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小侣

身为独生女的我,经常被工作繁忙的爸爸、妈妈独自扔在家中,所以童年里希望家中来个小动物陪伴便成了我最大的梦想。 …

身为独生女的我,经常被工作繁忙的爸爸、妈妈独自扔在家中,所以童年里希望家中来个小动物陪伴便成了我最大的梦想。
记忆中,那是一个春寒料峭的时节,我与妈妈到中心广场玩,玩意正浓时隐约听到“唧唧”的响声,走近一看,原来是位叔叔在卖小鸡,我对小动物天生钟情,便怂恿妈妈去买,妈妈稍犹豫一下便答应了。我们走上前,搭眼一瞧,小鸡们的毛一缕一缕的粘在一起,都污涩了,有几只懒惰地倚靠在木箱边,活脱脱像一群小乞丐。我看见一只蜷伏在角落中的小鸡的背上踩着一只个头稍大的小鸡,看起来神采奕奕的,便决定将它与它脚下的小兄弟一起带回家。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不过,没有被驯养过的两只小鸡有些怪诞不经的行为,比如说在我们家的各个角落随地大小便,就不是什么好事儿,更何况他们还做的光明正大。后来为了分辨它们俩,我便给他们取名——唐诗诗、宋小词,这听起来好像有点文艺青年的风范!
自那之后,我总是逗它们玩,还经常带它们出去见见世面,但没想到出去跑了几日,小鸡的个子却变大了,原来的大纸箱已经关不住这两个小家伙了,没有办法,最终将它们送到姥姥家成了唯一正确的选择。
将它们才送去一周,就已经变成为大公鸡了,更何况在我家时没少喂它俩吃肉,所以两个小家伙儿长得“人高马大”。于是,它们便经常欺负其它的小鸡。有一周的周末,我又回姥姥家,姥姥炖了鸡,我吃的喷香!津津有味之时忽然姥姥来了句:“妮妮,这是你的鸡!”“咳咳咳!”瞬间将我呛个半死,我说:“姥姥,您咋给杀了呢?”“都这么肥了,不吃了,不浪费?”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我怅然了许久,也忧郁了许久,悲楚之情油然而生,自此,我家再也没有养过小鸡。小侣成为盘中餐,残酷的现实的确令我难以接受。
童年时的小侣,如今可能一只都不剩了,但童年中有小侣陪伴的时光却永远镌刻于我的记忆中!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