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

一屠晚归,担中肉尽,止有剩骨。途中两狼,缀行甚远。 屠惧,投以骨。一狼得骨止,一狼仍从。复投之,后狼止而前狼又…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一屠晚归,担中肉尽,止有剩骨。途中两狼,缀行甚远。
屠惧,投以骨。一狼得骨止,一狼仍从。复投之,后狼止而前狼又至。骨已尽矣,而两狼之并驱如故。
屠大窘,恐前后受其敌。顾野有麦场,场主积薪其中,苫蔽成丘。屠乃奔倚其下,弛担持刀。狼不敢前,眈耽相向。
少时,一狼径去,其一犬坐于前。久之,目似暝,意暇甚。屠暴起,以刀劈狼首,又数刀毙之。方欲行,转视积薪后,一狼洞其中,意将隧入以攻其后也。身已半入,止露尻尾。屠自后断其股,亦毙之。乃悟前狼假寐,盖以诱敌。
狼亦黠矣,而顷刻两毙,禽兽之变诈几何哉?止增笑耳。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狼》故事编写
太阳已西斜,消失于远处的山岗,只剩余晖,血色的余晖。
一位屠夫正快步行走在田野小路上,孤寂,凄冷,风过田野,两旁稀稀落落的枯树越发渗人,呼啸声渐渐引发了屠夫对即将到来的黑夜的恐惧,不禁一阵冷颤。
屠夫终于忍不住了,这脚步声窸窸窣窣跟了他一路,他可不敢回头,直到夜幕已至,这声音越来越近。怎么,是两只狼!屠夫吓了一跳,无助感袭卷全身。两只狼,体形大小都差不多,较大的一只浑身黑毛,与夜色近乎融为一体;另一只的毛色偏黄,眼里是贪婪与杀机。屠夫注意到,两只狼都是瘪着的肚皮。
屠夫看了眼肩上扛的担子,不巧,没肉了,但有些骨头。“怎么这样倒霉啊!碰上饥饿的狼……它们也吃骨头吧,能拖一会是一会,说不定光吃骨头也会吃饱……”他后退几步,从担子中拿块他认为比较大的骨头,小心翼翼的把骨头投向狼。
果然,一只狼停下了,而那只黄毛狼依然紧跟,难道还要骨头?屠夫再投一块,黄毛狼停下吮吸骨头,不料黑狼已啃完,还跟了上来。屠夫心一颤,有些慌张,哆嗦着继续扔……扔..…再扔……筐底渐渐显露,两只狼却一齐走没有离开的意思,屠夫绝望了。
目前的情势很危险,对方是两只狼,万一前后夹击怎么办?时间已容不得他细想对策,环视一周,发现了救命稻草——一旁有个柴草堆积成的小丘。屠夫急匆匆跑过去,倚在小丘下,只见两只狼也小跑着过来。屠夫紧张极了,两只狼万一“狗急跳墙”怎么办?他瞥见了自己身上的砍刀:“对啊,我还有刀!说不定能吓跑……能拼一把。”屠夫深吸一口气,希望自己冷静。
狼也有些怕了,这人还有武器,于是面面相觑不敢冒然进攻。
两只狼轻嚎几声,黑狼就离开了,头都不带回的。屠夫也不敢扭头,尽管他很想知道这只狼要去哪搞什么名堂。他全心全意注视黄毛狼的举动。咦?怎么坐下了?不攻击我了?只见那狼像只狗似的蹲在屠夫面前,还一脸放松闭上眼睛。这是在睡觉?好反常的举动,屠夫不可思议到眼瞪得老大,一脸疑惑不解。还真是在睡觉……屠夫想了想,狠狠心,咬咬牙,悄悄走近,突然一抬胳膊,砍刀落在黄毛狼的脖子上,一切发生的太迅速了,黄毛狼发出一声凄惨尖利的哀嚎,倒了下去,挣扎着呜呜乱叫,四只爪子拼命扑腾,颈部汩汩冒血。屠夫闭上眼,任刀在狼身上乱砍一通,黄毛狼不再动弹,不再嚎叫,体温正急速下降,直至冰冷,屠夫脚边血流成河。
太紧张了,手都是抖的。屠夫大松一口气,不知是该高兴还是愧疚,刚刚它的眼里还着炯炯绿光,现在只是两只瞪大的毫无生气的眼。屠夫刚要走,又吓了一跳——那只黑狼正在刨洞。这是要从身后攻击我啊……屠夫犹豫了下,又拾起刀,绕到后面,去砍了黑狼的腿,又是一阵挣扎、抽搐,柴草摇晃下来纷纷扬扬的,呛的屠夫直咳嗽。啊!原来如此,前一只狼是要吸引我注意力好让后狼攻击我啊!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