是专门练了两年的基本功啊。一面站在旁边听她弹,一面看着分针接近我妈接我的时间。好巧不巧,门开了,叔叔阿姨回来了。趋于尴尬的我受到了叔叔阿姨的热情,真是和乐胥一样开朗的性格,我有些“受宠若惊”。

    随着老妈的电话,我这次串门也告一段落了,感动的是乐胥还跑了趟,帮我提着书包送到大门。现在回忆起甚是想念这次串门,不知下次做客更待何时?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