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南飞,不免有几分怅然

梁梁说:周末工作上的几件事情在赶,头疼欲裂。妈妈发微信让我去她QQ空间下载一篇文章,转成word。一边埋怨她添…

梁梁说:周末工作上的几件事情在赶,头疼欲裂。妈妈发微信让我去她QQ空间下载一篇文章,转成word。一边埋怨她添乱,一边忙不迭去做。不小心看到这篇,忍不住潸然了。我一直觉得我的小名儿是雁,南来北往独亦群。原来妈妈一直觉得我的小名儿是燕子,堂前飞燕舞正欢。然而不管是什么,终究还是飞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叮咚一声,手机响了。
打开微信,二丫头在家庭群发消息,说:带儿子出去玩,路过一座小区。儿子问,妈妈,这是什么地方啊?跟他说,是别人的家。问:家不是在屋里吗?答:这里是小区。儿子又问:王梓涵的家在哪里?答:在上海。儿子马上说:我要去找梓涵姐姐。两周过去了,儿子还是说:我要去上海。
看完消息,我不禁潸然泪下。
这两个姨表亲的孩子,弟弟杨弋三岁半,姐姐梓涵七岁多。
她们还不懂什么叫做离别,杨弋只知道,梓涵姐姐搬家了。更不懂搬家后的梓涵姐姐,已经是远在千里之外。
长女燕子大学毕业,劝说她留在本地,互相都有照应。她不听,执意要去都市发展。在一家外企工作四年多,她的女儿梓涵三岁时,忽然就觉得寂寞,想家,想亲人了。返乡,回郑州定居。

于是,一阵风似的,飘落家乡。这很像她的乳名:燕子——一种南北迁徙的侯鸟。想到她刚入小学,父母不在身边时,她成了妹妹弟弟的“家长”;读高中忽然转学,从新的学校回家,她才告诉我。我甚至怀疑因为这名字,造就了她的性格。
这次她返乡,我和妞妞匆忙给租好房子,给梓涵联系幼儿园。

房子租金不贵,在一楼。室内设施相对简单,但居住生活还是可以。房间被以前租户搞得很乱,打扫好几天,才有点家的味道。去除墙面上满是灰尘的贴画、挂钩,拿毛巾擦洗干净;清除地面污渍,卫生间铺上地板革。

然后,把不远千里邮寄过来的几箱书,一一摆上书架。挂上钟表,买来六盆绿萝放在室内的花架上,叶子绿油油地放光。

梓涵的小桌子周围,四只彩色矮凳,以供玩耍和学习。又在屋子外面开了小菜园,栽上韭菜,种了圣女果,还有小青菜。

一天,前租户过来找遗忘的小物件。进门,大吃一惊,以为走错了单元。

房东是天津人,六十多岁的样子,过来帮着装热水器,进到屋里,环视一周,说,姑娘,你不是本地人吧?!燕子应声道:“大叔,我是河南人啊!”大叔便有些囧困说:看你办事,跟以前那个河南人不一样啊。

听完房东的话, 燕子心里就有了几分不快。想起不少家乡人,在外地不堪的境遇。夸张点说,有的高校毕业生,不敢提及自己的故乡。于是说:“大叔,怎么能像呢?谁都不会像谁啊!我就是觉得,房子,是我租您的,日子是我自己的。”

房东看着燕子,一时无语。

燕子第二份工作在银行坐班。不是朝九晚五,而是朝八晚六,加上各种名目的会议,都在八小时以外处理,简直是白白耗时。终于忍受不了刻板式生活,又去了教育培训机构。给学生上第一节课,既没有讲课也没有任何过渡,直接询问每个人以往成绩。

中上成绩的学生,对答平静轻松,当有一位“差生”回答自己成绩时,低着头,满脸羞愧,报出一串60分以下的数字。燕子轻声对他说:这不是你的错,那时也许还不懂光阴珍贵。你没必要气馁,分数低也是自己,说明你诚实。成绩好的同学,通过努力取得分数,你也可以。而且,你不欠任何人的东西。

燕子说,之后,这个同学变了,不再低头,学习勤奋,毕业时成绩赶到全班第三名。

这两件事对我触动很大,做人与做事,她有自己的风格和标准。她的果敢机智,超出我的想象。

去年十月份我回郑州,燕子忽然打电话,说要搬家。第二天我赶去她的家,帮忙将所有家用琐细装车,运到港区新家。她跟随搬家公司的车过去安置物品。我返回路上,电话响起来:“妈,今晚我们一起吃饭吧?我们马上赶过去。”

我极力劝说,改明天吧,都累了。不料,等我下车走到小区大门外,她已经找好饭馆,下了订单。对我说,我们后天回上海,梓涵也回去,学校联系好了。

“这就走了?”答:“是的。”
真是,“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
候鸟一样的燕子走了。三天后的晚上,我问她情况。她说,放心吧妈,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只要肯努力,这里就有机会。又说,以后梓涵长大了,她要去境外读书。我问:生活怎么解决?说:打工,做外教。生命就是体验各种生活,要不,活着干什么?

我一时语塞,不知道怎么跟她交流。隐隐感觉,她在成长,在崎岖迂回中前行,在摸索着确认方向。一个时代的交替更迭,思维的转换,犹如一粒种子,从萌芽开花,蔓延成枝干苍劲,除了阳光雨露的滋润,定会有内在的催生力。我们那个“从一定终身”年代,已经渐行渐远了。

忽然想到老家屋子廊檐下,一窝燕子,春暖时来到农家院子,辛勤地作窝,辛劳抚育雏燕,阴雨天,拖着湿漉漉双翅,飞进飞出,出去觅食。小燕子张开黄色小嘴儿,唧唧喳喳从老燕子口中接虫子。雏燕渐渐长大,老燕子带它们试飞,一次,两次,从燕窝边上的铁丝,慢慢飞到院子里树枝上,慢慢地,飞上了蓝天。
夏末,只剩下一对老燕子,看守着巢穴。也许它们知道,它们的子女只属于蓝天。

想想,鸟与人多么相似!我们一路风尘地走来,亲人相逢一场,不过背影相送!尘世流年,与亲朋好友一次次作别,不免有几分怅然。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