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叙事

连续阴冷,这应该就算到冬天了。 我有十几年没有在湖南过冬,不是说矫情,还真有点不适应。虽然说,从小就这么过来的…

连续阴冷,这应该就算到冬天了。

我有十几年没有在湖南过冬,不是说矫情,还真有点不适应。虽然说,从小就这么过来的,但是,过去十几年在北方过冬,一下子还需要个适应的过程。

读高中的时候,在北京理工工作的一位知名校友回校做报告,当时就讲,他说冬天啊,北京比湖南好过,有暖气,还是蛮舒服的。

那时候,觉得这人说话不实际。

随便聊聊的图片

因为我读小学的时候,我班主任就说,他有一次去北京,过了郑州就在火车上开始加衣裳。郑州往北跑,每往北100公里,就要加一件毛衣…

后来我想,这是我班主任的一种修辞手法罢了,仅仅只是为了说明北方冷。要不然,真按他的说法,那他一定穿成一个抱鸡母。再说,他那时候估计也没那么多毛衣啊,一年到头穿个旧毛衣,难得换一件。

后来,我去北京工作了,就发现以前那位理工校友的说法,一点不假。

我记得有一年,我在老国展附近上班。公司挺大,一栋楼都是人,一层几百人。

那时候的冬天,在公司热的像热锅里的蚂蚁。整栋大厦的人,都热得跳脚。

为何?

一是暖气太足,但调低温度又没有效果,除非关掉。但关掉又冷。

二是互联网公司,一层就是几百人,人均至少一台电脑,都是发热设备。

二者相加,大楼就成了火炉。基本上每天一到公司,大家就打单衣。

冬天屋里太暖和,员工情绪很大,后来没办法,公司就组织了一帮工人,搞了一个运冰队,也不知道和外面哪个冷库合作,每天几趟,从外面冷库拉冰块回来降温。

那时候,每层楼放很多很大的那种锑锅儿,里面就放大冰块。等融化了,就再添加。

老板说,我仁至义尽了,这栋楼,每天光冰块就拉好几吨!

但只能说,稍有缓解,还是热。或者说,冰块和锑锅儿的数量部署还不够。

但我们老板倒是无所谓的,因为他常年就是下身穿个装巴裤、上身穿个T恤,脚上就是人字拖,冬天也是如此,出门上班就是如此,都不用换装。

我们虽然可以打单衣,但装巴裤子穿着还是不合适啊。所以,还是热。

以后,我再去别的公司,就没感觉那么热了。可能,是以前那个老板的楼,比较旺。

但楼旺,事业却不算旺。后来,股价都掉到地板上了,以前那些同事,也就各自飞了。

这些年,在北方其实冬天没添置什么厚衣裳。每回回来,就发现自己穿的衣服,比老屋里的人穿的单薄多了。

我记得有一年,我大嗲就跟我说,你北京回来的,穿个薄夹袄儿,未必北京不冷嘛?你不说穿成一个抱鸡母,稍微要买件厚些滴滚睡儿…

其实他是不知道,确实用不上,又不是长时间户外活动或工作,要么在车上,要么在房子里,根本没必要穿那么厚。

但现在好了,我也要穿厚些滴滚睡儿了,因为扛不住。

我大嗲今年87,老了,血不活了,更该穿厚一点。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