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花生被成为“长生果”是有一定道理的。

这个季节可以吃到新花生了。 我喜欢吃花生、玉米。无论怎么做都爱。就花生来说,炒花生、煮花生、老醋花生、琥珀花生…

这个季节可以吃到新花生了。
我喜欢吃花生、玉米。无论怎么做都爱。就花生来说,炒花生、煮花生、老醋花生、琥珀花生,哪怕是炒熟的花生,做成花生碎都好吃。我自嘲,应该是属猪的缘故吧。
小时候炒花生只有过年和一年一次的山会才能吃到。过年的花生用大锅火灶,老爸会提前筛出干净的细沙。细沙细如面粉,跟花生一起下锅。沙炒热了,花生也基本熟了。这样炒出的花生又香又脆,关键是不容易炒糊。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最早对于花生的记忆还是上小学之前。邻村的生产队种的花生,手生产队收完以后,有零星落在地里的花生。山东老家叫“dao花生”,不知道应该是哪个“dao”。因为是收完后我们再去捡拾,这个“dao”,肯定不是盗窃的盗。
说的是六岁的我跟着几个十几岁的大孩子去“dao花生”。工具是每人一把铁锨,再拿个小篮子。我人小,拿个小铲子跟着。一上午走了很远的路,人家都捡了半筐,我捡了六个花生。中午回家路上,又累又饿,口袋里的六个花生馋得心痒。我心想,哥哥平时总欺负我,不给他留了。于是吃了一个。刚从地里挖出的花生,又甜又脆。吃完还不解馋,肚子还是饿。又想,爷爷肯定不要我的花生,我也替爷爷吃了吧。于是又吃掉一个。走几步又想,奶奶也不舍得吃我的花生,又把给奶奶的那个吃了。如此这般,用各种理由把其余四个花生吃掉。最后一个花生不舍得一口吃完,细嚼慢咽,直到白色的汁水溢出嘴角,才慢慢咽下去。
这是半生中吃过最甜的花生。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小学五年级,有个邻村的女同学跟我很好。那时候市场刚开放,她父亲炒了花生赶集去卖。父亲把好的拿去赶集,瘪花生给她一把解馋。那段时间,每天都会吃到她给我的花生。因为是最小的瘪花生,壳薄,仁甜。早晨拿到我不舍得吃,中午放学之前肚子饿了,我都带皮一起吃掉。不知道谁还有过这种经历?那个细瘪花生,带壳并不难吃。这个同学已有三十多年没见了。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她的一把花生确实让那段日子增加了一些香气。
长大后爱吃花生的习惯一直没变。无论在哪里,新花生都能吃到。今年哥哥回山东,老娘去村里买了,炒好带回北京。这花生外壳还沾着泥土。吃到嘴里,有独特的甜味。带给几个朋友,都说好吃。那天老乡来家里,边吃边夸花生香甜,最后直接把所有的带走。说也怪了,街上的花生颜值很高,总是少了一种味道。老家的花生不算好看,但真是比街上卖得花生口感好很多。
那天朋友发来一段文字,说吃花生的好处多多。文中提到,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一项新研究发现,日常饮食中加入适量花生,有助于防止动脉硬化,有效降低心脏病和脑卒中的风险。还说花生养颜,抗衰老。
看来,花生被成为“长生果”是有一定道理的。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