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做了个梦

昨天周日,到上午十点才迷迷糊糊睁开眼,睁开眼就知道自己没睡好,鱼缸的氧气泵晚上吵得尤其厉害。 爬起来到小区门口…

昨天周日,到上午十点才迷迷糊糊睁开眼,睁开眼就知道自己没睡好,鱼缸的氧气泵晚上吵得尤其厉害。

爬起来到小区门口吃个早午饭,和妞妞去公园。春天来了,花儿都开了,五颜六色,小小的公园里到处都是人。赏赏花晒晒太阳,妞妞几次要去树荫下的健身器材区,我不敢去,没有太阳的地方冷得厉害。

随便聊聊的图片

逛一会儿回家,我已经撑不住头晕,卧倒在床上,习惯性要翻手机,眼皮沉,头痛,居然放下手机,睡着了。

晕乎乎醒来,拿起手机看时间——真是奇怪,明明墙上挂着钟,还是习惯看手机——睡了两个小时,没变得清醒,更难受了。

吃了晚饭,头开始炸裂般的疼。歪在床上拿起iPad想找个喜剧轻松一下,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叫妞妞帮我从衣柜里拿条丝巾,她警惕地问我要做什么。头疼啊,把头勒起来。

结果在衣柜里翻了半天,一条也没找到。我忍不住想起身自己找,却没有力气,只好开启唐僧模式:跟你说多少次,找东西不光用眼睛,还要用手翻一翻,怎么就记不住呢!

妞妞委屈地抬起头,我是怕你勒住头会更加头疼,说着抽一条丝巾给我,还不忘在我勒头时指挥:松一点,再松一点!

丝巾勒好,双手一左一右用力按住太阳穴,好多了,但是不能松手。妞妞看我扭曲的样子,乖乖去另一个房间睡觉了。

我一个人在黑暗里,双手按头趴着,侧卧,弓背,头抵枕头……两边牙齿跟着疼起来,两个耳朵也异常敏感,里边的神经突突直跳 。接着嗓子也不是我的了,从舌根到颈窝,只剩一个空虚的深洞,感觉不到吞咽却又干又痛。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胃里也一阵一阵往上涌,肚子里也咕咕个不停……

我左翻,右翻,上挺,下卧,蒙在被子里喊几下哭几声,踢开被子瞪着天花板,一点儿用也没有。挣扎着起来,晃悠悠去隔壁房间找一包三九冲剂,又去厨房烧上水,回床上等水开。水还没开,有东西涌到嗓子眼,跑到水池边一阵吐,把晚饭午饭全吐干净了,终于舒服一点了。喝了药,浑身没劲,安生躺床上,这回不用捂着太阳穴了。

一身汗津津,迷迷糊糊睡着,恍恍惚惚醒着。

我想起来初中一年级我画画特别好,美术老师特别喜欢我,有一次学校组织画画比赛,我和班里另一个女生参加。那个女生大我两岁,狡猾,她说,比赛时我要画老师教的小鸭子,你不准画这个。我小,我傲气,我就不画,可是其他的我们也没学啊!结果比赛时我乱画,老师再也不喜欢我了。为什么要听那个女生的,我真傻我真傻……我想起来那一年柳校长叫我去他办公室,问我要读初三还是读初一,我说初一。为什么不回家和爸妈商量一下?我知道是担心开学一个月了初三的课我跟不上被人笑话,可是为什么不相信自己,我一直很棒的啊!柳校长就跟我说过这一次话,我现在都记得他的样子,清清楚楚。为什么这么草率做决定,我真傻我真傻我真傻……大汗淋漓,脱口喊出声“原谅自己,原谅自己,要原谅自己”,那是我在对自己说话。

我想起来那一年第一次和他吃饭,他帮我拉好椅子,我站起来要去盛饭,他制止我,他说哪有让女孩子自己盛饭的,女孩子坐着就好。我想这一次我选对了,可是为什么又错了?老师说我特别喜欢关注细节了,细到……老师没再说,我很诧异,关注细节不好吗,很多年后我知道,我细到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我突然想最近流行的一个说法,什么叫生于云端什么叫爬出泥潭,我想起来我每天花在手机上的时间有点多,我觉得我进步得有点慢。我想起来我应该像对待妞妞那样对待自己,列一个每日必做清单,做完一件check一件不然不准睡觉。说到妞妞,到底是公立学校好还是私立学校好,我从小不也在公立学校读书的吗,是学生的竞争环境变了,还是家长的心态变了;是学校的教育重要,还是家庭的教育更重要?说起家庭,学长说女孩要富养,怎么也得个400万吧……

整整一夜,不知道是睡了还是醒着,遗忘了很久的事情,平日不太在意的事情,一件件,一桩桩,浮现脑海,清晰再现,连细节都那么真实,连汗毛都清清楚楚。

也不知道我怎么就病了,或者到底有没有病。

或者只是坠入梦里,又梦里做了个梦。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