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表姐夫

这几天怎么了,总有令人不愉的消息不断传来。前天早上刚埋葬了车祸而亡的在任村长寇述文,晚上在直墦间惊悉虎娃表弟的…

这几天怎么了,总有令人不愉的消息不断传来。前天早上刚埋葬了车祸而亡的在任村长寇述文,晚上在直墦间惊悉虎娃表弟的媳妇张爱琴病故,今晨张志海又打来电话说我表姐夫魏春风先生患脑溢血去世。不由我感慨多端,思绪万千。人的生命太脆弱,活的只是一口气,气绝而身亡。什么荣华富贵,名利权财,都是身外之物。寇述文去世前半个小时还通知我去太小做年检。张爱琴今年才56岁,一年前,姨夫殁了,我去行情还遇过面。表姐夫是我二姑奶奶的孙女女婿。我和他最后一次应事是八月月底,他的一个堂姐夫殁了,他任祭官,我当礼生。最后一次遇面是九月月初,那天有集,他在大众理发馆理发,我也在那儿理发。理完发我说多聊一阵,他说我表姐在催他回家,改天再见。当时精神状况良好,怎么说走就走……

随便聊聊的图片

表姐夫生于1946年,属狗的,高中毕后,招聘为社请教师,一干就是十几年,最后转为公派教师,在本镇的马湾、南庄小学任过小学校长。为人直爽,工作踏实认真。他在任职期间,办公经费异常紧张,他精打细算,压低开支。每次接待上级检查,什么烟呀、茶呀都是自己掏腰包买的,拒绝大吃大喝的不正之风,由于抠门,得罪了个别人,从校长降为教员。他对学生极端负责。听说他在石泉小学任教时,有一个本族的侄子在他班里念书,因和同学打架被他罚站。那位学生对他说:“咱们都是一家子,您就留点面子吧!”他听的可笑,非常严肃地对那个学生说:“正因为是本家子,更应该负责,不然,既对不住社会,又对不住祖宗”,那个学生惭愧的低下了头。

他走过的都是些条件差,底子薄的学校,那时候,月薪低微,路况甚差,吃饭自己做,来回靠步行,正如他所说的那样“教师苦,教师穷,教师苦楚超过人。口粮少,月薪低,工资不能按时领,住土窑,土炕冰,煤油灯暗黑烟薰。买菜离集市远,种菜没保证。开水泡馍日三顿,馍馍泡软水已冰。改完作业备完课,夜夜睡觉到三更,”尽管如此,他还是用坚强的毅力熬了过来,可以说是灰里守出了火。晋职为小学教师高级教师。

2005年,表姐夫光荣退休了。本该可以放松,帮助表姐分担一些家务。可被群众举荐管上了庙务。天宁寺是本村的一座庙宇,负有“一柏淋三庙”的盛名。历经文革,损坏严重,欣逢善政,百废俱兴。群众自发备料集资,鸠工修葺。修戏楼、塑神像、增上殿,兴建有时。表姐夫集釆购、管账于一身。账务清晰,收支有据,自始至终,恪尽其责。庙貌焕然一新,表姐夫功不可没。

表姐夫善于读书,勤于写作。常常参与民俗应酬。他吃苦性好,不管人多人,任务轻重,他都勇于承担,写出的东西使人听后,有标新立异之感,无落俗入套之嫌,可以说是民俗应酬中的一位好搭当。我曾邀他去过好多乡镇,从没让我失望。

表姐夫晚年生活的很乐观,农闲季节,吃过饭,把孙子给表姐一推,就去与村子里老汉挖牛九,赢了不要,输了不欠,用他的话说,玩耍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乐!在事上,为了消磨时间,利用晚上空闲时,我们几个玩挖坑,他发牌很慢,我管他叫“魏木讷”。

他诙谐幽默,有时惹人啼笑皆非。那年,玉米地里起了虫。那虫犹如绿蚕,软软的,胖胖的,爬满了枝叶。静静听去,咔嚓咔嚓啃的玉米叶子作响,农药也不凑效,眼看庄稼毁于一旦,他想了一个绝招,想把自已养的几只鸡放进地里去啄,再一想,又怕四处跑去不好找,于是,用绳子把鸡连起来放进了玉米地,结果,鸡顺行子乱串,拴在了玉米杆上,他发现后,与表姐费了好大的事才解开!正如前贤所说的“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他善于观察,曾给我讲述了一段狗的恋爱故事:他说他庄右有一家人养了一只母狗,庄左面有一家人养了一只公狗,母狗发情期,公狗常往母狗家跑,他的门前是必经之路,有一天正好被他遇见,他冲着公狗开口就骂:“你脸皮太厚,不知羞耻,整天往人家跑,小心我打断你的腿”那狗摆出一副尴尬相,蹲在路边一动也不动。最后他对狗说:“去吧,今天给你一次机会,下不违例”,那狗的脸色由阴变晴,给他摇起了尾巴。惹得人捧腹大笑。

表姐夫爱好书法收藏,他买了一本空白册页,跟事随带,遇到写家、画家,央求添加,其中留有不少名人的手迹。他勤奋好学,公众平台上的好文章,一字不漏地去品读,去收藏,去点赞。我打算把他的作品荐给平台,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走了,给我留下了很多遗憾!正所谓:生是死之始,死是生之终。有生必有死, 有死必有生。生如江河涌, 死似山岭沉。抛弃生死念, 含笑度余生。

来源:李永明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