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还知道其他的路,请告诉我!

1. 偶尔手贱翻了翻前男友们的朋友圈,看到他们在晒老婆,晒孩子,晒房子,晒车子,晒饭店。我的心情和看其他人的朋…

随便聊聊的图片

1.

偶尔手贱翻了翻前男友们的朋友圈,看到他们在晒老婆,晒孩子,晒房子,晒车子,晒饭店。我的心情和看其他人的朋友圈时毫无二致,毫无波澜,毕竟,这跟我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可是看到他们还晒空中飞人,晒出国出差,晒项目赶工,这我丫的就不淡定了。

本来晚上没睡好,头有点发懵,想睡个回笼觉,结果脑门突突得厉害,躺是躺不下去了,如芒在背啊。妈蛋的,我聪明才智又不输他们,凭啥就没有他们混的好呢?

其实,不光他们晒这晒那,我自己也晒。晒自己有个聪明、伶俐、可爱、懂事的孩子?别开玩笑了,现在哪个孩子是傻子?而且孩子这种生物,不是我们的私有财产,家长没有权利不经允许擅自乱晒。我晒自己的聪明才智——看这里,看这里,看这里,我会写文章,我会写文章,我还会写文章!

可是不小心晒的有点猛,被人约稿了。本来写文章的初衷就是发泄,发泄无处安放的情愫,发泄被人生强暴还无力抗争的愤怒,想怎么写怎么写,想怎么造怎么造(zao,二声)。一看人家的约稿要求,要温情脉脉,要感悟人生,我当下就傻眼了,这明明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命题作文啊!

我本身就是易焦虑体质,这下更焦虑了。我不确定自己还有什么优点,不知道该怎么定义自己了,这引发了更深层的焦虑:身份焦虑,认同焦虑。

焦虑得不行了,我拿起手机就发朋友圈。一边发朋友圈,一边又生出新的焦虑,TM的我发朋友圈有用吗?不就是把焦虑转移转移,让朋友们安慰安慰,我再继续安稳地过自己焦虑的小日子吗?这种模式,我不是用了十几年了吗?

2.

最初是当年高三,我高考焦虑,一夜间把自己贬得一文不值,这也不会那也不会这也不懂那也不懂,丝毫看不到自己的优点和长处。那好,你倒是好好学啊,把不会的学会,再不济死记硬背总会吧。现在回头看看,高考不就是考查最基本的知识点嘛!

可是不行,我惴惴不安,我如坐针毡,我寝食难安。于是我就想了个逃避的好办法,去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妄图通过这个渠道升入大学。我跟当时的好友说了(现在依旧是好友,衣不如新友不如旧),好友说你这不行吧。我立马就像皇帝的新装被掀开了,赶紧承认自己也觉得行不通。

行不通怎么办呢?高考还是会来啊,失败还是会来啊。我焦虑得书看不进,题不想做,吃饭吃不香,睡觉睡不着,如同一副行尸走肉。脑子一拍,又想了个办法,我需要有人安慰我,有人不再给我施加压力,于是我早恋了。

再回头看看,我一点儿也不觉得那是早恋,都18岁了,正常恋爱好不好?可那时候身边的同学们都太纯洁了,一门心思要高考,要跳龙门,男女生之间连话都不说一句,我突然支楞出来,不是扰乱军心的早恋是什么?

后来我和当年的男朋友曲曲折折坎坎坷坷磕磕绊绊恋了六年,分开十几年,恨了他十几年,现在见面也恨不得把他灌醉叫他瘫到桌子底下找不到北。

但是说心里话,我感谢他在我最焦虑的时候陪在我身边。一起复读一年,我不小心成了高考状元,带火了一所刚办校的私立中学,虽然从早恋以后我就没有认真读过书,稀里哗啦混到现在。

这就是我高考时处理焦虑的办法——转移,逃避。谁(或什么东西)引起我焦虑,我走远点还不行吗?我不面对还不行吗?可是当时我不懂,那些引起你焦虑的困难,正是人生悄悄安排好,磨练你心智的战场,鼓起勇气冲上去,战胜它,不但不焦虑了,你还能升级打更好玩的怪兽。

3.

高考之所以能成功,其实靠的是我以前扎实的基本功,而不是这个转移-逃避的战术。但是这个战术通过高考这一战让我尝到了甜头,我势必会继续使用。这是人生赤裸裸的陷阱啊同学们——什么东西你用顺手了,你会不断地用不断地用。

但是这个陷阱其实也是可以避开的,你看人家诸葛亮,玩了一把空城计,就不会再玩第二把第三把了。人家不会把一时成功的战术一而再再而三地用,因为人家有头脑,头脑是干嘛用的?是用来思考用来分析的,不是用来显摆自己的智商通过测试到底得了多少分的。我把头脑当成了炫耀的资本,注定会死得,哦不对,混得很惨。

大学时我果然继续使用转移-逃避战术。因为异地恋,我的心思大部分都不在学习上,成绩起伏不定,时好时坏(敲黑板,划重点,异地恋就是这样害死你们的,同学们)。我们系里当时有一位享受国务院津贴的教授,50多岁,人看起来非常年轻,非常酷,走到哪里都自带光芒。有一次他下课把我留下来,对我说“姑娘你基础非常好,为什么不能出类拔萃呢?你的眼睛告诉我你是有想法的。那么现在请你告诉我,你有把百分之三十的精力用在学习上吗?”

