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远东升镇的墩墩洼

最近半月,去了两次靖远东升镇的墩墩洼,加上三年前的一次,算是第三次走进墩墩洼。之前不知道,离我居住地的东南方,…

最近半月,去了两次靖远东升镇的墩墩洼,加上三年前的一次,算是第三次走进墩墩洼。之前不知道,离我居住地的东南方,约50公里的地方,有一个叫做墩墩洼的村子,村民依山面塬,青石油路,错落有致,偶见廊檐夺目的两层小楼。

随便聊聊的图片

墩墩洼的地理位置,紧靠靖远县的五合镇,与宁夏接壤,是甘肃中部连接邻省的一座村子,村民多以种植枸杞和玉米为主业。我去的昨天中午,看见宁夏过来的回民粮贩,带上大型脱谷机和运输车辆,正在墩墩洼,挨家挨户地收购玉米,价格不菲,地头价,每斤1.1元钱,最多的种粮大户,能够销售10万斤玉米,少者,也能卖到3万多斤。这是墩墩洼里的村民,仅此一项农业收入,足够丰衣足食。

其次,还有传统的枸杞收入,价格也不错。除了种植枸杞,通过互联网推销枸杞,也是近年来的新兴销售渠道,及大方便了农产品的销售难。我去的这户人家,就是墩墩洼里的枸杞电商大户,儿子和儿媳在本村收购枸杞已有10多的年历史,即能解决农民的销售难,又能加快自己的致富通道,可谓互利共赢。

希 望

认识刘兄,是在半月前,一个叫做黄岘岘的大山深处的庄子上。这座庄子,从红湾山顶下坡,左转弯开始蜿蜒绵亘的山路,放眼望去,两面的坡地峡谷,铺满碧绿的青草和烂漫的山花,彩蝶蜜蜂,绕峦鸣啭,给人一种远离尘世喧嚣的心灵净土。正是在这座村子,见到刘兄。刘兄的童年和少年时代,都在黄岘岘长大的,结婚后,他从黄岘岘搬到北滩镇的中滩村。我在今天中午,在刘兄位于中滩的家里离开刘兄,刘兄把我送到大门外的一堆包谷前,金黄色的包谷上,落了一层薄薄的冬雪,它是今年小雪节气中的第一场雪; 端雪兆丰年!

今天早上,我从旱平川的家里发车之前,妻说窗外的天,云层佷厚,阴天,说明今天的天气不太好,又要开始降温了。说完,她又补了一句; 你得快点,车上还有一车包谷。我说; 噢!

这个过程,我给刘兄打电话:今天给你把煤送到家里。刘兄在电话中,详细告知我的具体地名为; 出王家山,沿109线,向东升方向,途经大红沟、杜寨柯、小红沟,左拐到砚台山,就是王家庄。

出门,冷风扑面,看见邻居拉有一车温棚韭菜去了合作社。房后国道,看见六路公交车,停在候车亭的广场上。时光匆匆,春花秋月,我们走过,变化真大,今天的戈壁荒滩,通了公交,回馈的信念鞭策着我们持之以恒地去努力,锲而不舍地去追求。

这就是,门前的花,一年年地开,一年年地逝,年年蓬勃着辽阔和生机。

有希望,有发展,有变化。

作家王君琪

作家王君琪,职业中医,静宁人,活在平川。

作家与我同龄,落雪时节回故乡,在朋友圈里发了许多来自故乡小镇威戎的村舍民居、街道政府、雪山大树的照片和文字。文字拟稿见到童年村头巷尾陪他玩过、闹过、笑过、哭过的童年伙伴为主,隔墙走进这些人的家里,拍照留影,灯下发文。已经写成数篇,与一点一滴、一人一景中,畅想生命与生存的位置和价值,纵笔所至,洋洋洒洒,我也跟贴进行了点评和互动。

作家王君琪的近期文章,多以故乡行,写故乡为题材,昨天就有一篇长的,写了一个叫做栓子的童年伙伴,高中毕业后,留在家乡建设家乡。并给栓子拍了照片,发到他的朋友圈,回忆满满,幸福满满,快乐满满!作家回应我; 这是他的一题一组故乡行的系列散文。

作家还在故乡静宁的威戎探亲访友,继续他的童年之路; 书写他的童年往事; 重温这片给了他生命的故地。

我也写作,我的作者简介的第一句:是甘肃宁县人,其它不太重要,你从哪里来,非常之重要。

认识王君琪,是在我们居住的这座城市——长征,是在灯火璀璨的长征的冬夜,交流不多,先生真真切切地握着我的手。

认识作家王君琪,生命中多了一位笑谈风云,豪饮沧桑,精准把脉,顿生文采的朋友。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