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优雅知性的女人一直拥有一个灿烂丰富的人生。

我从小学开始就在读席慕容的诗,读她的诗能让我觉得我是一个有趣的人。小的时候,不仅读,而且还喜欢抄,一页接着一页…

我从小学开始就在读席慕容的诗,读她的诗能让我觉得我是一个有趣的人。小的时候,不仅读,而且还喜欢抄,一页接着一页,一本接着一本,把她的诗抄在我心爱的的笔记本里,每隔几页,就配着一副我画的铅笔画,画的主题几乎都是海。在我的心里,她的诗与波澜壮阔的大海是极为相称的。

随便聊聊的图片

后来,到中学的时候,我便自己写诗,我以为可以一直留下那些让我感动的诗,而实际上,中学毕业以后,我却把那些诗都化为了灰烬。此后的很久很久,我不敢看席慕容的诗,我害怕有人笑我是个双脚落不了地的“诗神经”。我记得,从九十年代末起,诗歌已渐渐离我们远去,一直到,我意识到一个人活着不是为了讨任何人的好,我才开始重新思考席慕容的诗对于一个时代的意义是什么。

我最早读的是她的《一棵开花的树》,那句“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我一辈子也忘不去。那时我还是个小孩子,我却愿意为它配上我当时认为最美最美的画,那棵开花的树我用铅笔整整画了一个上午,我还记得那是个冬日的上午,有温暖的阳光洒在我的身上,我读着、画着,以为春天就这样来了。

她的诗,一直滋润着我的年少时代。如今,想起43年出生的席慕容已经76岁了,她过得还好吗?她那苍老的面容里是否仍然藏着一双如少女般朦胧痴情的眼睛?她不仅是位诗人,还是位画家,也教过书,她还是蒋勋的朋友,两人还一起出版过画集。想到这些,对她的喜欢就越来越浓烈了,我只想说,但愿优雅知性的女人能一直拥有一个灿烂丰富的人生。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