这是一位多么好的老师啊!这是一次多么好的拯救啊!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教授,他看懂了我的眼神发现了我的问题,我应该痛哭流涕痛改前非从此踏踏实实天道酬勤走上康庄大道。然而并没有。我继续沿用习得的战术。我说,我要学心理学,我要考心理学研究生,我要在心理学上树立辉煌让同学们对我刮目相看。老教授看我死性不改,叹了一口气再也不理我了。我现在知道这一招叫“劝人不醒不如一耸”,我现在对我的学生也经常用这一招。

不过,想学心理学,倒是我的真心话。我想弄明白在我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好端端的我怎么就高考焦虑了?成绩好好的我怎么就妄自菲薄了?阳光灿烂着怎么就乌云密布了?一路乖乖女怎么就叛逆得无法无天了?

但是,时机不对,优先级也不对。怎么说呢,你再想学心理学,想挖地三尺看看自己出什么毛病了,也得先把本职工作做好吧。说到底,这不就是继续逃避吗?一件事情没有做好,不找原因,不发愤图强,妈蛋的,我不做了,我转向其他了,看我多厉害啊!这一直不就是我的路吗!

但是为什么这是我的路,不是别人的?为什么我的路是这个,不是别的?我在这里不想深挖,不想对自己暴力分析。高中三年在高强度的学习压力下我坚持“笔耕不辍”写了厚厚几大本日记,当时还得意地想,哇,这都是我宝贵的青春留念啊!

工作后有一年回老家翻出日记随便看了两页,恶心得我看不下去了。每一篇都是我今天怎么没有帮助同学啊怎么没有协助老师啊我自责啊我有罪啊我不是好孩子啊我应该天打雷劈啊,日复一日,周复一周,月复一月,年复一年。看得我头皮发麻,哎呀妈呀,姑娘,你的超我如此强大你妈妈知道吗?

心理学大咖弗洛伊德认为,我们每个人的人格都由三部分构成:本我,自我,超我。通俗地说,本我就是人的兽性,怎么爽怎么来。自我就是人的人性,怎么现实怎么来。超我就是人的神性,一堆条条框框,良心啊道德啊,怎么高尚怎么来。

敢情过去这么多年我一直活在超我的控制中,活得如此光明正大(压抑人性)!这个发现不止让我焦虑,简直让我厌恶让我痛恨,我的价值观开启了光速崩塌和龟速重建模式。扯得有点远,书归正传,继续说转移-逃避的问题。

4.

作为人的好处就是能不断地更新,七年的时间全身细胞就能更新一遍,就是说每过七年,你还是你,但你已不再是你。过了十几年了,我也应该更新了一次又一次了。更新的过程中,总会碰到一些新事物新名词。

有一次我注意到有个词叫“活在当下”,英语叫“just be here right now”。我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有点想笑,此时此刻此地,我不就在这儿吗?不在这儿我还能在哪儿呢?什么时候我有了一个机器猫,可以随意时光穿梭了?

但是往深里一看,往深里一想,妈蛋,是谁提出了这句话?你给我站住!你丫太牛了!你就是参透人生的大神啊!活在当下,活在当下,稳稳当当走你当下该走的路,细嚼慢咽吃你当下该吃的饭,感受脚步落地时的脚踏实地,感受咀嚼食物时的酸甜苦辣。不为过去懊恼,不为未来担忧。“凡所有相皆虚妄”。“了取平常心是道,饥来吃饭困来眠”。

原来人生从来没有强暴我们啊!是我们体质虚弱定力不足,让自己一直处于即将被强暴的被迫害妄想的焦虑中。

略懂这个显而易见却深奥无比的道理后,再再再回头看,我一直在焦虑一直在逃避,原来这就是缺乏活在当下的能力啊!

超我绑架了我,让我失去自我的快乐和本我的纯真。我带着不知道谁的面具就这么活着,像个可笑的木偶,还自己学会了什么狗屁转移-逃避战术。别问我到底怎么了!这么低劣的战术,我不是现在还在用吗?不是还用的不亦乐乎吗?

我TM的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原来我以为屈原他老人家要求索的是知识浩瀚的海洋。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下面还有我看不见的意思。不光要求索知识,还要求索人性,更要求索自己啊!就像另一位大咖克里希那穆提所说,无知的人并不是没有学问,而是不了解自己。

原来我TM的一直都是一个无知的人啊!

有一个人叫派克,据说他知道人生是一场艰辛之旅,心智成熟的过程相当的漫长,于是他写了一本书《少有人走的路》,打算用他的智慧带领大家走一条上下求索的路,最终达到自知者明的境界。

这书我一早就买来供在书架上。但我不敢看。我不敢面对自我认知的痛苦。你屁颠屁颠地跟着师父爬雪山过草地远征两万五千里,最终的结果却是揭露了自己原来是一个愚蠢、懒惰、懦弱……的混蛋时,那不仅仅是价值观的崩塌和重建,那简直是雪山崩塌火山爆发人生要重建啊!

可是,如果真的拒绝走这一条少有人走的路,还能走哪一条,如果你不想继续浑浑噩噩地活着?

说不定,在路上,派克真的会用他的智慧引导我,指着我的人生地图对我说:你看,你这里确实处理得不太好,其他的地方嘛,还挺不错!

如果你还知道其他的路,请告诉我!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